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文书帮 > 小说库 > 仙侠 >凌天修仙录

更新时间:2019-07-09 08:41:49

凌天修仙录 已完结

凌天修仙录

来源:奇热联盟作者:叫我大军分类:仙侠主角:郑家大,郑天生

这本书《凌天修仙录》的故事主角是郑家大,郑天生,情节引人入胜,推荐给大家看:十六年前,郑家迎来了第八代男丁,发现这个婴孩天生体质异常,各大经脉自然堵塞,无法修炼仙法。
天生无法修炼的男主在修真家族里如废物一般被唾弃着,却在偶然中遇见奇事被打通经络,修成正果。展开

《凌天修仙录》精彩章节试读:

苍穹星乾国,毒辣的阳光直射而下,路上几乎没有行人,八月天气,谁也不愿与四处肆虐的阳光作对,都躲在阴凉之下,感慨夏日的炎热。然而,郑家大宅练武场却有一个少年固执的顶着烈日对着沙袋练习搏击。

少年赤裸上身,露出精壮呈古铜色的肌肉,半蹲马步,紧握双拳,一拳一拳砸向面前的沙袋;烈日下,汗水不停从头上流下,滑过脸颊,少年眼睛却眨都不眨一下,专注地望着眼前的沙袋,略显稚嫩却颇为英俊的脸庞,显示出超越年龄的坚毅神情,一丝不苟的表情似乎在告诉所有人,不把沙袋打穿,绝不停止。

练武场旁边,郑家老仆邓老头,见着少主人近乎自虐的训练,不禁心疼不已。

“少爷!您都练了两个时辰了,还是喝口水休息一下吧!”

少年置若罔闻,继续挥拳!没有半丝懈怠。

邓老头长叹口气摇摇头,知道自己是没法说服他的,也就没再开口。

邓老头望着少主人的背影,心绪万千。十六年前,也是这样一个炎热夏日,郑家迎来了少主人,家中上下欢喜异常,毕竟他是家中第一位出生的第八代男丁,婴孩的爷爷高兴不已,当即取名一个“天”字,然而欢庆却只持续到这婴孩满月之时,当为他行满月洗礼之时,发现这个婴孩天生体质异常,各大经脉自然堵塞,无法修炼仙法,这个消息不啻一个晴天霹雳,郑家上下尽都失望不已。

苍穹星是个修真星球,拥有许多修真门派,星球上虽然并非人人修真,但是类似郑家这样世家大族,家族子弟必然会进入某一修真大派修炼仙法,以此与修真门派建立休息与共的关系,如此才能巩固家族地位。郑天生来无法修炼仙法,就代表他终将与街边凡夫一般,渡过平庸短暂的一生,最后淡然逝去。这样的郑天,对于郑家,等同于一个“废物”;十几年来郑天父母虽未放弃寻找能打通他经脉的方法,但是得到却都是一个回答:除非有绝顶高手愿意自损修为帮其打通经脉,否则,他一生都不能涉足修真之道!

郑家世代经商,家中资本雄厚,仙石法宝很多,但是对于修真一道,资质却都平庸,数百年来,竟无人突破元婴层次,所以郑家内部根本无人能帮助郑天。而郑家与真正修真大派关系又不紧密,名门大派中那些所谓的绝世高手怎会自损修为帮助一个不相干的外人呢?如此,郑天十六年来经脉都如初生之时一般,无法修炼。

邓老头是看着郑天长大的,对于少主人的脾气相当了解,虽然命运的不公让他没法修行,但是少主人却一刻也没放弃过。

少主人懂事较早,记得六岁那年,他明白自己天生不能修真,竟也不伤心气馁,看到父母失望难受的样子还出声安慰。

“爹、娘!孩儿从现在开始好好锻炼自己,放心,孩儿有信心将来一定可以克服所有困难!改天换命!”

如此之言出自六岁孩童稚嫩之口,在场之人无不惊叹不已,同时也都不禁扼腕叹息。

从那之后,少主人一直都在寻找各种方法训练自己,不仅仅是像现在般刻苦锻炼身体,还经常彻夜钻研各种古书典籍,希望找到新的修炼法门。在旁人看来郑天的做法未免太过偏执,甚至是在犯傻,但是邓老头知道,郑天如此努力,只是为了不成为家族中的“废人”,将来能为家族贡献一份力量。

然而事与愿违,直至今日仍无所获,每每看到少主人失望的表情,邓老头都是唏嘘不已。

今日烈日暴晒之下,郑天又不顾高温,坚持训练,邓老头虽是心疼却也没法劝阻,也许少主人忘我的训练,能够帮助他暂时挥去心中阴霾也说不定,还是由着他吧!邓老头心中暗自安慰。

时至正午,邓老头正欲招呼少主人吃饭休息,一个小厮快步奔来,神情慌乱!

小厮跑到邓老头身边,气喘吁吁对着邓老头耳语几句。

闻言,邓老头脸色大变,他挥挥手示意小厮下去,自个疾步走到郑天旁边。

“少爷,刚才下人来报,东边玉石矿似乎出了问题,传言那边有人闹事,两小时前派人去探查,却一去不回,事有蹊跷,恐怕••••••”

“恩?”郑天停止挥拳,转身看着邓老头,“什么人跑来闹事?偏偏选父亲、叔伯都不在的时候?嗯••••••这样吧,邓伯,您安排人联系速速父亲,我先去矿上看看!”

“啊!少爷,您还是不要去吧,您又不会••••••万一遇到什么高手,恐有闪失!”邓老头不愿郑天孤身犯险。

“呵呵,没事,邓伯!我就是去看看,要是有什么不对的情况,我立即逃跑,况且我骑白兽去,凭白兽的脚力,还怕有危险?”

“可是••••••”邓老头面有难色,始终不想少主人先去探查。

郑天满不在乎的笑笑,“唉!您老就放心吧!快拿上衣给我;郑顺!去把我的白兽牵来!”

郑家大门口,一身白衣的郑天座于两米高的白兽之上,形貌越发飘逸,英气逼人。他扯住缰绳,对着苦着脸的邓老头咧嘴笑笑,“我去去就回,邓伯您还是快去联系我父亲吧!”

说完,不再理会邓老头的唠叨,轻喝一声,骑着呲牙咧嘴,面目凶狠的白兽绝尘而去。

郑家的玉矿石设在东边山中,离郑家最多三十分钟脚程,郑天骑白兽疾驰而去,不过十多分钟便到。刚到矿山之前,郑天就发觉气氛不对,平时热闹非凡的矿场,此刻却寂静无声。

郑天忙下了白兽,将白兽牵到树林隐蔽处拴住,自己则猫着身,轻步走进矿场,矿洞之前工棚等处并无一人,如死一般寂静,似乎连风也停住了。

郑天心中涌上不详的预感,他不敢高喊,只好慢慢进了矿洞查看,刚入洞口,却发现矿场工人全都躺在前洞中,郑天忙上前探查,蹲下推推一个矿工身躯,没反应,一摸脉息,却赫然发现所有矿工都已死去,郑天骇然,几乎吓得坐倒在地,半响才定住心神。

他稳住心绪,四处寻找蛛丝马迹,却发现这里并没有打斗的痕迹,矿工身上也没有任何伤痕,仿佛是在睡梦中死去一般,唯一奇怪的,这些矿工似乎都一下变苍老许多,这些矿工郑天虽不是很熟悉,但是还是认得几人,短短半个月时间,原本头发乌黑的中年人绝无可能变得满头花白!除非••••••郑天回想以前在古书中看到的东西,心中有了个猜测,不过却不敢肯定;他正疑惑间,鼻息间突然飘来一丝血腥之气,郑天警觉地顺着血腥味寻去,终于在前洞深处发现几滴血迹,借着洞中火把,他发现血迹并不止这一处,而是几步便有一两滴,向着矿洞深处延伸而去••••••

郑天望着深幽的矿洞,又回身看看躺在前洞的数十具尸体,这些淳朴憨厚的矿工半月前还生龙活虎的与自己打趣聊天,如今却••••••

郑天双拳紧捏,最后,一咬牙,“管他妈的!就算有个妖怪在前面,我也要去探个究竟!”郑天决心即下,旋即毫不犹豫地举着火把,顺着血迹向内洞走去。

血迹倒也颇为奇怪,总是那么几滴几滴洒在路径之上,似断不断,仿佛有人刻意而为。郑天顺着血迹也不知走了多远,刚开始洞中地势一路往下,行到一里左右又转而往上延伸,其间换了一个火把,这血迹却始终看不到头,若非郑天多年来一直坚持锻炼身体,恐怕这后面近十里上坡之路都无法走完。

好不容易,前面出现白色亮光,郑天心中一喜,终于到出口了。

出得洞口,郑天赫然发现,原来已经到了矿山顶峰,山顶之上颇为平整,洞口前面甚至有一片小树林,全是树叶细小的耐寒松树。凛冽的山风吹过,树木发出“簌簌”之声。

穿过稀疏的树林,郑天到了山顶崖壁边,他远远望见前边有一着紫色长袍中年汉子盘膝坐于草地之上。此人一头红发,散乱披于身后,面相却极为特别,脸上毫无须发,甚至连眉毛都没有;双目紧闭,似乎是在打坐修炼,周身弥漫出一股淡淡血红气息,一股腥气扩散开来,远远都能闻到。再看他身边,方圆数米草地似乎被火烧过一般,皆已枯郑。不远处还躺着一个人,满脸是血,半天没有反应,估计已是命归西天。

郑天心中骇然,刚才在洞中见矿工死状,联系古书对于魔功的介绍,已经怀疑该是魔修之人所为,现在眼前此人修炼时散发出的戾气,更可确定此人必是魔教之人无疑,郑天立马明白此刻只能马上逃跑,此人杀了这么多人,自己要是被他发现,还不得丢掉小命?

他迅速转身欲走,谁知还没蹑手蹑脚行出几步,背后传来一把阴冷的声音,“小子!这就想走吗?未免太看不起老子了!”

郑天大惊之下,转身回望,只见那紫袍怪人缓缓睁开双眼,却见那双眼竟是诡异的血红色!

“哼!小子!算你今天倒霉,撞见老子心情不好,只想杀人!你只有到地狱去哭了!”话毕,右手中指微曲,向着郑天迅疾一弹,一股红光从指尖飞射而出。

郑天当然不敢硬接,幸亏自幼锻炼身体,身形敏捷,大惊之余,稳住心神向侧旁一纵,险险避过那股红光,红光擦身而过,撞入郑天身后一块一人高大石,顿时将那大石轰的粉碎。

见这魔修者指力如此惊人,郑天心中大骂,“这老妖精半点不懂礼貌么?打招呼也这么大仗势!”

紫袍怪人冷哼一声,攒掌为拳,既而对着郑天快速张开,五道红光迅疾弹出,再握拳,再张开,如此急速反复,眨眼间,数十道红光已将郑天所有可逃出路封住,从四面八方向郑天攻去。

紫袍怪人闭上双眼,继续打坐,他确信这毛头小子必死无疑,对于一个马上就要变成肉酱的家伙,自己哪还有必要继续关注呢?

然而预想中的爆炸声并没有如期而来,紫袍怪人“咦”一声忙睁眼。

那毛头小子周围出现一张橙黄色光壁,自己弹出的血厉指力竟全都被那橙黄色光壁吸收殆尽。

原来郑天在千钧一发之际猛然想起父亲儿时交于自己的一块橙黄色护体玉璧,父亲曾说这块玉璧乃是修真高人所赠,拥有驱邪护体神效,对于抵抗魔功尤为有效。

此时妖魔相逼,性命攸关,不论真假,也只能试上一试了。于是他快速掏出玉璧往天一扔,默念口诀,“仙灵来援,神璧护体!”

口诀刚落,“哗”一声!那玉璧悬空陡然放出橙黄色光芒,一道光壁顿时将紫袍怪人弹出红光悉数挡住,郑天出了一身冷汗,暗呼侥幸••••••

“嘿嘿!没想到你这小子还有此等修真界异宝,看来你来头不小啊••••••”紫袍怪人见多识广,这橙黄色玉璧所释放光壁既能抵挡自己魔功,至少属于五级以上修真法宝,此等宝物绝非一般人可以拥有的。

“哼!既然知道我来头不小,还不快滚!一会我父亲来了,必让你好看!”郑天见玉璧确实功效非凡,顿时底气足了些。

“哈哈哈•••••”紫袍怪人狂笑几声,“郑口小儿!给你点颜色你还开染坊了!任随前来老夫都不会放在眼里,看我先毁了你这小孩子玩意!”

话音刚落,紫袍怪人瞬间已欺身近前,右掌变成血红色,重重憾在橙黄色光壁之上,光壁顿时激烈颤抖起来。

郑天一惊,之见那悬在空中的玉璧亦是剧烈颤抖起来,没想此人魔功如此深厚!

那紫袍怪人眯着眼,邪笑一声,右掌加力,一股血红色魔气涌出,直击光壁,“噼啪”声响,空中玉璧正中首先出现一道裂痕,随后“嘭”一声,玉璧被震的粉碎,护体光壁顿时土崩瓦解,紫袍怪人右掌已经直接击中郑天胸口。

虽然之前的光壁化解了紫袍怪人十之八九掌力,郑天的胸口还是如同被一巨锤击中一般,整个人被撞飞而起,飞出崖壁,直向山崖之下落去。

郑天此时早已被打的七荤八素,迷迷糊糊间,身子却已飞入虚空,落入崖下厚厚云层之中。

急速下坠时,郑天心中惨然,没想自己竟然就这样死去,不由闭上眼睛。只听见耳边呼呼的风声。

突然,身体似乎撞上一片东西,刚开始还以为是伸出崖壁的树枝,但是郑天立刻推翻了这个推测,因为这片东西非常柔软,而且还在随着自己身体落下的势头缓缓下降,渐渐这片软软的东西抵消了自己落下之力,慢慢停住。

郑天惊奇不已,忙睁开双眼。却见自己掉在一片云彩之上,这片云彩流转着五色光辉,亦虚亦幻,摸之却柔软不已。郑天感叹一番,心中思量莫非是有得道仙人暗中放出此片仙器援救自己?他抬头一看,见这五色云彩停在半空之中,面前山壁之上开有个一人高圆形洞口,这洞口之内似有一门。

郑天站起身迈入洞口,来到那门前。

这洞壁应该是人工开凿,但是洞壁却极为光滑细腻,毫无人手斧凿痕迹。在郑天记忆中,天南星似乎还没有工匠能够做到这一步。

走近那扇门,郑天发现门上刻有几个大字,虽然写法有些怪异,不过郑天还是大致认得!

“凌天洞府?”郑天低声读出。话音刚落,洞门上方一个小口之处突然射出一股绿色光芒,郑天一惊,想闪躲却终没躲过,所幸这绿色光芒似乎并没有杀伤力,扫过身上,没有任何不适感觉。

绿光从上之下,将郑天全身扫过一遍,然后在脚边消失无踪。紧接着,一把怪异而不带任何感情的声音传来。“检测完毕!非危险智能生物!准予通行!”

郑天轻笑,原来刚才绿光是洞府主人在检测自己是否是怪物,还以为是什么机关呢。

那声音落下之后,“唰”一声,面前洞门快速向左侧横移,一个巨大的空洞展现在郑天面前。

洞门之内是个巨大的空间,从上至下高度至少有二十米。整个空洞呈四方形,前后左右大约有四五百个平方。最奇特的是洞内没有火把,却明亮如白昼,郑天仔细观察,感觉这光辉似乎是从四壁及天花板之内自然散发出来的,柔和而明亮。

在洞府中央,停着一只巨大银灰色“怪鸟”,长十米左右,高约四米,细细观察之后,郑天发现这“怪鸟”并非活物,底下靠三个黑色大轮子支撑,上面双翼以及头尾没有羽毛,均是由不知名材质做成,轻敲上去,传出清脆的金属声响。“怪鸟”上面没有什么标示,只在身体下方刻着一行字母数字“CN—J9117”,郑天只认得单个字母,却不明白这行字母数字的涵义。

郑天左右观望半天方才想起门前听到的声音,忙抱拳向空施礼,“郑天多谢前辈搭救,擅闯洞府,还望前辈原谅,恳请前辈现身一见!”

不卑不亢的声音从郑天嘴中传出,撞在四壁之上,回音四起,可半天却无人回应。郑天再次询问,却始终无人应答。

“难道这位高人救下自己之后就走了?”郑天挠挠脑袋,很是不解。又想想门口那声音,也许是高人事先预备好的。记得以前曾听父亲说过,世上有一种仙器,可将人的话录制下来,等到别人撞到禁制,便可发声说话。估计此次就是遇到这等仙器了。

郑天也不多想,洞口那五色云彩也不知道怎么驾驭,身处半空之中,自己又不会驭空飞行,看来也只能在此洞府四处寻寻,看看有否其他出路。

心念既下,随即开始四处查看。

洞府右边角落处摆着一张木床,却无被褥;旁边一块似乎直接凿岩而成的石桌,上面摆放着个奇怪玩意:前部一个黑色圆形管,管口镶嵌着块光滑白色晶体,闪烁着异彩,后面呈方形,左边有三个红色凸出物。三个红色凸出物下面印着几个字母,分别是“ON、START、OFF”。这几个字母分开,郑天认识,但是合在一起,郑天就不明白什么意思了。

好奇之下,郑天小心翼翼按下标有“ON”的红色凸出物,只听“卡”一声,那红色凸出物亮了起来,之后却没有其他反应,等了半天,郑天皱皱眉,“这是什么鬼东西?”思量一会,旋即放下胆子,伸手按下标有“START”的凸出物,又是一声“卡”,那凸出物也亮了起来,随即那怪东西前方圆管管口处白色晶体“嗡”一声放射出光芒,那光芒射向空中,一个“人”陡然出现在虚空之中。

郑天大惊,几乎坐倒。那空中之“人”穿一身奇怪蓝白相间紧身衣服,头发很短,浓眉大眼,鼻梁高挺,大概三十岁左右,嘴角带笑,正“亲切”地望着自己。

“你好!”一把和气好听的声音从那“人”出传来,但是郑天却看见,那“人”嘴没有动,甚至表情也没有丝毫变化。

“你••••••你好!”郑天好歹稳住心神。

猜你喜欢

  1. 玄幻小说
  2. 异世小说
  3. 架空小说
  4. 贵族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