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文书帮 > 小说库 > 玄幻 >神洲武皇

更新时间:2019-07-26 11:01:41

神洲武皇 连载中

神洲武皇

来源:掌中云阅读作者:壁虎尾巴分类:玄幻主角:陈霆楚灵儿

这本小说主人公是陈霆楚灵儿,《神洲武皇》主要讲述了:一个在异国为质的皇子,一个被剥夺了宗室名号的皇子,被迫修炼神魔图录,却从中悟出无上武道,从此鱼跃龙门,开启了精彩的人生,修炼绝世的武学,手握定鼎天下的神器,经历着爱、恨、情、仇,种种恩怨纠葛,最终成为无上皇者。 什么是神,什么又是魔,不过是在一念之间,所谓: 中土神洲起风云,皇图霸业梦一场, 茫茫天地终有道,仗剑独行叩天门。展开

《神洲武皇》精彩章节试读:

日子已到了深秋,盛京城人气鼎盛,烈火烹油,繁华似锦,大大小小的街道上,文人武士络绎不绝,喧嚣热闹,却又井井有条,而城外更金秋硕果,万物一派生机,显现出了一个强大王朝的盛世之景。

两百年前,当时还是大隋太平王的杨拓,平定了数十诸侯小国,最终定都盛京,建立了大周王朝,结束了战乱纷飞的时代,开创了一个不朽盛世。

大周王朝历经七任帝王,励精图治,疆土不断扩大,西起云鹄草原,东接无崖海,北连寒玉冰原,南靠十万大山,地域不下万里之广,已是整个大陆最为强大的帝国,不仅国力强盛,更是万民归心,而盛京城也被誉为中土天朝之都,天降福泽之地。

当今大周皇帝帝号为武,周武帝十六岁即位,历时二十年,正值春秋鼎盛的年纪,文治武功,无不冠绝历代帝王,在他的治理下,大周朝也是如日中天,百国臣服,每年秋季,诸臣国进贡的使者络绎不绝。

盛京城九座城门,以正阳门为首,各国朝圣的使臣从正阳门入,走朱雀大街,至承前殿等候,仪仗列队,静待周皇接见。

此时的正阳门外,拉着贡品的马车足有数千辆,绫罗绸缎、珍禽异兽、奇珍异宝,堆积在一起,排出去足足有百里开外,各臣国使者,身穿本国盛装,显得有些怪异和新奇,但个个神态恭敬,更是没有人敢肆意喧哗。

城门处,自有朝廷大臣负责接待,更有一应官吏在检查清点,忙碌而细致,不敢有半点纰漏,一切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百国朝贡,对于所有的大周子民来说,乃是大扬国威的盛事,盛京城中,更是全城欢庆,清水撒街,处处显现出喜庆和热闹。

盛京皇城分内外两城,内城乃是皇宫重地,戒备森严,擅入者,自然是杀无赦,甚至要诛连三族。而外城则是百姓居所,不过,盛京城乃是一朝国都,所居住之人,非富则贵,不是朝臣大员,便是商贾富户,但也有一些地方并不是那么繁华,甚至被大部分人所遗忘。

外城的最北处,一间偏僻的小院,即使在百国朝圣的日子里,也显得冷清而落寞,小院不过十余丈,三间屋子,到处都有修缮的痕迹,屋梁上许多瓦片都已经碎裂,显然已经有些年头,院子四周堆满了乱七八糟的物件,杂草丛生,透露出颓废和衰败。

而院子正中,一个少年身着粗布短衫,一招一式打拳。

“青龙探爪!”

“拨云见日!”

“飞龙在天!”

简简单单的龙行拳竟被这少年打的虎虎生风,隐隐有龙吟之声震荡,颇有气势,而且拳法中规中矩,极为严谨,但细微之处与外界广为流传的却是不尽相同。

这少年约十五六岁左右的年纪,眉目清秀,略带一些生涩,但眼中却透露出一股沉稳的气度,片刻之后,一套龙行拳打完,回气收拳,随手抹去了额头的汗珠。

“刘叔,既然回来了,干嘛躲在外面。”

忽然间,少年的神色一动,纵身掠出,一式“推窗望月”,院门打开,身形也随之掠出。

门外站着一个四十余岁的大汉,面貌颇为威武,眉宇间更是透露出一丝铁血之气,显然是久经战阵的军人。

“少主!”

看到少年掠出,这大汉微微一怔,疲惫的脸上强挤出一丝笑意,显得有些拘谨和尴尬。

“父皇今年也没有捎来书信吗?”少年看到这大汉的神情,便已知道了答案,眼神之中微微闪过一丝黯淡。

“不止如此,今年不知为何,陛下连使臣都没有派出。”大汉低声说道,看样子是这少年的家仆。

“连朝贡的使臣都没来吗?”少年的声音有些低沉,脸上浮现出一丝与年龄极不相趁的成熟与沧桑,寞落的神情中多了一丝警惕。

这少年名为陈霆,别看居住的简陋,但却是皇室中人,不过,这个皇室却不是大周王朝的皇室,而是云鹄草原上,陈国的皇室。

陈国,曾经是整个大陆最强大的帝国,立国还要在大隋王朝之前,但久盛必衰,在经历了隋、周两朝的崛起和兴盛,陈国的国力日渐衰落,早已失去了天朝正统的地位,被逼迫的数次迁都,最终定都于云鹄草原的格桑城,时间一久,甚至被认为是化外之民,但却总算躲过了灭国之祸。

陈霆的父亲,便是陈国当今的皇帝陈桓,不过,陈霆只是庶出,虽然有着皇子的名号,却没有成为皇储的资格,而且陈霆并不得父皇喜受,在母亲去世之后,更是受到多方势力的排挤。

陈国皇室上下,最大的心愿便是恢复往日的辉煌,兵戈铁马,问鼎中原,重新成为大陆的霸主。不过,这个希望如今看来却越来越渺茫,陈国的国力和武力与大周王朝的差距越来越远,在三年前,更是被迫向大周称臣纳贡,而陈霆这个皇子更是以质子的身份来到了盛京城。

任何一个王朝之中,皇子间的斗争都是狠辣而惨烈的,没有母族的支持,得不到父皇的喜爱,一个被排除在权利之外的皇子,能够活下来,已实属侥幸。

毕竟年少,在每一年盛京城的朝贡之日,陈霆都会怀有一丝期盼,但三年来,父王似乎将他完全忘记了,不曾有只言片语带来,而今年,甚至连使臣都没有派出,这件事情,若是被大周追究起来,恐怕会引起轩然大波,甚至有可能再起战火。

“罢了,刘叔,以前母亲在时,格桑城里或许还有人能惦记着我,如今母亲已逝,父皇又态度冷淡,陈国上下,恐怕已没有人记得我了。”陈霆虽然早已看透了许多事情,但必竟年少,思乡之情一起,眼圈有些泛红。

“少主,不要怪刘威多话,如果留在格桑城中,未必是好事。”那大汉的目光中也有担忧之意,没有陈皇的庇护,又是庶出的身份,虽然贵为皇子,但陷入皇室漩涡中,恐怕下场也会十分凄惨。

“我明白,陈国之中潮流涌动,局势恐怕又会有变化,我们在客居异国,只会越来越艰难。”陈霆点了点头,叹了口气,返回房中,抬眼看到墙上的一幅画像,又陷入了沉思之中。

画像中是一个女子,一身青绿色的衣衫,在茫茫草原上独舞,绝色倾城,美眸含笑,有如天上仙子,又如人间精灵,双袖轻舞间,似要凌空飞去。

这个如精灵一般的女子,便是陈霆的母亲。

叶倾城,草原上的一枚明珠,久山部的骄傲,只不过,十余年前,被凶狠残暴的草原马贼扫荡过后,曾经强大的久山部便没落了,为了维持部落的生存,叶倾城被送给入了陈皇宫。

陈霆盯着画像看了许久,取出了母亲的灵牌,拜祭了一番,又向着北方磕了几个头。

再过几天就是母亲的忌日,身在异国不能为母亲上坟,陈霆便只能在城外的寺庙给母亲点一盏长明灯,以寄托思念之情。

“少主。”

正在此时,一个婢女走了进来,二十多岁年纪,容貌倒也清秀,上前说道:“学宫传来口信,说百国朝圣,不可失了礼数,近几日学宫里的博士、学官都要忙于朝圣大典,无暇授课,要休学十日。”

朝廷所立的学宫,由退下来的文臣讲授儒家之道,礼治、德治、人治三义,盛京城的王公子弟多在学宫接受儒家教义。大周皇室为了展示上国之威,也将各国送来的质子统一安排到学宫读书。

“嗯,这样也好,九月初十便是我母亲的忌日,我便去城外寺庙的长明灯前陪伴几日吧。”陈霆站起身来,将母亲的灵牌小心翼翼的擦拭一番,收了起来。

“是,迎香这就去准备。”那婢女连忙应声说道。

迎香是随陈霆一起从格桑城来的,原是叶倾城的贴身侍女,主母病逝后,便跟在了陈霆身边,而那大汉刘威,则是原本是宫中侍卫,军伍出身,也是受过陈霆母亲的大恩,自愿随少主远赴异国。

在异国为质,无异于监禁,不过,能被各国派来为人质的,身份虽然尊贵,但在国内却未必能得到多少重视,甚至随时都能牺牲掉,大周朝廷对这些臣国的质子看管的也并不是很严格,只需每月初一、十五到典客司报备一下就可以了,不过,这些质子却没有一人敢私自离开盛京城,否则大周朝便可以趁机发难,提高岁贡都是轻的,甚至有可能会引发战火,而逃走的质子,下场也会极为悲惨。

一般的质子,多少会有得到自己国家的财力支持,而陈霆却是身无长物,陈国朝野似乎刻意将他遗忘了,若不是有大周朝廷定期发下来的一些银钱,只怕连生活都成问题,自然无钱去贿赂典客司的官吏,才会被安排在这偏僻而破落的城北小院,而且陈霆不喜欢与人交流,每日只是读书习武,虽然日子过的有些艰难,但却也因此躲过了许多是非。

日升日落,从早到晚,正阳门外朝贡的马车丝毫没有间断,城门处的官员和军甲已轮换了数次,有资格面圣的已被请入了承前殿,更多的使者连面见大周武皇的资格都没有,直接被专门处理外事的典客司打发掉了。

盛京城的喧闹繁华,与陈霆并没有多大关系,简单收拾了一下行装,次日清晨,刘威和陈霆主仆两人出了盛京城,向落雁山走去,由于去的是寺庙,还需要住上几天,携带女客颇有不便,迎香准备了一应事物之后,并没有随同前往。

落雁山在盛京城西五十余里的地方,方圆不过十余里,山势不高,但林木茂盛,怪石林立,山上有几间古寺,虽破落不堪,但也守着一些僧人不肯离去。

道路两边树木茂密,山中虽无大的猛兽,但狐灌豺狼却常有出没,而且落雁山地理位置偏僻,也没有上好的景致,少有游人过客,显的有些荒凉,偶尔能看到一两只野灌窜过,山路上也有一些狼狐留下的痕迹。

陈霆和刘威都有着不弱的武功底子,在山路间行走,倒是不觉的疲倦,一路走走停停,约晌午时分,便走到了一所寺庙前。

这寺庙虽然不小,却是年久失修,门户破败不堪,甚至有一些房舍已经倒塌,大门处的牌匾都有些歪斜,但上面“万空寺”三个大字还能认的出来。

“朝廷重视武道,而轻视佛门,中土佛宗,精义渐失,已经衰败了。”陈霆轻轻叹了口气,推开寺门走了进去。

“哼,还不是百余年前,那场僧兵乱国闹的。”刘康对佛宗也没什么好感,但已故主母却是信奉佛教,从不食用肉食。

“朝廷势大,逼的佛门无立足之地,僧兵乱国,也是无奈之举。”陈霆不以为然的说道,在母亲的影响下,他也读了一些佛经。

僧兵乱国,朝廷动荡,是在百余年前发生的一场大事,大周王朝以武立国,历代帝王都轻视佛门,没收庙产,打压僧侣,对佛宗多加限制,几乎要将整个佛宗逼迫出中土,就在佛宗几乎走投无路之时,佛门的一位大能横空出世。

这位法号玄真的大师,不仅精于佛法,更精于武道,一身修为深不可测,带动了整个佛门武僧,挑战大周朝廷的律法权威,造成了大周朝立国后最大的战乱,后世则称之为僧兵乱国。

大周朝虽然最终平定了这场战乱,但战况持久,闹的沸沸扬扬,整个帝国元气大伤,甚至差点动摇了大周的国本,甚至连当年的周皇都被打成重伤,最后郁郁而终。

自僧兵乱国之事以后,大周朝廷上下对佛门的打压更为严厉,强迫大部分僧侣还俗,严禁和尚习武,不知多少僧侣受到牵连,佛宗精义流失,中土佛宗的传承都已断绝,佛门的高手不是死于朝廷的围剿,就是远遁山林,隐名埋姓,仅有一小部分僧侣还坚守着心中的信仰,宁愿面对朝廷的屠刀,也不愿离开,万空寺的方丈便是其中之一。

看到陈霆两人进来,这位老和尚放下了手中的木鱼,蹒跚着迎了出来。

猜你喜欢

  1. 奇遇小说
  2. 修炼小说
  3. 强者小说
  4. 战斗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