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文书帮 > 小说库 > 穿越 >王妃许三贪

更新时间:2019-09-04 10:58:27

王妃许三贪 已完结

王妃许三贪

来源:掌中云阅读作者:宸月分类:穿越主角:许桑棠慕瑾之

《王妃许三贪》写的真好,奇思妙想,惟妙惟肖,宸月祝大家生活愉快,快来看看许桑棠慕瑾之到底怎么样了:谁是大昭国名号最响的女人? 是三岁成诗七岁成章十五岁PK掉所有男人成为第一位女状元的司马皇后?错! 是纵横十三省九百八十一家青楼的花魁雪姬?更错! 是江湖人称许三贪的许桑棠,贪财贪色贪生怕死,千挑万选选了个有钱有貌的夫君,谁知过门才知对方不仅身体残疾还性情暴虐,有事没事杀个人玩玩,本姑娘要和离! "和离?行!"刚拧断两人脖子的美貌夫君笑得温柔可亲。展开

《王妃许三贪》精彩章节试读:

“女儿啊,是爹的错,爹不该学别人去赌石,把家产全赌光不说,还欠了别人三十万两,爹也是被人骗了,爹该死,爹混蛋,爹活着连累你们姐弟,不如死了干脆……”

“桑棠,你看在这些年后娘待你还算尽心尽力的份上,可怜可怜你弟弟还小,拿钱出来救救你爹,那人说了,三天不还钱,就打断你爹的腿,还要把我卖到那见不得人的地方去……”

“许老爷,实在抱歉,文家公子病了,文老爷怕耽误你家姑娘,托我这个媒婆来退亲,之前送的聘礼,就算给许家的赔礼,文家不要了……”

许桑棠站在京城最大的同和钱庄门前,烈日炎炎,晒得她发晕,脑子里不停回响着爹爹,后娘和媒婆的声音,踟蹰半晌,还是无奈的跨过门槛。

“是许姑娘啊,存钱还是取钱?”

胖得跟个弥勒佛似的的何掌柜拨着算盘珠子,头也不抬,大概是听说了许老爷赌石败光家产的事,态度不复往日的殷勤,连对许桑棠的称呼也从‘许大小姐’变成‘许姑娘’。

也是,连未婚夫文远都能及时因‘病’退婚,何况别人?

对于婚事告吹,许桑棠看得比较开。

五年前,事业蒸蒸日上春风得意的她,被一个从天而降的酒瓶砸中脑袋后,莫名其妙穿越到这个架空朝代,三十岁的桑昙变成十五岁的许桑棠,两世为人,她不改做人的初衷,贪财贪色贪生怕死,江湖人送外号许三贪,唯独不贪情。

“取钱,三十万两。”

这是许桑棠这五年起早贪黑开酒楼赚到的所有存款,真是辛辛苦苦四五年,一朝回到解放前。

何掌柜一听,微弯的腰杆立马挺直,鼻孔朝到天上去,圆润的脸上肥肉随着他说话一抖一抖,“许姑娘,我们同和钱庄虽是大昭国最大的钱庄,可一时之间哪来三十万两?不如等我们备齐了银两,你再来取?”

这摆明是推托之词,许桑棠扫了何掌柜一眼,也不多说,变戏法般从身后拿出一个铜锣,走到门口铛铛铛敲了几下,引来不少看热闹的人群,许桑棠回头朝何掌柜露出怪异的笑容,森白的牙齿在阳光下闪着光,闪得何掌柜大热天的直冒冷汗。

“大家快来啊!不好了!钱庄要倒了!东家赌钱输光家产,要逃跑了,大家存了银子的赶紧取啊!过了今天,明天连掌柜的也要跑了……”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钱庄的柜台很快挤满了取钱的客人,吵得跟菜市场似的,何掌柜一个头两个大,赶紧求饶,“我的姑奶奶,求您嘴下留情。”

“有银两了?”

“有有有!”

何掌柜连连点头,抹了把汗,指着挤得柜台水泄不通的客人,讨好道,“许大小姐,你看这……”

许桑棠瞥了他一眼,大声道,“何掌柜,我说的是永和钱庄,听说他们的东家输了很多钱,要被人打断腿……”

“许三贪,你消息可真不灵,永和钱庄早倒了,东家被打断腿都半年了,你现在才知道?我看你一心钻进钱眼里,连自己姓什么都不知道了。”

一个黑脸汉子高声道,客人们哄堂大笑,知道同和钱庄不会倒,很快散去。

何掌柜松了口气,谄媚笑道,“许大小姐,您是精明人,我也不敢瞒您,钱庄现在的确没有三十万两现银。”

许桑棠似笑非笑的看了他一眼,何掌柜只觉得这一眼,仿佛可以看透人心,看得他两腿发软,只得硬着头皮道,“许大小姐,实话告诉您,我们同和钱庄这么大个钱庄,每天怎么也得备个三五十万的银两,往常也没什么客人需要大笔银两,可以说这么笔银子就是个摆设,可今儿奇怪的是,半个时辰前,来了个神秘的客人,一口气取走了所有银两,许大小姐,您要不等几天?等我们从京城附近城镇的钱庄调银两过来?”

“需要几天?”

“现在马上派人出发,大概三天。”

见何掌柜的确为难的样子,许桑棠刚想答应,这时门口来了一匹快马,来人跳下马来,快步走入钱庄,在何掌柜耳边耳语了几句,只见何掌柜的脸色越来越难看。

“此事事关重大,我立即禀告东家。”

何掌柜说着,朝许桑棠勉强笑了笑,“许小姐,帮不上您的忙了,附近城镇,同和钱庄的库存银两全被一个神秘客人取空,此事摆明是冲着我们同和钱庄来,我得赶紧去和东家商议对策。”

说罢,顾不得许桑棠,转身往内堂走去。

许桑棠望着他急匆匆的背影,心内苦笑,来者不善,只不过不是针对同和钱庄,是针对许家!

揉了揉隐隐作痛的太阳穴,许桑棠打起精神,朝街尾的牙行,也就是中介所走去。

同和钱庄的后院,清幽雅致,流水潺潺,一座八角石亭立于水边,一名白衣男子端坐在亭子里弹琴,白衣飘飘,恍如谪仙,琴声悠扬,淙淙悦耳。

何掌柜肥胖的身影快速走进亭子里,仿若未见地上那两具被人折断脖子的女子尸体,垂手而立,“公子,事情办妥了。”

“她不曾起疑?”

琴声悠悠,他背对着何掌柜,微风吹起三千青丝,在那雪白的衣上晕染出大片墨黑。

“不曾。”

何掌柜恭敬道,把刚才的事详细说了一遍,待说到许桑棠敲锣大嚷引来客人围堵钱庄那一段时,耳边悠扬的琴声突兀的错了一个音,原以为事事要求完美的公子会勃然大怒,却见那雪白的背影纹丝不动,琴声依旧。

一曲终了,何掌柜忙将白玉盘里的雪白素巾递了过去,耳边似乎传来公子的低声浅笑,不由得诧异望去,却见公子微微侧着脸,擦拭手指的动作优雅中透着漫不经心,唇角微微上扬,果真在笑,不由得有些恍惚。

“她倒是有趣。”

阳光在他的脸上跳跃,他本就生得清隽无俦,如一块旷世的无暇美玉,只是脸色终日郁郁,今日这一笑,那张脸上的阴霾一扫而空,顿时变得神采飞扬,风华乍现,如无暇美玉揭开了蒙尘布,露出了该有的绝世光华,让人瞬间被夺去心神。

猜你喜欢

  1. 穿越小说
  2. 王妃小说
  3. 古言小说
  4. 轻松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