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文书帮 > 小说库 > 恐怖 >魔妃逆袭:冷峻君王哪里跑

更新时间:2019-07-20 08:58:30

魔妃逆袭:冷峻君王哪里跑 已完结

魔妃逆袭:冷峻君王哪里跑

来源:奇热联盟作者:火狸分类:恐怖主角:

敬请收看史诗级小说之《魔妃逆袭:冷峻君王哪里跑》,这本网络小说主角有大家意想不到的举动:天生红发红瞳的她从一出生就受尽了冷眼,她曾经绝望曾经痛苦,却终究活着。
第一世,她是公主,他是君王,纵然她失去所有的记忆成为天下畏惧的女帝,他也未曾忘记他们最初的美好,只因一颗心只能为一个人倾心。
第二世,她是神医,他是落魄贵族,他为了权力失去自己,而受尽伤痛和折磨的她却一直相守。
第三世,他们再次相遇,乱世风烟再起,帝王之业,关于红眸的预言,霸业之争,谁能为谁放下一切。
注定不凡,何必深展开

《魔妃逆袭:冷峻君王哪里跑》精彩章节试读:

云之国西北边是云国用来囚禁叛逆,罪大恶极之人的苦寒地界。

可是在群山耸立的一处顶端却有一座似王宫一样富丽堂皇的宫殿,听说里面囚禁的是云国皇上的亲生女儿,云国的公主陛下赫连流光。

有传言她因为有异于常人的容貌,因为大祭司的一句话就被囚禁在青山之丘十七年,整整十七年。

云国在七国之中算前三的国家,兵强马壮,国家富裕,繁荣,百姓虽没有锦衣玉食不过也是餐餐有肉,温饱无忧的日子。

二十年年前的夜晚一声啼哭划破天际,宫女太监们脸上均是喜色。云皇闻讯而来这是他登基后第一个孩子,不管是是男是女他都会当作心肝宝贝一样疼爱。

“恭喜皇上,贺喜皇上皇后娘娘产了一位公主。”

“好,好,赏,朕要大赏特赏。”

云皇抱着怀里的可人儿爱到心坎,他握住皇后的手:“你为朕生下这么漂亮的一个孩子,朕该怎么赏赐你?”

皇后虚弱的摇摇头:“臣妾什么都不想要,只求皇上可以善待这个孩子。”

云皇郑重的点头,握紧皇后的手抱紧怀里的女儿。

赫连流光三岁的时候,云皇请了有名的大祭司前来为她送上祝福。可是大祭司看见她的第一眼却指着她的鼻子说:“这孩子长大后必是祸害,她将祸害我们整个云国。”

前来道贺的文武百官带着诧异开始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云皇脸色凝重的把大祭司叫到御书房两人秘密会谈后的结果便是公主赫连流光被遣送至青山之丘,永世不得在踏入云国半步。

半年之后一位嫔妃为云皇又产下一对双胞胎,一儿一女。大喜的云皇废了之前的皇后,立贵妃李氏为后。

半年后大公主赫连流光的亲生母亲,前皇后突然薨逝,原因不明。

二公主赫连夕月满十八岁生辰的时候带着哥哥赫连盈出去狩猎不知道怎么就到了青山之丘赫连流光住的地方。

两人带着一百名的护卫追着一只受伤的狐狸一只追,一只追到赫连流光的宫殿。

漫天飞舞的雪地中,一头红色过腰的女子怀中正抱着一只受伤的狐狸悉心的照料。

赫连夕月骑在兴国进贡的汗血宝马上,趾高气扬的指着下面的流光:“你是谁,见了本公主为何不下跪?”

跟在身后的护卫警惕的把夕月和盈保护在身后。

流光只是冷笑一声,抱着狐狸转身就走。

赫连夕月从小就嚣张跋扈惯了,扬起鞭子对着流光的背狠狠抽去,在接触到她衣服的时候一名婢女蹦出来抓住鞭子讲赫连夕月整个人拖到地上。

“这是大公主,赫连流光。”

赫连夕月从地上爬起来拍着身上的雪,狰狞的脸色指着她的背影。

“哼,大公主?”她嗤之以鼻:“什么大公主,不过是被父皇赶来青山之丘的叛逆,你这个祸害云国的妖异。”

“妖异?”流光淡淡重复这两个字,身影犹如天籁传进人心底。

赫连夕月被欺负侍卫们正想上前,可是一听是赫连流光一个个又犹豫了。

虽说这个大公主是被驱逐,也是云国的祸害,尽管如此也没有被云皇夺取公主的封号。

“你就是赫连流光?我时常听下人们提起你。”

赫连夕月拉赫连盈却被一手甩开,打马上前在赫连流光的身后下马。

“哦,常常听说我?说我什么?说我是异类?妖异,还是祸害之类的?”

她的声音很轻边说便抚摸着怀里受伤的狐狸。

赫连盈想上前,却被身后的婢女拦住。她没有表情,只是冷冷的看着赫连盈。

“大胆,你这个贱人知不知道他是谁?竟敢挡住他!”

婢女依旧没有动,眼神依然盯着赫连盈:“奴婢奉命保护公主。”

“阿雪,不得无礼。”

“是,公主。”

流光开口阿雪才收回手退在一边,带着十二万分的精神看着这两兄妹。

“这样说来,我还应该尊称你一声皇姐。”

抚摸的动作慢慢停下,转身盯着赫连盈:“皇姐?”

唇边泛着淡淡的笑意,若有似乎。身后的人全部一怔,突然赫连夕月尖叫一声:“你是妖怪,你是妖怪。”

“妖怪?”

眼眸一转看着捂着嘴花容失色的赫连夕月,信步靠近她:“我那里像妖怪了?公主!”

赫连盈回神一巴掌抽在赫连夕月的脸上:“无礼。”

赫连夕月被打懵了,捂着脸氲氤雾气的看着他:“哥,你做什么?”

流光低头,唇边的笑被放大:“好有趣的两兄妹。”

说完这句话就带着受伤的狐狸和阿雪头也不回的离开,赫连夕月回神骑着马负气的离开。赫连盈盯着流光的背影,眼底闪着火热的光芒。

很快,赫连流光的消息再一次被传得沸沸扬扬。那些护卫每每回忆流光的长相时都说:“那是我一辈子见过最美的女人,虽然她的美那么不真实却是比天山的神仙都要美上千万倍的女人。妖娆的红色长发,勾魂摄魄的红色眼眸,殷红的唇。”

赫连流光的美已经不能用文字来形容,她的容貌能让天地万物为之失色,这一点也没有夸大。

也是如此,她才会被大祭司认为是云国的祸害。

云皇和流光的母亲怎么可能生出一个红色头发,红色眼眸的孩子。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有人在说流光的母亲通奸有了赫连流光,又有人说她是被妖怪的化身。就是狐狸,就是狐狸精。

可也有人说她是神仙下凡,因为在她的眉心处有一处像火一样的印记,从小就有。

各种版本,众说纷纭。

赫连夕月被赫连盈打的事情还是被李皇后知道,赫连盈的回答就是:“谁叫她如此无礼,好歹那也是我们的皇姐。”

李皇后怒斥赫连盈:“她不是你们的皇姐,她是那个贱人和别人通奸的孽障。”

赫连盈为了这个事情和李皇后争执不休。

最后赫连盈气呼呼的回到自己宫殿,摔东西砸东西。可是,一静下来他的脑子里想的全是流光的容貌。

十七岁的赫连盈在那一刻突然明白这是为什么,他爱上了那个神秘又迷人的女人。

而且是和他有血缘关系的女人,但是他选择相信李皇后的话。那个被囚禁在青山之丘的女人是前皇后和别人通奸的孩子,所以和他没有血缘关系,所以他可以爱她。

第二天,鹅毛般的大雪依然覆盖整个云国,赫连盈独自一人骑着马到青山之丘,赫连流光住的宫殿。

宫殿不大,只当得到赫连盈的后花园的大小,不过去很豪华有些奢侈得过分。

流光抱着狐狸,侧躺在软榻之上看着一望无尽的山底和漫空飞舞的白雪。

“谁?”

阿雪警惕的目光盯着赫连盈藏身的木柱后面,流光头也不抬。

“既然来了就进来喝一杯热茶,不必躲着藏着。”

赫连盈有些窘迫的从后面出来,不在叫皇姐而是直呼她的名字:“流光”

流光眼梢微动:“哦,今日怎么不叫我皇姐了?”

赫连盈没回答就坐在软榻上眼神直勾勾的看着她:“因为你不是我皇姐,而是我赫连盈的女人。”

流光和阿雪的神色没有半分波动,怀里的狐狸动了动挣脱流光的怀抱不知跑去了哪里。

流光笑意盈盈的看着他:“盈,你知不知道这种话已经有很多人对我说过。”

“很多人?”

赫连盈不解,怎么可能有好多人对她说过。她明明是被囚禁在青山之丘的人。

“对,很多人。”

“谁?”赫连盈有些急,他想知道是谁有这么大的胆子对赫连流光说这样的话他一定要杀了他。

手指微动指着不远处的山:“那,里面的人。”

赫连盈随着她的手望去,那是关押云国的叛逆,罪大恶极之人的地方。

他轻轻一笑:“流光,你骗我。”

“不相信?”

“不相信,那里面的人不可能离开。就算可以离开也只会逃离云国而不会傻到在回答那个地方!”

“要不要随我去看看?”

她的眼神微微上挑,像是在问赫连盈有没有这个勇气去哪里。

他唰的一下站起身:“好,我就随你去看看。若是真的有,我一定会亲手砍下他的头。”

“好”

阿雪没有去,留在宫殿。流光和赫连盈同骑一匹马,这样的距离,流光身上淡淡的梅香味若有似无的传进他的鼻子中。

失神,沉沦。

门口没有侍卫,流光穿着薄薄的蝉翼纱的衣服,外面是一件火红的狐裘。把她衬托得更加美艳。

“怎么?不敢进去了?”

赫连盈拉拉披风,伸手握住流光的人两人一起进入里面。里面的味道很难闻,又很冷,还很黑,不点蜡烛什么都看不见。赫连盈微微皱眉借着雪地微弱的光四处寻找烛台。

走进去没多远流光就不再走,任凭赫连盈怎么拉也不懂。

“怎么,是你害怕了?”

流光转到赫连盈的身前,靠近他怀里仰着头:“你真的喜欢我?”

这样的距离,这样清晰的味道,这样暧昧的场景赫连盈什么也忘了只能傻傻的点头。

“我喜欢你,我要你做我的女人。”

流光只是加深了笑意,轻掂脚尖有些冰凉的唇贴近赫连盈。不过没有贴上去,

“盈,刚才的话我还没说完。”

“什么话?”他有些迫不及待,呼吸已经很粗重。

“那句,流光你是我女人有很多人对我说过,还有后半句。”

“什么话?”

她再次垫高脚尖,红色的眸子冰冷阴鸷:“那将是我离开青山之丘后,会有很多人心甘情愿对我说这句话。”

话里的含义赫连盈还没听明白,只觉得腹部一凉,下一秒一只冰凉的手捂住他的嘴。

“赫连盈,大祭司说的很对。我就是云国的祸害,我将屠尽皇宫每一个人,包括你那蛇蝎的母后和自称为云国皇上的男人。”

赫连盈惊恐的看着流光的宝石一般的红色眼眸,眼底全是笑意,却是让人堕落地狱的笑意。

赫连盈慢慢软下去跌坐在地上,流光是那样柔情的抚摸着他的脸。

“我的弟弟,要怪就怪你有了那个恶毒的母亲。”

抽出匕首信步走回她的住处,阿雪早已经备好了热水:“公主,您手脏了,快洗洗。”

她盯着沾满鲜血的手:“是啊,好脏。不过,阿雪我觉得这样的颜色好美。”

阿雪抬头只是笑笑,小狐狸不知道从哪里跑回来围在流光的脚边像是在迎接她的回来。

双手跑在温水里,眼神却是看着脚边的狐狸:“人若无情不如为畜生,畜生有情却比人更像人。”

猜你喜欢

  1. 腹黑小说
  2. 虐恋小说
  3. 冤家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