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文书帮 > 小说库 > 武侠 >霸世唐门

更新时间:2019-07-27 09:26:23

霸世唐门 连载中

霸世唐门

来源:奇热联盟作者:轻扬蝎子分类:武侠主角:马如龙,唐门

《霸世唐门》的主要情节丝丝入扣,小说作者轻扬蝎子讲了这样一个故事:蜀中唐门,以暗器和用毒名著天下。数十年前,江湖纷乱,群雄逐鹿,三个最杰出的年轻高手将唐门声威推到极致,致使唐门一度问鼎武林霸主之位,天有不测风云,唐门最后功败垂成,只得退守巴蜀一隅。数十年后,一个名叫唐晨的少年自巴蜀走出,声名鹊起,唐门将称霸武林的理想强加在他身上……展开

《霸世唐门》精彩章节试读:

江湖曰:修罗刀,离魂剑。

如果世间有什么可以敌得过这两样,那一定是蜀中唐门的暗器和毒。

快刀马如龙这辈子犯的最大的错误——也是最后一个错误——就是不该仗着自己刀快,就假称自己是修罗刀主。

——虽然马如龙的刀快,但是修罗刀主的刀已经不能用快来形容,因为你根本没有机会看到那把刀出鞘。

马如龙假冒修罗刀主也便算了,但是他却不该招惹唐门的人。若是招惹唐门中其他人也还算了,他招惹的偏偏是唐门玄天阁的唐白馨。

……

巴蜀之地,距离唐门势力范围还有百余里。

春香楼。

他的刀握在手上,看似拔刀又入鞘,只一个动作,春香楼外那挂着的旗幡便被拦腰砍断。

快刀马如龙,果然名不虚传,他假冒修罗刀主,确实有些资本。

不过,他的刀再快,却敌不住唐白馨的嫣然一笑!

马如龙还在垂涎于唐白馨的美艳,但是他的眼神就在这种猥琐的神态下永久地定格、沉淀,或者带着一种眼见猎物到口,却反成了人为刀俎、他为鱼肉的怅然与无奈。

唐白馨玉腕轻舒,把一锭足有二十两的银子放在桌上。然后,她朱唇轻启,嘴角透着波澜不惊的氤氲之气。

“公子,你醉了。”

转身,离去。

……

残阳落去,娥眉新升。这一天,农历七月初三。

唐门,外门,玄天阁外。

玄天阁是外门三玄之一。

三玄之地,唐门外门中三个可怕的机构,分别是:玄天阁、玄地阁、玄冰阁。

凡是唐门中无法通过正当途径解决的事情,便全在这里解决。

玄天阁和玄地阁的任务主要是暗杀。

而玄冰阁则是解决唐门不肖弟子,以及羁押与处理敌对势力重要人犯之所在。

没有人知道里面有多么可怕。

也没有人想知道。

唐门立世以来,只有一个活着从这里走出来的人,却完全是一副痴痴傻傻的样子。——便算活,却不如死。

今天负责外门巡视的是唐晨——唯一一个在唐门中佩剑的人。

此时唐晨正拿着他那把剑,手拎药篮,注视着远处那抹还未逝去的斜阳,目光有些忧郁。

——唉,离那个日子越来越近了。

无力地轻叹,然后回归平静,嘴角依旧是笑意,双唇轻扬间,有些邪肆,有些魅惑,一如夏末那一轮弯月。

“晨哥!”

唐白馨每次与唐晨打招呼,只此二字。

“馨妹!”

同样也是两个字。

——也许,随着那个日子的临近,便算这两个字,对他来说也是奢侈。

唐晨本不姓唐,唐白馨亦然,他们都是被赐了唐姓的孤儿。

从他在襁褓时被捡回唐门,唐门就是他的家,就是他的一切。他不知道父母是谁,现在也不想知道!——既然生我,却为何又将我弃于荒野?

但是,除了捡他回来的唐蓝太爷,在这里,他没有亲人。

虽然在别人看来,因为他在这一辈被赐姓弟子中排行第三,外门弟子要喊他一声三少爷,但外门终是外门,在唐门内门眼里,他们这些外门弟子,只不过是因为唐门的施舍才有一口饭吃,或者他们只是唐门豢养的鹰犬。

直到遇到了白馨,他才有了一个妹妹。因为是女孩子,所以白馨一入唐门,就被唐姥姥养在玄天阁。

那年他十岁,她八岁。

唐晨正自望着馨妹的背影出神,却被几个讥讽之声打断。

“唐晨啊,你就死心吧!”

“就是,一个外门有什么资格?”

“也不看看自己的身份。过了这个月,中秋大会之后,怕是你的馨妹就成为唐门少夫人了吧。”

轻蔑、嘲笑、讥讽,每个字都如一把刀,扎痛唐晨的心。

但,这些人说得没错,下个月唐门的中秋大会,馨妹也许就要成为唐门家主嫡长子唐云的新娘了。因为,今年中秋大会拔得头筹者,据说家主会将唐白馨作为彩头许配给那个人。

——中秋大会,每年中秋唐门年轻弟子的比武大会,考查唐门诸弟子的能力,不管是内门还是外门,都可参加。

所有年轻弟子刚听闻这个消息时,心中都异常激动,因为,唐白馨的美,天下少有。

但是那份激动很快就冷却,大家都心知肚明,这个彩头其实是专为唐云而设,或许只有与唐白馨关系亲近的唐晨会去拼死一争,而且,这一辈弟子中,唯有唐晨的实力,是大家完全不了解的。

但是,即使唐晨有不俗的实力,那一仗,也只能败,不能胜。败,他还可留在唐门;若胜,依现在唐门家主的秉性,日后等着唐晨的去处怕是只有一个——玄冰阁。

可现在还没到那天,这些人便竟如此小人嘴脸起来!唐晨受不得这般奚落,将剑一指,喝道:“你们住口!”

只简单的四个字,却包含着无尽的愤怒,还有恨那命运的不公!

只是那些人并不惧怕唐晨这突如其来的怒火,因为唐晨虽然从来剑不离手,但几乎从未有人见过他拔剑出鞘,估计,那就只是一个摆设罢了。

而除了剑,作为外门弟子,仅凭暗器功夫,唐晨现在根本不可能斗过这些人中的任何一个,更不要说现在是一群人在他面前。

“哈哈哈,整天拿着一把破剑装清高,觉得很拉风是吗?有种你就拔剑出来砍我试试!你来砍我啊,来啊!”一个叫做唐新的内门弟子,并没有注意到唐晨的眼神,正自在那里不识趣地叫嚣着。

“哼,教训你这种人渣,还用拔剑出鞘?”唐晨眼里现出不屑之色,然后他手腕一翻,化拳成掌,力道一推,手中剑便以离弦之势,正中了唐新左肩。

这一招,既不是外门功夫,亦非内门的功夫,唐晨用发暗器三环弩的手法,将剑身射了出去,同时夹杂了点穴的招式。

出于本能反应,唐新右手高抬,想要格开那剑,却一下子穴道受制不能动弹,刚才还自叫嚣的他,此时竟自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简直像极了画中那可爱的阿福,甚是滑稽。

那些人眼见唐晨竟敢出手伤人,却也傻了,接着纷纷作鸟兽散。

唐晨轻轻走到唐新面前:“放心,一个时辰后穴道自解。”然后冷漠地离开。

当然他也没有忘记提醒唐新:“千万别试着冲关解穴,你知道,对于炼毒之人,那意味着什么。”他一边说,一边提了药篮奔炼药窟走去,抽空给炼药师去送飞燕草。

每天负责采集药草,也是唐晨分内之事。在唐门历来如此,外门之人负责上山采药,内门弟子坐享其成。

一边走着,唐晨的心里还在想着,白馨今天到底是去完成什么样的任务呢?因为,没有哪次任务是要玄天阁白馨、红袖二人联手的,而唐晨此番看得真切,自白馨离了玄天阁,红袖便一直在暗中跟随。

“看来,此番的任务必不简单。”唐晨如是想。

……

这边唐晨正自胡乱猜测着,而唐白馨早已经进了玄天阁。

“报姥姥,马如龙已死。”

“嗯,很好。下面的事情如何做可知晓了?”

“是!一切全在姥姥计划之中。”

“希望如此。红袖,明日你且在江湖上放出风去,说修罗刀主已死。”姥姥说完,便悄然消失于帘幕之后,一如不曾出现一般。

红袖领命称是,同时瞥了一眼白馨,道:“姐姐,这个,我想该还你了。”

言罢,红袖丢给白馨一锭银子。

“红袖,你!”白馨怎么也想不到,红袖会如此做。

没错,那锭银子,是白馨身上的银子,但仔细看过,却分明是被红袖调包过的。作为唐白馨这样的人,不可能犯如此低级的错误,她怎么会把印有唐门标记的银两留于现场?

“我怎么样啊?总之现在姥姥已经不信任你了,哈哈哈。”

“是吗?”白馨只冷漠地回敬了两个字,玉手抚弄着手腕上的紫玉手镯,淡淡垂下眼帘。有着愁态的她似乎更加美丽,那种异于常人的妩媚,像盛开的曼陀罗花,放肆而又妖娆。

然后,她转身,翩然而去,只留下淡淡的兰花香。

望着白馨离开,红袖眼神愤恨,咬着银牙狠声道:“唐白馨,凭什么你就一直比我强?大少爷要娶的人是我,是我!”

……

猜你喜欢

  1. 玄幻小说
  2. 武林小说
  3. 未来小说
  4. 虐情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