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文书帮 > 小说库 > 武侠 >逍遥游之大逍遥

更新时间:2019-07-12 09:03:45

逍遥游之大逍遥 已完结

逍遥游之大逍遥

来源:奇热联盟作者:天下第一我为尊分类:武侠主角:秦天扬,秦天扬大

作者:天下第一我为尊的小说《逍遥游之大逍遥》主要讲的是:自古以来,华夏大地王朝更迭兴衰,历代朝堂都以肃清江湖武林力量为重,江湖受各代王朝排挤打压,武林人士自是苦不堪言。江湖武林,龙蛇混杂,更有奇人异者藏匿其中。王朝统治者多担忧造反之事会在武林发生,是故多对江湖人士多有屠戮。展开

《逍遥游之大逍遥》精彩章节试读:

明朝永乐年间,太平盛世,万民安康。江湖武林少了朝廷的打压排挤,也是迎来了繁盛时期。时江湖门派林立,各占一方,派系分明,广招门徒。正道大昌,邪魔妖道退避三舍。然而随着江湖发展,武林渐渐分成了南北武林两方。

北方武林门派众多,占据长安、奉天、建州等地日益壮大,而其中最有实力的几个门派便是擎天剑派、三龙寺、十二连环坞以及霸刀门等门派。北方武林虽门派众多,但仍是以实力为尊,是故这擎天剑派实际上便是这北方武林稳执牛耳的门派了。

南武林多在秦岭以南之地,其中南麟剑宗实力强横,弟子众多,一呼百应,正是南武林的魁首。除了南麟剑宗之外,凌云阁和铁枪堡也是实力雄厚的门派。

北武林因为地处北方,与朝廷京城相近,朝廷势力多有渗透,很多北武林的门派或多或少都与朝廷有着瓜葛。不过在这太平盛世,朝廷不会对江湖有什么动作,而江湖也乐得清闲,不与朝廷抵抗。

在江湖之中,并非只有北武林的门派与朝廷有着瓜葛,六大世家更是与朝廷有着直接的联系。东方世家,西门世家,南宫世家,北堂世家,拜剑山庄以及应天府叶家,这六大世家都受到过当朝天子的敕封,虽也是江湖几大势力,但已经脱离绿林草莽,算得是上皇亲国戚了。

江湖本无事,庸人自扰之。当一个人安逸惯了,就会开始向往虚无缥缈的东西,比如金钱,比如权利。也许,这也是为什么盛世之下江湖门派竟会如此兴盛的原因。

当太阳刚刚升起的时候,草叶间的露珠还在颤抖,一颤一颤的露水折射着金色的阳光,将秦岭山下的一片翠绿都披上了柔光。不远处的山林里,早起的鸟儿正在咕咕的叫着,让这有些微冷的清晨平添了几分生气。

每天都要起这么早,好累啊。一道慵懒的声音自巍峨的秦岭山下传来。

你还敢叫累?每天睡得比猪早,起的比猪晚,还得我大早起的去叫你起床。另一道声音也是从秦岭山脚下传来。

清晨雾浓,自那山脚之下,浓雾之间,缓缓走出两个人来。当前一人是一少年,不过十多岁年纪大小,身子瘦弱,但皮肤稍黑,手中拿着一把有些卷刃的斧头,身上穿的灰色的破旧的长衫,显得有些不合身,看来并不是自己的衣服。衣服虽然破旧,但这少年走路昂首挺胸,脸上带着浅浅的笑意,让人一眼看去不由得暗暗点头。

在那少年身后,也是一少年,看着年纪稍微大一些,却是生的肥胖腰圆,身上的衣服也是破烂,腰间别了一把斧头,跟在当前那瘦小少年身后。看来二人该是山下农户的孩子了。

却说走了几步,那肥胖少年忽的双手托着膝盖,喘着粗气道:天扬,等等我,我们,我们还是歇一会儿吧。说罢便是抬手做出擦汗的动作。

那叫做天扬的少年停了下来,转过身子看着那肥胖少年,不由得开口笑道:虎子,都说让你平时多锻炼锻炼,你总推脱身子好不用锻炼。现在怎么走几步路就不行了?说罢又是一笑。

虎子顿时感觉尴尬,但嘴上却是不饶人:秦天扬!我们是不是兄弟?你居然这样嘲笑我。哼,我偏不走了。说罢,一转身坐在了地上,两手插在胸前。

秦天扬站在那里,看着虎子的背影,眼咕噜一转,嘿笑道:好呀,虎子,那你休息吧,我去山上砍柴了,反正砍不够三担柴,我爹不会怪我,倒是你爹嘿嘿。

听到这话,虎子身子一震,打了个机灵,似乎看到了自己老爹撸起袖子朝自己走来的场景,心中打了个寒颤,赶忙爬了起来,抓起腰间的斧头,却看到秦天扬已经抬腿走了,赶忙叫道:嘿,天扬,等等我。说罢拔腿跑去。

二人走了一段路程,渐渐到了山脉之间。这里巨树成荫,遮天蔽日。虎子还在抱怨着山路的艰难,秦天扬却是停了下来,看了看四周的大树,笑道:就在这里砍吧,这里大树多,大树旁边就该有很多枯老的灌木丛了。

虎子嘟囔了一句,却没多说什么,拿着斧头便向一棵大树走去,看来平时多对秦天扬言听计从。

秦天扬四下看看,也是选定了一棵大树,手里拿着斧头上前,转了半圈,果然见到一丛低矮灌木,枯枝横行,秦天扬一手抓着枯枝,另一只手手起斧落,咔擦一声,枯木断为两截。

太阳缓缓斜倚,光芒透过层层树荫洒落在山脉间,在地上形成了不同形状的斑点,偶尔有几丝阳光直直射下,照着这个少年额头上的汗水微微发亮。

秦天扬砍了一会儿,看四处再没有可以砍的枯木了,这才停下手中的斧头,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抬眼望去,只见虎子正卧在一棵大树下,发出一阵又一阵的呼噜声。

秦天扬摇摇头,苦笑一声,提着斧头,四下望望,转身便走向了山林深处。

秦岭山脉,古树繁多,遮天蔽日,若是第一次来到这里的人,一定会被这里复杂的地势惹得头昏脑胀,怎么也走不出去了,但这却难不倒从小在这里生长起来的秦天扬。

此刻秦天扬显然已经走到了山林的深处,四下枯木更多繁多,秦天扬心中一喜,快走几步,站在一丛灌木林间,噼噼啪啪砍了起来。

砰!忽听一声巨响自天空传来,秦天扬陡然一惊,连忙抬头望去,只见头上前方不远处的古树枝干正自抖动不止,似有什么东西在那枝叶间一般。

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更何况是这如此繁茂的古老山林。秦天扬心中暗忖:莫不是遇到山间猛兽了?想到这里,秦天扬身子一抖,脸色有些发白,手中更是紧紧握住了斧头。

纵然生长在这片土地,可年仅十岁的秦天扬,还是个孩子而已。

秦天扬抬头盯着那颤动的树枝,却看不出个所以然来,心中稍安,正要转身离开的时候,又是传来砰的一声巨响。

秦天扬赶忙抬头看去,这次却是看清了,只见一个白色的物体从古树繁茂的枝叶之间轰然掉落,砸在了远处的大树下,大树边的落叶枯枝都是被那突然掉落的事物激的飞了起来,好半天才缓缓落在地上。

秦天扬张大了嘴巴,两只手紧攒着手中的斧头,盯着远处的动静。

可过了半天,都不见那白色事物有什么动静,秦天扬打了个机灵,心中暗道:了不得,这是什么猛兽?竟然待在那里半天不动。毕竟是少年人,心中的好奇感顿时压过了害怕,秦天扬吞了口唾沫,将手中的斧头举在身前,脚下缓缓移动朝那白色事物移动而去。

虽说距离有些远,但也不过是几十步的路程而已,而对于此刻的秦天扬来说,却向过了很长时间一样。秦天扬又走了几步,吞了口唾沫,低声道:拼了。说罢猛地向前,探头看去。

这一看顿时把秦天扬吓了一大跳。只见那大树脚下,正是一道白色,不是什么物体,却是一件白色的衣裳,衣裳中伸着手脚,再往上看,一头黑发随意披下。

这哪是什么山间猛兽,分明就是一个人啊。

秦天扬大觉惊讶,当下也顾不上那么许多了,将手中的斧头一扔,探身上前,一把手便将那白衣人上半身抬了起来,继而慢慢转过身子,映入眼帘的,却是一张中年男子的面孔。

只见这男子双目紧闭,眉头紧锁,脸色蜡黄,嘴角边还挂着血丝。秦天扬当然不知道这是受伤所致,当下低吟道:看这位大叔,一定是来这里玩的,从这么高的树上摔了下来,才成了这个样子。

原来,以前也有陌生人来到这秦岭山间游玩,因为没有本地山民带路,最后受伤的事情。秦天扬看着眼前的男子,正在想如何救治的时候,忽觉面前风劲袭来,还没搞清楚什么情况的时候,喉咙便是一紧,喘不上起来。

那受伤的男子已然醒了过来,一挥手便是将秦天扬的喉咙紧紧锁住,虽然只有一只手,但那手上的力气却是不小,如同铁箍一般卡在秦天扬喉间,秦天扬双目上翻,喘不上气,两只手不断向前拍打,却也无法挣脱。

你是谁?那男子一声暴喝,四周枯叶都是被震动的飞了起来。许是这雷霆之喝牵动了元气,体内伤势复发,那白衣男子只觉眼前一晃,手上的力气就变的小了。秦天扬感觉到喉间有些空隙,连忙将双手一翻,使劲一拧那双铁手,终于挣脱了出来。继而滚地一翻,退出几步,趴在地上不断咳嗽。

咳嗽了一会儿,秦天扬这才回过神来,摸着自己的脖子,心有余悸,心中顿时腾起火气,抬眼看去,只见那白衣男子躺在地上,嘴角挂血,似乎不能动作,但眼睛却是直直盯着秦天扬。

秦天扬撸起袖子走了过来,低头看着那男子叫道:你是谁?干嘛要欺负我?你也是村东张恶霸家里的走狗吗?

这张恶霸却是秦岭山下朝霞村的一处富户,平时对穷苦良善百姓多有欺压,秦天扬和虎子他们也是受到过欺负,所以一看到有这人,只道又是和张恶霸一样的人物。

那受伤男子闻言一愣,却不说话,秦天扬伸出拳头,晃了晃,道:我看你从树上掉了下来,想要看看你有没有事,你却要抓我的脖子,哼,不管你了。说罢扭头就走。

地上的男子这才反应过来,心中一动,似有无奈之色,接着张嘴大笑,一口血喷了出来,又是昏死过去。

秦天扬走了几步,听到笑声,扭回头去看的时候,那男子已经昏了过去。秦天扬暗想:他刚才抓我脖子,一定不是什么好人,哼,不管他。就又要抬腿离开,心中忽的想到:老爹从小就说,坏人虽然对我们恶,但我们却不能对别人坏。如果见死不救,回去老爹一定要骂我了。

秦天扬反复思量,最终折返身子,走到了那男子身边。男子已经昏了过去,秦天扬赶忙弯下腰将他抱住念道:你不会就这么死了吧?心中一动,奋起力气将那男子搀住,四下一看,不远处正有一树洞,刚好可以容下一人,便将那男子搀扶到了树洞之中躺着。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那男子缓缓醒了过来,睁开眼睛看去,只见一少年正伏在自己身边,将类似草药一类的东西涂抹在自己手臂上的伤痕上。也许草药刺激,那男子只觉手臂一痛,忍不住啊的一声发出声来。

秦天扬一惊,继而大喜,笑道:你醒啦?看来这草药果然有用,嘿嘿。说罢又将余下的草药敷在那男子手臂之上。

陌生男子感觉手臂之上传来微凉麻痹之感,看来是草药之效了。你不是走了么?陌生男子看着秦天扬。

额,你虽然抓住我脖子,差点害死我,但我不能见死不救,要不然我就成了和你一样的坏人了,哈哈。说罢哈哈大笑。秦天扬见那男子不说话,连忙道:大叔,我和你开玩笑呢,我看你才不像坏人呢。

那男子看着秦天扬,眼神突然变得柔和,只听他缓缓道:小兄弟,谢谢你了。秦天扬咧嘴一笑,道:不用谢,哈哈。大叔,我叫秦天扬,你呢?那男子闻言闭上了眼睛,片刻之后,开口道:名字就算了,你叫我谢大叔就好了。

秦天扬点点头:哦,蟹大叔。忽的两手伸出,做个剪刀状,身子横着移动,笑道:是不是这个螃蟹大叔?

谢大叔一愣,接着苦笑一声,道:是叩谢之谢。

秦天扬嘿嘿一笑,道:哦,不好意思呀大叔,我没读过书,不认识字。

二人正自说话,忽听树洞外远处传来一声长长的吆喝:天扬!正是虎子的声音。秦天扬道:谢大叔,那是我朋友,来,我搀你出去,我们回我家吧。说罢便伸手去拉谢大叔。

谢大叔一只手忽的伸出在秦天扬手上一点,秦天扬顿时感觉手臂一麻,缩了回来,却听谢大叔轻声说道:天扬,今天就谢谢你了。不过我不能去人多的地方,你走吧,不要告诉别人我在这里。否则说到这里,谢大叔双目一亮,盯着秦天扬。

秦天扬不寒而栗,挥挥手,道:真是个奇怪的大叔。嗯,好吧,答应你了。说罢起身就走出了树洞。走了几步,身上的寒冷之感这才消失,秦天扬大觉奇怪。

秦天扬拿起身边的柴,走了一段路程,就看到虎子那肥胖的身躯正慢悠悠走来,身上扛着刚才砍的柴,正在找自己。秦天扬招呼一声,跑了过去。

天扬,你去哪里了?虎子擦擦自己额头上的汗,嘴里嘟囔着。秦天扬嘿然一笑,道:我呀,去附近砍柴了,要是不多砍点,怎么够你的那一份呢。虎子一愣,哈哈大笑,拍着秦天扬的肩膀道:好兄弟,够意思,哈哈。

秦天扬疾走几步,笑道:那是当然,所以啊,下次砍柴,就轮到我睡觉,你来砍了,好,就这么决定了。说罢还不等虎子反应过来,秦天扬就笑着跑走了。虎子回过神,大声嚷嚷着,紧跟秦天扬而去。

不远处,一棵大树之下,正有一树洞,树洞边站着一人,扶着一旁的大树,盯着秦天扬他们离开的方向,正是谢大叔。此刻谢大叔眼神冰冷,拳头紧握,看着远方,似乎在思考什么,想了半天,终是叹了一口气,松开拳头,转身没入树洞之中。

此刻的太阳刚刚升到了正中,阳光垂直倾洒,笼罩着这片古林。古林背后,却是一面笔直陡峭的悬崖峭壁,从山脚下看,峭壁高耸入云,常人不可攀至。

此刻的山崖之上,罡风猎猎,在这云天之间,却是有几个黑点,近处一瞧,竟是有七八个人,站在这里,正在朝峭壁之下打量。

为首一人是一男子,年纪将近三十,身穿一淡蓝色衣衫,肩上披着一雪白披风,披风上腾龙飞凤,有一种说不出的霸气。这男子剑眉星目,脸色淡然,看着峭壁下的云雾,不发一言。

身后突然上前一人,到了当前那人手边,抱拳低声道:堂主,这峭壁高悬,那人,也许已经死了。

当前那人一声冷哼,道:如此悬崖就能摔死他?没想到这次精心布下的局,竟然还是没有抓住他,九界城的武功果然玄妙。派人下去,仔细搜查!

是!那人抱拳退后。

猜你喜欢

  1. 武侠小说
  2. 江湖小说
  3. 古装小说
  4. 虐恋小说
  • 文书帮武侠小说专题频道为您推荐最好看的武侠小说大全,打造武侠小说排行榜,您可以方便的进行武侠小说免费阅读。看武侠小说,就上文书帮。

  • 风回路转
    风回路转

    作者:长风酒剑生

    仙侠

  • 凤舞乾坤
    凤舞乾坤

    作者:浩诚腾跃

    武侠

  • 武林第一奇侠
    武林第一奇侠

    作者:哀伤之歌

    武侠

  • 云中天涯
    云中天涯

    作者:秀才不骑驴

    武侠

  • 武林高手在都市
    武林高手在都市

    作者:笑笑香妃

    武侠

  • 凌厉天下
    凌厉天下

    作者:很是潇洒

    武侠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