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文书帮 > 小说库 > 古言 >竹林听风雨

更新时间:2019-07-05 10:29:39

竹林听风雨 连载中

竹林听风雨

来源:掌中云阅读作者:樱紫敏分类:古言主角:竹沁林须

竹沁林须在《竹林听风雨》里面是一波三折,樱紫敏让故事情节起伏跌宕:玉镜大陆本是五大家族,战神野心,先灭幻族后灭朝国,而此时玉镜大陆也危机四伏,究竟是阴谋还是无奈,谁的面具下隐藏着嗜血的本性。展开

《竹林听风雨》精彩章节试读:

浑浊700年,烽篾城

人潮涌动,大家都向远处张望,突然前面的人开始骚动欢呼,人们纷纷跪拜,迎接得胜归来的王者,赤琰国国主冒烈。

只见远处浩浩荡荡的走来一队人马,最前面的是护国将军一鸣,他高大的身躯骑在马上,马与他的身躯相比更像是一只小狗。黑色的盔甲闪闪发光,一把长矛寒光凛凛,让人不禁心里颤抖。

后面的八角华盖伞下坐着国主冒烈,他是战神传人第三代,作为开荒榆神的战神与其他四位榆神本是和睦相处,但和平的大陆终究不是英雄的温床,从二代传人开始五大家族就因为抢夺神气玉境纷争不断。

从幻城被灭到朝国归降,冒烈可以说把赤琰国疆土扩充到了极致。他一脸自傲的俯视膜拜的民众,猩红的披风仿佛被血染成,自二代传位与他已有700年,当年还算稚嫩的脸庞已经历经沙场变得威严。目不怒而自威,面不变而震四座。

当他正享受臣民的欢呼与得胜喜悦的时候,身后的小轿中却透露着一丝悲痛之情,小轿被纱幔覆盖,一层层像要把里面的人与此情此景隔离一般,安静而又悲伤的独立于归城的队伍里面,对于他们来说是归城而轿中人却是败降。

竹沁乃是朝国公主,亡国之人看着仇敌欢欣雀跃的庆祝胜利,她感觉那酒便是家人的鲜血,那祭品便是族人的遗骸。

与她一起的还有随身婢女袖儿和侍从五桥,她们被臣民议论着,虽看不到这位亡国公主的样貌不过连婢女都如此美貌这位朝国第一美人想必更是令人神魂颠倒。

“听闻朝国先知族人都有预知能力,这位公主更是可预知未来500年。”一个大汉高声叫喊。其他人也附和说“那我们不是可以知道之后的日子。”众人听罢又开始山呼般的歌颂冒烈。

听到这些话语冒烈嗤之以鼻的说:“预言靠得住?朝国就不会归降!”

队伍就这样进入烽篾城,这个国家最奢华的地方。竹沁的小轿直接被送进疏柳宫,城内大庆七天七夜,她就在疏柳宫中独坐,面对宫墙之外的喧哗,她除了恨还有隐忍。

终一日,宫奴前来传见竹沁,三香后请她前往大阳宫。

“什么呀!好歹您也是公主,怎么派了个宫奴来传见!”袖儿愤愤不平的咒骂。

竹沁反而平静的梳妆,这算什么,怕是大阳宫中还有更加屈辱的话等着她。

一行人来到宫门外被守宫人拦下,“卸剑。”五桥紧握手中剑怒目而视,竹沁轻柔地说:“卸了吧,若能死才不孤独!”

走进大阳宫,里面早已有百官等候,冒烈更是靠坐在正中的王座上,一脸的嘲笑。当看到缓缓走来的竹沁时,在座的每个人无不赞叹。

腰如软柳,身如轻纱,明眸青眉,朱唇紧闭。终于明白为什么会有人说“以天下玉境也不换一面竹沁。”不过冒烈不愧为国主,就在百官垂涎欲滴的时候,他已经付之一笑,一面?她的生死都在我手!

而竹沁面对高高在上的冒烈也是不恐不惧,审视这位杀戮者。一脸的清冷,眼睛中压抑的怒火取代了悲伤。

冒烈的手挑动了下,身旁的宫奴马上心领神会,故意吆喝道:“下立何人?为何不跪?”

竹沁并没有开口,而是袖儿向前一步回声呛到:“朝国公主见你主应以国礼待之,岂容你这宫奴在此放肆。”

冒烈冷笑了一下,看来这个朝国公主比那些见风使舵的归降小人厉害多了,不禁也对她身边的婢女增加了些许兴趣。

他慵懒的对竹沁说:“朝国公主?我怎么没听说有这么个国家呢?”

面对冒烈的挑衅,竹沁知道若恼了就正中下怀,她也悠然地说:“国主总该听说与战神并肩战斗在危机时刻营救他的先知族人吧。”

这是用先人的情谊训斥冒烈的不顾恩情只为利益,果然成功的激怒他,一掌拍在案上震的上面酒杯摇晃。“素闻先知族人能预知未来,你说说自己能不能活到明天?”

虽然身边的五桥没有动但是竹沁感觉到他正在郁气给他们的周围制造结界。其实不必如此,她深知冒烈不会杀她,要杀她早已死在朝国。

“预知有三忌,不可知己,不可妄知,不可复知。”

“哦,那你预知一下我将会如何?”冒烈缓和了语气,拿起酒杯饮下。

“我知也有三,不知奸小之人,不知图利之人,不知贪生之人。”竹沁这句话明显指冒烈是奸小,不过他并不生气,突然问:“还没请教芳名。”

“竹沁。”

冒烈把玩着空的酒杯,皱着眉头说:“竹沁,这个名字不好。我给你起个名字吧。”他坐起来对刚才对峙的宫奴说:“你家孙女叫什么名字?”

宫奴弓着背,小心翼翼地说:“贱奴叫她妞子。”

冒烈把手中的酒杯扔到他的手里,爽快的说:“这酒杯赏你,把你孙女的名字给她吧。”

宫奴和百官哄堂大笑,在玉境大陆名字就是身份的象征,这样的屈辱竹沁只能咬着牙忍下,她心中暗暗发誓总有一日国仇家恨,更名之辱一并还清。

回到疏柳宫后,袖儿就恼怒地在青花厅内来回踱步,嘴里不断咒骂:“这个冒烈居然用那么下贱的名字侮辱公主,气的我都想冲上去打他一顿。公主你怎么还能忍住不说话?”

竹沁拨弄着水盂中的莲花,刚刚平静的心又被袖儿搅乱,五桥站在一旁拉住袖儿,峻冷的眼神迫使袖儿不敢再开口。

冒烈自得胜归来夜夜笙歌,竹沁不懂这样的人怎么能灭了幻族还打赢与朝国的战役。在这烽篾城中,竹沁连最不得宠的妃子都不如,甚至宫奴有时也会欺负羞辱她。身边的袖儿只会发脾气,五桥还算忠心,只是不苟言笑,也不是能亲近之人,她满心的痛苦该与谁诉?

另一边看似沉迷于奢华生活的冒烈正欣赏舞妾们曼妙的身姿,被一鸣和几位老臣打扰,他并没有生气而是挥手让闲杂人离开。

“国主。无欢城已经得到朝国归降的消息了,恐怕不日就会有所动作。”一鸣上前将刚刚得到的消息承给冒烈。

他看着缎书紧锁眉头向一位老人请教:“左相有何高见?”

这位左相花白的头发如瀑布般洒下,虽老态明显但声如洪钟:“禀国主,无欢城本就与我势均力敌,想要拿下并非轻易之事,若能得到明夜兴邦的支持,胜算会大一些!”

冒烈也点点头赞同的说:“我也知道,可是明夜兴邦的大帝是隐士之后,一直就远离纷争,更何况他与无欢城城主一向交好。恐怕很难能为我所用。”

“呵呵,非也。”左相从衣袖里抽出一张布书请冒烈过目。

书上写有“龙山立天边,徒步亦可达。”见冒烈不解左相笑着说:“这是老臣派出的细子抄回,此句出自大帝之手。”

细细品味可看出此人野心勃勃,并非无争之人,只是缺个理由罢了。冒烈欣喜不已忙问:“左相可有计谋?”

左相在案前踱步,思考再三对他说:“探!”

冒烈和一鸣都疑惑的看着左相,他已用手凭空写下竹沁二字。然后压低声音的说:“可借用先知的能力。”话虽如此只是自己前几日刚刚戏虐过那位朝国公主恐怕她不肯。更何况先知族一直主张和平又怎么会为战争出力?

左相突然拜跪于冒烈脚下,诚恳地呼喊:“赤琰国之统一大业全在国主,还需国主降低身份劝服朝国公主。”

这是竹沁入住疏柳宫厚冒烈第一次踏入,他并没有直接到青花厅去见竹沁而是在婢女居住的碧荷厅转悠。

“谁站在哪,鬼鬼祟祟的。”袖儿在屋里已经注意到有人影一闪而过便出来查看。

冒烈的侍从刚要拿下袖儿却被他拦住,呵退左右后,他从上到下的打量一番:“上次见你在大殿之上竟敢和我的宫奴对峙,想来你也是个厉害角色,今日一见到有几分姿色。”他瞬移到袖儿身边趁她不备竟以气将她控住。

“你堂堂国主,难道要亲手对一位婢女出手吗?”袖儿仍然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

冒烈从她身后解开衣裙带,急的袖儿破口大骂。他根本不去理会,直接将手伸进衣内像是在找寻什么。一番探究后他在袖儿的耳畔说:“相貌不错,不过这身材就有点差强人意了。”袖儿已经羞红了脸,憋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冒烈大笑着离开,袖儿赶忙跑进屋里,气愤的摔打东西,不过脸颊仍然红润。她回想刚刚的情景心里闪过一丝羞涩。说来也奇怪自从那一日之后疏柳宫不再被宫奴遗忘,袖儿也没人敢随便使唤,任意羞辱。她还在庆幸终于苦日子熬出头,殊不知以后的路将会更加难走。

猜你喜欢

  1. 玄幻小说
  2. 架空小说
  3. 情感小说
  4. 江湖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