禁欲王爷高不可攀,私下缠我亲亲抱抱全本章节阅读

2023-11-20 18:59:59    编辑:渡江云
  • 禁欲王爷高不可攀,私下缠我亲亲抱抱 禁欲王爷高不可攀,私下缠我亲亲抱抱

    前世,谢姮年轻守寡,为亡夫撑起了大厦将倾的永宁伯府。而她却被伯府恩将仇报,如狗一般锁了十几年!等她终于熬到儿子高中,想重获自由之时......才发现丈夫不仅没死,她养了十几年的儿子还是别人的!临死前,谢姮拼尽全力和渣男同归于尽!没想到再睁眼,她竟被当朝摄政王按倒在床......眼看那俊美如神的面容逼...

    枯叶蝶 状态:连载中 类型:言情
    立即阅读

《禁欲王爷高不可攀,私下缠我亲亲抱抱》 小说介绍

《禁欲王爷高不可攀,私下缠我亲亲抱抱》是渡江云著作的言情小说,文笔娴熟,言语精辟,实力推荐。《禁欲王爷高不可攀,私下缠我亲亲抱抱》精彩章节节选:前世,谢姮年轻守寡,为亡夫撑起了大厦将倾的永宁伯府。而她却被伯府恩将仇报,如狗一般锁了十几年!等她终于熬到儿子高中,想重获自由之时......才发现丈夫不仅没死,她养了十几年的儿子还是别人的!临死前,谢姮拼尽全力和渣男同归于尽!没想到再睁眼,她竟被当朝摄政王按倒在床......眼看那俊美如神的面容逼......

《禁欲王爷高不可攀,私下缠我亲亲抱抱》 第5章 免费试读

第5章

萧予辰猝不及防,竟生生被扯到了床上!

若非他及时用双臂撑住,非得砸到她身上不可。

此时,萧予辰面无表情,结实的双臂撑在谢姮身体两侧,眼底却闪过一丝诧异。

他被发现了?

男人目光微凝,再次看向谢姮——

“不要......不要......”一声哽咽从红唇中溢出,泪水顺着谢姮的眼角滑落。

她正陷入噩梦之中,无法醒来。

梦中,谢姮穿戴妥当,要跟杨嬷嬷一起出门,可就在走出院门的瞬间,她的身下流出了汩汩鲜血......

萧予辰看着正哭泣的谢姮,冷瞳里蹿出晦暗的火苗,脑海中闪过似曾相识的一幕。

等他回过神来,已经把她抱在怀里为她擦拭眼泪。

回神之后,男人的眉峰蹙得更紧,他一手搂着谢姮,另一只手抵在她的颈间,墨瞳冷冷地眯了起来。

只要稍稍用力,这脆弱的脖颈就会折断......

这时,远处有鹰唳声传来。

萧予辰瞬间收回手,起身离开,脚步却忽然一顿。

不知何时,他的衣角被谢姮紧紧攥在手里。

他想了想,抬手脱掉外袍,整齐叠好让谢姮抱在怀里,迈步离开。

“啧......你这是去哪了?怎么衣裳都没了?”把玩着手中的骨扇,明旌诧异地问道。

萧予辰没有回应,略过他向前方飞跃。

“不是,咱们去城南办事,你干嘛绕远来一趟城北,这边有啥啊?”明旌跟在他后面,继续追问着。

“废话这么多,事情都办完了?”清冷的声音顺着风飘过来。

“嘶......我不就是问了几句,你呲**啥?”明旌追上了萧予辰,“要不是你绕远,咱俩现在都回去了。”

两人一鹰的身影自黑夜中消失。

——

谢姮坐在床上,愣愣地瞧着被她抱在怀中的外袍,从用料跟针脚来看,这一件就价值千金。

起初,她以为是辰文远趁夜来到她房间,可这玄色衣衫是他根本就不会穿的。

他也穿不起。

下意识的,谢姮将外袍凑到鼻尖,陌生中带着些许熟悉的味道,让她顿时瞪大眼睛。

是......那晚的男人?

他来干什么?!

“姑娘,您醒了吗?”屋外传来白术的问声。

谢姮捧着衣袍四下看看,塞到床下,答应一声。

白术与佩兰等人带着一众丫鬟进来伺候。

还未梳洗妥当,灵芝就从屋外进来,冲着她行礼,“姑娘,老夫人那院的张嬷嬷来了,说是老夫人要您去陪着吃早饭。”

“知道了。”谢姮按下心头疑惑,转头冲着佩兰淡淡吩咐道,“我饿了,先去把燕窝给我端来。”

佩兰去拿燕窝,一旁伺候着的白术却忍不住开口,“夫人,老夫人让您去她那院吃早饭呢!”

“掌嘴。”谢姮透过梳妆镜,语气淡淡地吩咐道。

“夫......夫人?”白术讶然地看着她,见谢姮似笑非笑,心虚地打了自己几个巴掌。

收拾妥当,将要迈出院门时,谢姮心中升出些许紧张。

忽然,陈文远的声音传来,他几步走到谢姮身边,牵住她的手,将她带出院门。

“本该陪你一起去跟母亲吃早饭,奈何公务在身,请夫人见谅。”

谢姮笑看着他,压抑着内心的惊惧。

无论是老夫人找她“吃早饭”,还是此刻陈文远陪伴在她身旁,都是前世不曾发生的。

但是——

老夫人找她去吃早饭,不是什么稀罕事。

陈文远从未因此出现,可今日......

“又不是什么大事,夫君何必亲自跑一趟?”

陈文远语气温柔,“你我新婚夫妻,我对你自是满心不舍。”

谢姮以袖遮面,挡住了几乎藏不住的愤怒。

她可以确定,陈文远的出现绝非偶然,她的身上必定还藏着什么秘密!

她必须要尽快查清!

“夫君,我想陪老夫人用过早饭后,出去一趟。”放下衣袖时,她脸上露出还不曾散去的羞意。

“出去?干什么?”语气有些僵硬,陈文远赶忙软下声音,“如今天还凉着呢。”

“有马车呢!”谢姮笑看着他。

“再说了,家里给我的铺子、田地还有庄子什么的,我总得去看看,否则连收入多少银子都不知道,用钱的时候怎么办?”

她如此说,陈文远心头涌起火热。

他知道谢家给了谢姮许多银子做陪嫁,至于庄子跟店铺都在杨嬷嬷手里攥着,旁人无从知晓。

“那你出门时多穿点,仔细着凉,也别太辛苦了,早些回来。”

他笑着嘱咐一声,与谢姮在通往陶然居的小路前分开。

——

陶然居内。

谢姮进到屋中,陈老夫人与陈文馨坐在桌前,看样子已经吃得差不多了。

陈文馨打量着谢姮,见她穿戴的首饰,随便拿出一件,就足够她前几日在永昌侯府办的花会上风光。

不由得搅紧手中的帕子,露出妒恨神色,“张嬷嬷都回来半天了,你竟才来,可真是好大的派头!”

陈老夫人别过头去,眼中闪过鄙夷。

她素来瞧不上谢姮这副模样,一身的铜臭味,如何配得上他们伯府的身份!

想到儿子的嘱托,陈老夫人语气淡淡,“晚些就晚些吧,谢氏,你过来服侍我净手。”

她背后就站着伺候的丫鬟,却偏要喊谢姮来伺候。

前世就总是如此,分明伯府处处都得仰仗着她,可老夫人每每喊她过来,却总想给她立规矩。

这辈子,她可不会继续当这个冤大头!

压下心头的讽意,谢姮挑了把椅子坐下,“我染了风寒,未免过了病气给老夫人,就不上前了,有事快说。”

“谢氏,你这是什么态度,你怎敢跟母亲如此说话?”陈文馨瞪着谢姮,脸上满是不悦。

“而且母亲还未发话,你安敢擅自坐下?到底是卑贱商女,竟然半分规矩都没有!你们谢家......”

“啪!啪!”

“啊!”

谢姮的巴掌声跟陈文馨的尖叫声一同响起。

居高临下地看着被自己扇翻在地的陈文馨,谢姮面色阴冷,“说我可以,但不许你侮辱我们谢家!”

“谢氏,你放肆!”陈老夫人一拍桌子,怒声呵斥,“你给我跪下!”

“我为何要跪?”谢姮转脸看她,唇边勾起笑意,“既然你们口口声声说我没规矩,那我就是没规矩了。”

“况且,陈文馨是做小姑的,却不敬我这长嫂......皆言长嫂如母,我总得替婆母教教她规矩。”

谢姮笑意更深,她故意的。

只有公婆不在了,才会长嫂如母。

“**,你竟然敢咒我母亲!”陈文馨双颊红肿,“我要告诉兄长,让他休了你!”

她的话,似乎吓住了谢姮,她伸手将陈文馨从地上扶起。

就在陈文馨暗自得意时,肩膀被谢姮扣住,推着她往门外走。

她错愕地转头,只见谢姮面上似笑非笑,讥讽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