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文书帮 > 小说库 > 恐怖 >灵凤舞天下

更新时间:2019-08-07 11:38:56

灵凤舞天下 已完结

灵凤舞天下

来源:奇热联盟作者:寒窗飞白雪分类:恐怖主角:魔君,莫恨炎

寒窗飞白雪携带《灵凤舞天下》拜访各位读者,喜欢作死的朋友们赶紧来试毒:苏浅,本是将军府中庶出的三小姐,过着像常人一般平淡的生活,奈何有一日一只名叫莫疏离的千年玄狐闯入了她的世界,在这只玄狐的告知下,苏浅才是知道自己的心中竟然住着只风华绝代的九天玄凤——百里浅曦.展开

《灵凤舞天下》精彩章节试读:

天地初开,世存三君。神君,水界淼,睥睨天下,莫敢不从;人君,景渊源,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三界之事,皆可推算;魔君,莫恨炎,鬼才当道,嗜血如命。可是却有一物不在这三界之中,超越六道之外,这一物便是凤凰,只可惜这凤凰一物世间罕有,又有多少人可以遇见?“景渊源,你给小爷我说清楚,凭什么我要去侍奉这样的一个主人,我疏离好说也是数一数二的魔兽,为什么你偏偏让我跟这样的一个凡人,还是个弱女子。”小狐狸疏离龇牙咧嘴,只差把景渊源活吞了。可是景渊源依旧不紧不慢地说道,“总有一日你会感谢我今日为你指明的道路的。”“哼,我还感谢你,我倒要看看是怎样的人物配得上我这修炼千年的狐仙?”说完这句话,疏离便撒腿而跑,景渊源本想叫住他,却是无奈地摇了摇头。这疏离的性子还是这般随性,也不知道算出应将跟随这样的一个女子究竟是福还是祸?【注:魔兽成年后便要去景渊源那掐算自己的主人是谁,而后认主,如果不认主的话便只有杀主,杀主会被囚禁在地狱一百年,之后再重新认主。算来这疏离的性子清冷的很,已是换了四个主人,而这第五个主人更是看似柔弱的女子。】疏离狂奔的方向是他第五任主人——苏浅的住所,苏浅是苏威大将军的小女儿,因其母身份地位低微,所以苏浅在家中基本上是小姐的名,做下人的事。故当疏离来到大院的时候,看到苏浅正在穿着下人的衣服在扫着落叶,簌簌的声音听上去有些凄凉,但她脸上的表情却是那样怡然自得,甚至还带着淡淡的微笑。疏离愣在当地,他竟然在她的眼中看到了幸福,是切切实实,不带任何做作的幸福。正在诧异之时,却听得苏浅的一声浅呼。“天,这只白狐真美。”话音未落,一只手已抚摸到了它的身上,疏离不由得满脸黑线,刚在景老头那受了刺激,一路跑过来竟是连隐身都忘记了,就这样以本尊的身份出现在苏浅的面前,虽是对她的抚摸并不反感,但依旧往后退了一步,躲开了那手,要知道白狐可不是什么小猫小狗,人家在骨子里可是很清高的,不是有一句话叫什么可远观而不可亵玩,说的就是我疏离。一边说,一边往后退了一步,还白了苏浅一眼,虽然是个美人胚子,可是要是我疏离幻化成女子,又怎会逊她一分一毫,习武多年又如何,怕是连我的一招一式都奈何不了,还有呀,她那是什么什么身份,不尴不尬的。想到这里疏离无比怀念自己的上任主人,虽说那荆山大师也是一届凡人,但是人家却是有慧根的得到高僧,死后是必须要飞仙的,可是自己当时年幼无知,加上这老头整日要自己陪他吃素,要知道狐狸可是无肉不欢的,于是某狐便很高兴地帮他飞仙,现在想想冲动真是魔鬼,荆山大师再不济也是有慧根的,哪像这苏浅……正在小狐狸天人交战的时候,苏浅已是将它抱在了怀中,轻轻抚摸那纯白色的皮毛,疏离本想挣扎,奈何那如水般手的抚摸是那样惬意,让它心生眷念,于是便也难得乖巧了一次。直到一个粗暴的女高音打破了这幅画面的和谐,疏离冷冷地看了一眼肇事者,顿时心生厌倦,好好的一张脸,干什么抹上三斤面粉在脸上,难道不知道这世上最真最美最好的容颜是素颜么?“苏浅,你愣在这里干什么?没看到这一地落叶的么,你也不收拾收拾。”突然大抵是看到苏浅怀中的白狐,也是摸了一下,“哟,这是哪来的狐狸,毛色可真好,只是不知拿来做狐皮大衣如何?”当那咸猪蹄落在疏离的肩上时,它无比庆幸自己现在是一只白狐,有着强大的胃,要是幻化成人形,肯定中饭都吐出来了,听到这厮赞美自己的皮毛,本想夸上两句,说她眼光不错的,却听来人说要将自己的皮毛做成大衣,当时就火了,却是不好发怒,要知道若是对凡人使用法术的话,是要三天不能用法术的。苏浅一听这话,倒是真急了,连忙把白狐抱紧,“莫姐姐,我不许你动它。”虽是这样简单的一句话,却是彻底将某人的火点燃,“苏浅,你是要造反么?”说着竟抽出一根皮鞭,朝苏浅打去,苏浅却是不躲,抱着小狐狸倔强地挨了几鞭。疏离先是一愣,后开始佩服苏浅的勇气,看那鞭子依旧打在苏浅柔弱的身上,疏离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出手就出手,又不是没凡人下过手。于是念动法术,皮鞭没有打在苏浅的身上,却是打到了那女人的身上,苏莫没好气地又打了一下,可依然这般,似乎是中邪了一样,于是生气道,“苏浅,你太不识抬举了,竟运功反抗,来人,把她给我压进柴房,反省三天,不准任何人探视。柴房内,苏浅缓缓地放下手中的白狐,坐在柴草上似乎在思考什么,刚才明明就没有用上任何功力抵抗,可皮鞭为什么会伤到莫姐姐?难道……疏离很是不满地翻了个白眼,往苏浅身上蹭,要知道白狐是有洁癖的,这柴房也不知道多少年没有打扫了。可苏浅却是不理,依旧石化中,疏离便只得懒懒地伸了个腰,选了个合适的位置安静地躺下。突然疏离警惕地站起朝门外吼了两声,“有人入侵,但不像是坏人。”随着门“吱”一声打开,一个约莫二十岁的青年推门而入,对着苏浅淡淡一笑,两个小酒窝便在那张斯文的脸上绽放开去。“子期哥,你怎么来了?”苏浅一脸疑惑地望着来人,而某狐狸则是毫不客气地开始推算来人的身份,“王子期,男,二十岁,苏府账房,家境殷实,家世清白”。王子期并不理会某狐狸探究的眼神,自顾自地从宽大的袖中拿出一个包好的包裹,打开,是两个馒头和一个鸡腿,“浅儿,饿了吧,这些先将就下,我明天再来看你。”然后便起身离开。看着王子期离开的背影,苏浅淡淡地吐了口气,子期哥哥,不是我眼拙看不出你对我的好,实在是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却看见小白狐正在很高兴地同鸡腿较劲,也只是淡淡一笑,拿起一个馒头吃了起来。苏浅也不气恼,只是淡淡一笑,若是自己也如它般这样单纯那该多好呀,只是……鸡腿就这样被疏离三下五除二吃完,它才想起自己吃了苏浅的晚饭,不好意思笑笑,本想道歉,却转念一想,自己几十年没有闻过肉香了,而今虽抢了主人的食,但是还是情有可原的,却没有发现,自己在潜意识里承认了苏浅主人的身份。啃完鸡腿后的小狐狸又满嘴是油的在苏浅的怀里蹭了蹭,苏浅没好气地摇了摇头,真不知道这小东西是不是故意的,不过还好身上穿的是下人的粗布衣服,沾上点油倒是无碍。疏离枕在苏浅的腿上,闻着淡淡的女儿香,倒是睡得很好,而苏浅则是颇有心事望着天外并不明朗的月亮。今天的鞭子不听使唤是又有神人相助么?说来这些神仙是不是很闲,连这点芝麻绿豆大的事情也要过问。不知道是不是某狐狸感受到了苏浅的抱怨,突然打了一个喷嚏,就在这睡眼朦胧中,它隐约看到了苏浅刘海下的印记,不由得尖叫出了声,天,那是凤凰印记。小狐狸的尖叫声把苏浅拉回了现实,她愣愣地望着疏离从自己的怀中挣出,一路狂奔,朝景渊源处跑去。

猜你喜欢

  1. 玄幻小说
  2. 奇遇小说
  3. 婚恋小说
  4. 女强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