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文书帮 > 小说库 > 古言 >祸世孽女:天可怜覆波澜

更新时间:2019-06-26 17:25:35

祸世孽女:天可怜覆波澜 已完结

祸世孽女:天可怜覆波澜

来源:掌中云阅读作者:小菲菲分类:古言主角:桑鹿鸣至千屈

小菲菲的书《祸世孽女:天可怜覆波澜》以桑鹿鸣至千屈为中心,主要讲述了:阴陨命格,天地不敢容,栀子情系,天命自争。桑鹿鸣不愿争,却不得不争!父亲的逼迫,爱人的残绝,迫使她翻手复排命格,激起乱世万千波澜。“君欲望妾归,妾必扶笺来”,阴陨孽女用情复命,天何覆,人何归!展开

《祸世孽女:天可怜覆波澜》精彩章节试读:

“一品阁的榜单今天就会放出来,你说头名会是谁?”

“还能是谁?谁都知道茯苓可是仙葩玉草一般的人物,除了她,还会落到谁身上?”

“各位让一让,让一让。”今日是放榜的日子,桑鹿鸣还是没能坐得住,刚过了午时就来到了一品阁外院。如今外院被人挤得水泄不通,全都是等着看花魁初选结果的人。人群中张望的人们见挤进了个年轻姑娘,纷纷让了条道。

“哟,这不是一品阁的桑鹿鸣吗?怎么她也到这儿来了?”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桑鹿鸣也是一品阁的红牌,这次花魁初试也是能进十的人物,听说还跟茯苓关系亲近着呢。”

“哎,若是茯苓得了头牌,那她也就多了平步青云的机会,从此脱离苦海,高人一等了,好生羡慕。”

桑鹿鸣心思全在外院前搭起的台架之上,那里就是公布名次的地方。她手上捏着的手帕已经皱成了一团被汗水浸透。桑鹿鸣心中忐忑不安,这一次的结果关系重大,若是落选——

“嘭,嘭。”棒槌敲击在铜鼓之上的声音将人群的喧哗压了下去,桑鹿鸣耳边的嗡嗡声消失了,举着花名册身穿青衣的白净小生缓步走到了人群的面前。

“一品阁花魁初试,第一名,茯苓。第二名红缨……第五名,桑鹿鸣。”小生唇红齿白,声音清脆嘹亮,整个外院都能听见。

听到到茯苓姐是第一,自己是第五的结果。桑鹿鸣提到嗓子眼的心终于踏实了,她深深地舒了一口气,饶是她冷静的性子也按耐不住兴奋,提着裙角飞奔回了沐阁。

“茯苓姐,我就说,这次的头名一定是你!”粉色的裙摆飞扬着,像是风中绽放的花朵。桑鹿鸣小跑着来到茯苓居住的沐阁,这是一品阁为了拉拢茯苓专门为她修建的,只是平日里来往的人一个也没见到,桑鹿鸣只顾着兴奋,浑然不觉。

“哎哟,桑姐姐你这是怎么了!”桑鹿鸣跑得太急,遇上转角的地方没注意,跟人撞了个满怀。被撞倒在地的是个小厮,一品阁统一的青衣打扮,桑鹿鸣将他从地上拽了起来,那人手背上露出小小的刀疤,他连忙将袖子拽来将疤痕遮住。

桑鹿鸣急着找茯苓,匆匆道过歉就离开了,只觉得那人有些面熟。

“茯苓姐,你可不知道我听到你得了头名,有多高兴!”

“吱呀。”桑鹿鸣的话卡在了喉咙里,房间被人推开了,桑鹿鸣双眼亮得如同天上的星星,双脸通红,正想把这个好消息给最为亲近的茯苓分享,可她放在门上敲着的手立马放了下来。

“红姨,你看见茯苓姐了吗?”眼看着房间里站着的竟然是自己最害怕的一品阁领家红娘,平常负责训导和督促她们。茯苓也是她一手带大的,吹拉弹唱若是有什么不到位的地方,少不得挨上一板子。

“我也过来找她,可惜没,没遇上。兴许去其他地方了吧。”红娘说罢朝着空空荡荡的床榻深深地看了一眼,眸光黯淡。床榻边上的香炉盖子被放到了一边,里面被清理得空空如也。

桑鹿鸣看着那空荡荡的铜炉若有所思,房间里的熏香不是茯苓惯用的。红娘看到她正盯着香炉出神,脸上有些发白,一把拽着她出了沐阁。

“接下来还有比试,你先去准备准备,茯苓是我一手带大的,她又把本事全教给了你,可别丢了我们的脸。”红娘掏出手绢轻轻擦了擦眼角,先前房间里太昏暗,桑鹿鸣这才发现红娘眼角竟然有些湿润。

桑鹿鸣压下心中的不安,茯苓房内熏香和清空的香炉让她心里的疑虑渐渐变大,红娘今日的情绪也有些奇怪。桑鹿鸣半垂着脑袋,边走边想,半天没见茯苓的人影,难不成出了事?

正当桑鹿鸣思考着,突然从沐阁门前花园的角落里传出了轻轻的呼喊声。

“鹿鸣,鹿鸣。”

有人正躲在假山后四下张望,桑鹿鸣听见这声音就知道了是跟自己一向要好的连暮,连暮是一品阁的护院,专门对付那些不守规矩的客人。桑鹿鸣发现他躲在角落,那鬼鬼祟祟的样子活像是做贼似的,心里对茯苓的担忧冲淡了些。

“连暮,你躲在这儿做什么,小心被红娘看到,省得又要被修整了。”桑鹿鸣来到假山边上,正准备好好嘲笑他一番,谁知道连暮脸上皱成了一团,一点也不似平日的活泼样。

连暮深吸一口气,四处看了看,皱着眉头说道:“鹿鸣,我这好不容易找到你,刚红娘在,我怕被她给看到。你听我说,茯苓是被红娘和龙公子午时比试后带走的”。

桑鹿鸣听到连暮的话,收起了之前的玩笑之色,急忙问道:“你说什么,龙公子和红娘?你怎么知道的,是谁告诉你的?”

看着眼前表情冷肃的鹿鸣,连暮知道她心里担心,压低了声音说:“我给姑娘送午食,刚一上楼,便听见茯苓姑娘的吵闹声,不一会儿,便看见一个男的用布袋子抬了什么东西出来,我正想跟上去看看,便发现红娘和龙公子从屋内出来,她们走后,我忙进屋看,茯苓姑娘已经不见了。”

连暮抹了抹头上的汗,认真而郑重地看着眼前的女子。

鹿鸣平时虽然任性恣意,但对这“有名”的龙公子龙劲也有所耳闻。

龙劲为礼部尚书之子,靠祖上的荫封在户部挂了个三品官位,按月吃皇粮,自己又做布料生意,皇宫的布料全由他们家供应,此外,家中还开有天倾国内最大的几家连锁药铺,家境殷实。

但龙劲虽挂有龙府嫡长子之名,却性格骄奢,好勇斗恨,这一切都源于龙家除此之外再无男丁,这也使得家中长辈对其溺爱成习,家中还未娶妻便已经有了十几房的姨娘妾室,日日在一品阁流连忘返,洒金丢银,可是红娘最大的“钱老爷”。

茯苓被龙公子带走,凶多吉少,连暮把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一样,不敢多想。

“事后还有人进过茯苓房内吗?”

“有,红娘进过,她在屋内点了盘香,我当时躲在衣柜里,夜色也浓,若不是闻到红娘身上的那特殊的脂粉味和盘香味,我也看不到什么,对了,前几天,我听侍奉红缨的听香说过,红缨前不久私自宴请了城内的员外公子,言辞间都是帮助其夺得花魁之事,而龙公子,更是与红缨交往频繁。”

连暮知道事情严重,不敢耽搁,把之前打听的都一股脑说了出来。

“依照红缨之才,必可夺得初选中的头三位,可是茯苓,褚玉实力也不弱,有了这两个劲敌,也怪不得红缨担心了,怕就怕她剑走偏锋,对了,红缨的事,是你去问听香的,还是听香找你说的?”

鹿鸣双眼微闭,俏脸冷沉,只是渐渐发白的指节,诉说着她的愤怒。

“这事,是伍婆无意给我说起的,她是我的姑母,为人虽然八卦啰嗦,可不会乱嚼舌根。”

连暮不敢遗漏什么情节,细细地回答着鹿鸣,他知道,这一品阁并不是什么良善之地,一步差错都不能有。两年前若不是鹿鸣相助,估计他早就因为背黑锅而被红娘处死。

两年时间,足够发现眼前女子的坚韧聪慧,和隐藏在平日短才之下的惊人之才,若是她想夺取花魁之位,想必无人能敌,可是思及挚友,鹿鸣甘愿放弃花魁之位,转而协助茯苓夺魁,自己甘愿屈居人后,如此仗义之人,他愿倾力相帮。

“连暮,你先走吧,这儿人多耳杂,你是茯苓沐阁的人,若让其他人看到我俩在一起,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桑鹿鸣恢复了神态,对着连暮吩咐道。

她怔怔地看着连暮离开的背影,风刮过假山的石头之间的缝隙,发出呜咽一般的声音,像是孩子的哭声。桑鹿鸣脑海中出现了一个稚童模糊的身影。

眼看着离自己的目标越来越近,怎么偏偏又横插了一个龙公子出来?茯苓姐好不容易击败了其他几人夺得了第一,自己也就有了跟随他进入贵府的机会,如今茯苓消失,她的目标也变得遥不可及起来。

风声停了下来,沐阁重新恢复了安宁,桑鹿鸣看着空荡的沐阁,脑海中的那道身影也跟着风声化作一道虚无离开了。这道身影给了桑鹿鸣勇气,她默默地握紧了双拳,不管如何,都要救出茯苓姐,贵府,她一定要去!

猜你喜欢

  1. 古言小说
  2. 权谋小说
  3. 宅斗小说
  4. 纠缠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