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文书帮 > 小说库 > 恐怖 >狐作妃为:冒牌王妃复仇记

更新时间:2019-10-12 11:39:16

狐作妃为:冒牌王妃复仇记 已完结

狐作妃为:冒牌王妃复仇记

来源:奇热联盟作者:天宝分类:恐怖主角:程大富,程福

天宝携带《狐作妃为:冒牌王妃复仇记》拜访各位读者,喜欢作死的朋友们赶紧来试毒:六月,正是炎热的季节。日头火辣辣的挂在半空,青石板被烤的滚烫,一阵风吹过,带着腻人的暖流,但这些都没有阻止大家前来观看行刑。是的,行刑!压着囚犯的车队缓缓而来,众人嚷着,叫着,都伸长了脖子看着。只见囚车内那人锦衣玉带,头戴紫金冠,面如冠玉,真是难得一见的美男子,只是面色苍白如纸,双眼空洞,不住的,小声的喃喃着,“我是冤枉的,我是冤枉的……”展开

《狐作妃为:冒牌王妃复仇记》精彩章节试读:

最近京里的程家可谓是喜事连连,先是太后召见,再是升官,赐婚,这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的突然,荣华富贵从天而降,这让程家出尽了风头!

程大富忙里忙外,今日户部尚书宴请,明日应天府拜请,真真忙的的两脚不沾家门。这不刚坐下没多久,管家程福便跑进来,道:老爷,轩王爷请您过府一叙!

程大富端起夫人惠娘递过来的凉茶匆匆抿了一口,起身一边朝着外面走去,一面道:管好祥儿,大婚的日子看着就近了!哦,对了,还有皓儿,让他好好复习功课,等我有空了说着话,人早没影了。

惠娘叹了口气,痴痴的望着门外,你在外面应酬的时间都不够,哪有时间过问皓儿的功课?

夫人,要不我陪你去花园走走?说话的是伺候惠娘的丫鬟小桃,一进京便跟着惠娘了。此时见惠娘神情郁郁,便劝解道。

惠娘笑着摇头,不了,我去看看祥儿大婚的东西备妥了没有!

小桃叹了一口气,夫人,早就备好了!您一天检查三次,哪还有遗漏的呢!自从下了圣旨,小桃便跟着惠娘筹备大婚的东西,自是知道的一清二楚。

哦,都备齐了啊,那我去祥儿房里看看!小桃忙上前扶住惠娘朝着程祥的房里走去。

推门进去,只见房里摆设整齐,却是空无一人,惠娘不禁皱眉,这祥儿又跑哪里去了?

距离大婚还有不到十日,程祥觉得自己娶了公主以后便不能像以前一样过逍遥日子了,他觉得郁闷极了,所以决定在大婚之前一定要快活个够!这日,他便约了一帮子朋友去艳春楼。

艳春楼是京城最大最有名的青楼,那里的姑娘个个国色天香,能歌善舞,既温柔又懂得男人的心思。程祥是那里的常客,想到以后就不能见到自己的心肝宝贝,他便一阵失落,喝酒也少了几分兴致。

兄弟,今日兴致不高啊?说话的是户部侍郎的独子张铭,两人是在艳春楼认识的,张铭还介绍了丞相之子李胜与他认识,时日一长,三人便成了'生死之交'的好兄弟!

是啊,这都要做驸马了,还有什么事可烦心的?这以后我们见了你都还要尊称一声驸马爷呢!李胜起身将程祥的杯子斟满酒,笑道。

你知道什么啊,这公主一进门,以后想出门都难啊!程祥一饮而尽道。

不会吧,我听说那公主姿色平平,难道以兄弟你的品味,就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了?张铭说这话时,斜眼望了一眼程祥,意有所指。

程祥大叫道,笑话!怎么可能?说完又蔫了声音,可人家毕竟是公主,要是告到皇上那里,那还不是砍头的罪?

李胜笑着揽过程祥低语道:你还真是老实,闺房中的事她怎么好意思告密,再说她自己如果国色天香的话你还能外出招蜂引蝶么,不想让你娶妾的话,她就只能打掉牙往肚子里咽,等到那时,兄弟你还不是照样自由?听兄弟的准没错!

那公主李胜是见过的,本来皇帝是想将公主指给自己的,可是轩王极力推荐程家,皇帝便将公主许给了程祥。那公主相貌平常,要不是皇家的金枝玉叶想要嫁个好人家都成问题,可是人家偏偏是皇女,再不喜欢,也得做出一副受宠若惊的样子接受。好在公主许给了程祥,要不然也是自己的一块心病啊!李胜想着便眉开眼笑的,又是给程祥倒酒,又是给出主意的。

一席话说得程祥眉开眼笑,无比受用,一拍桌子,好兄弟,有你这几句话,我就舒心了!今儿个就让艳娘伺候你吧!

李胜真是受宠若惊了,拉住程祥,道:不能反悔!

程祥笑道:女人而已嘛,你要是喜欢娶进门当妾也未尝不可!

张铭道:程大哥果然义气!我听说那艳娘至今也就服侍过大哥一人,大哥当真舍得?那艳娘虽然人在青楼,但他们几个都很清楚那艳娘如今除了程祥,并没有其他人碰过,见惯了庸脂俗粉,能够玩一玩贞洁烈女,倒是一大乐事!怕只怕这程祥只是嘴上说说而已,所以他要确定一下!

程祥踉踉跄跄站起身子,牵起张铭的手,指指自己再指指李胜,口齿不清道:兄,兄弟,如手足,女,女人如衣裤

你醉了张铭扶着程祥坐下,程祥又歪歪扭扭站起来,打了两个酒嗝,道:两,两位,兄弟尽兴,哥哥我先行一步

李胜拦住道:你要去哪?

程祥歪嘴一笑,拍拍李胜的肩头,再,再几天就大婚了,让人,让人看见,不,不好,不好说着便歪歪扭扭的走出了厢房。

两人也不拦着,叫进了老鸨领了几个姑娘伺候着。

程祥跌跌撞撞出了艳春楼,上了轿子就朝家里赶去。走了约莫一盏茶的功夫,只听咚的一声,轿子便落在了地上,将程祥吓得半死,掀起轿帘便破口大骂。

死奴才,活腻了是不程祥半睁着眼睛,身子歪歪斜斜的靠在轿子上,有气无力的指着眼前蒙着面纱的女子,嘻嘻笑着,小,小仙女,你,从哪里来,的呀,跟大爷回府,让大爷,大爷好好疼你,咯——

阿离望着一脸淫秽的程祥,又望了一眼愣在原地的轿夫,笑盈盈的上前扶住程祥,顺势往他怀里一滚,撒娇道:人家的脚累了,走不动

程祥赶紧爬起来,整个人都偎在了阿离身上,不住的嗅着,真香啊

少爷,少爷!轿夫眼见着围观的人越来越多,急的是满头大汗,这要是让老爷知道了,自己可是吃不了兜着走!也顾不得程祥,便上前将阿离从程祥怀里拉出来,喝骂道:哪里来的小婊子,居然敢向我们家少爷投怀送抱!

阿离被推开,东倒西歪的程祥便被几个轿夫塞进轿子里急匆匆抬走了。周围的人开始指指点点,阿离暗暗握了握手里的玉佩,也离开了。

艳娘望着铜镜中俏丽的容颜,缓缓拿起红纸放在唇间轻轻一抿,浅浅的笑着,她在等程祥,那个说要照顾自己一生一世的男人!虽然再过不到半个月他便要与当今的公主大婚,但这也牵绊不住自己要与他在一起的决心!她已经决定了,她可以不要名分,可以不离开艳春楼,只要可以跟他在一起,这一切自己都可以不计较的。她不想他痛苦的挣扎,不想他为难

你爱那个人吗?房内突然有人说话,冷冰冰的,吓了艳娘一跳,她回头只见屋内不知何时站了一名蒙面的女子,急声道:你是谁,怎么进来的?

你爱那个人吗?那女子并不理会艳娘,继续问道。艳娘起身,四下一望,有些恼怒,你出去!

你,你想干什么?艳娘不可思议的看着那蒙面的女子瞬间来到自己跟前,不由的往后一退,惊叫道。

你爱那个人吗?

艳娘瞳孔蓦地收紧,你说什么,我不明白!那女子一把抓住艳娘的手,举起手中的玉佩,艳娘伸手便想抓,那女子却是将手往后一收,那个人值得你托付吗?

这是祥哥的玉佩!艳娘又是一抓,仍然落空。你想保护他?那女子将玉佩送到艳娘面前。艳娘没有想到她会如此做,小心翼翼接过玉佩收好,这才道:你怎么会有祥哥的玉佩?

他爱你也像你爱他一样么?那女子眼神开始迷离,远远的望着窗外。艳娘忍不住又问,你到底是谁,想要干什么?

我是阿离!转过头来将艳娘望着,来的目的便是要你看清你所爱的人的真实面目!

阿离?我不认识你,更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艳娘疑惑的望着阿离,祥哥是什么样的人我知道,你不用在这里离间我们的感情!

呵呵,是么?如果他真的爱你又怎么会娶公主!

他是迫不得已,那是皇上的旨意!艳娘迫不及待的为程祥开脱,他说过一辈子就爱我一个人的!

阿离望着艳娘俏丽的容颜,坚定的眼神,不觉好笑,摇头道:这样的话你也信?那你知不知道他已经将你让给他的好兄弟李胜了?李胜艳娘是认识的,那日自己挑选入幕之宾,他也在其中。

什么?艳娘睁大眼睛,这,怎么可能?你不要胡说!

怎么不可能,平时这个时候他一定会在你房内不是吗?可是今天他来了艳春楼,却没来你的房里!阿离好笑的看着这个为情迷惑的小女人,她眼里充满了恐惧,疑惑,不相信,你,你怎么知道这些?

我一直跟着你,当然知道了!阿离轻描淡写道。

艳娘一把抓住阿离,不可置信的问道:一直跟着我?什么意思,你怎么会一直跟着我?

是啊,你如何进的艳春楼,如何受折磨,又是如何屈服,还有程祥如何俘获你的芳心,我都知道的一清二楚!甚至你们的床头私语阿离依然微笑着,说的风轻云淡,艳娘望着她那双清灵的双眸,不住的摇着头,想着自己与程祥的闺房之乐她都知道的一清二楚,又是恐惧,又是羞愧!涨红了脸,道:你,你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口。

虽然艳娘身在青楼,但是除了程祥外,她并没有与其他男子有肌肤之亲,仍然保持着一份单纯,她相信程祥不为自己赎身是有不得已的苦衷;娶公主是为了他们全家人的性命;将自己仍然安置在艳春楼是为了保护自己

你别傻了,他不为你赎身是因为他从来就没有想过要救你出这个火坑;他娶公主是为了荣华富贵,跟他们家人一丁点关系也没有;他说怕公主找你保护你更是瞎话,他只是怕你胡乱说话,影响了他的名声!你这个傻女人还真的相信他说的话么?

你,你怎么知道我心里在想什么?艳娘瞪大眼睛,忽的上前抓住阿离的胳膊猛摇,是谁要你说这些的,我不想听,也不想知道

这是不争的事实,男人都靠不住的,其实你心里早就有所察觉了吧,只是不想承认罢了!阿离说着便拉住艳娘的手,艳娘,不要活在幻想中了,那个男人不值得你如此!

艳娘早已迷了双眼,呆呆的望着阿离,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为什么要打碎我的幻想,打破我的希望,没有了他,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大吼一声,拔下头上的簪子便朝着脖子刺去,阿离眼疾手快一把抓住艳娘,厉声道:为了这么一个男人你竟然想死!难道你的命就如此低贱吗?

是,我只是一个弱女子,沦落到青楼我还有什么希望?是他,他包了我的初夜却没有勉强我,这些日子他对我关怀备至,难道都是假的么?那些山盟海誓,甜言蜜语就是我每天活下去的动力,他说什么我都相信,他不来我可以找到千千万万个理由,你为什么要来告诉我这些!我唯一的希望就是程祥,如今连这唯一的希望都没有了,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一席话说得阿离震惊了,自己不想看她被蒙蔽,好心告诉她真相,难道这也错了吗?

好!阿离将艳娘甩开,那块玉佩是程祥大婚要送给公主的结亲信物,有了这块玉佩,只要你开口程祥不敢不娶你,你自己看着办吧!说完便消失在房内。

你不要走——艳娘猛的叫道,一直站在一旁的丫头红儿吓了一跳,赶紧上前问道:姑娘,你怎么了?

艳娘看着镜中的自己,眼角还挂着泪珠儿,四下一望,房内除了自己便是红儿哪里有其他人?叹了口气,大概是程祥几日未来看自己,出现幻觉了吧!伸手想要将眼泪擦干,这,这艳娘看着躺在自己手中的玉佩,惊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正在此时,就听红儿叫道:姑娘,李公子来了

艳娘猛的抬头

猜你喜欢

  1. 古言小说
  2. 幻想小说
  3. 妖精小说
  4. 古代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