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文书帮 > 小说库 > 现情 >苦情伊人

更新时间:2019-09-20 10:54:21

苦情伊人 已完结

苦情伊人

来源:掌中云阅读作者:十歇 分类:现情主角:白莺莺唐仁轩

《苦情伊人》写的真好,奇思妙想,惟妙惟肖,十歇 祝大家生活愉快,快来看看白莺莺唐仁轩到底怎么样了:很多年以后,所有人都叫我莺莺姐,那些骂我贱人的男人都跪在了我面前,那些骂我贱人的女人?呵呵……可我也始终不能忘记,高二那年,我受过的奇耻大辱…展开

《苦情伊人》精彩章节试读:

我也无所谓,每天就看着她是怎么卖酒的,再没法卖酒之前,我就是个服务员,每天负责收拾桌子。

在这里干了三个月,我发现卖酒并不是我想的那样,只是把酒卖给客人而已,更多的时候,我们这些卖酒小妹更像是陪酒的,像是芊芊,每天晚上都喝的烂醉才回宿舍。

有一天晚上小曼姐来找我聊天,就是问我适应的怎么样啊什么的,我们聊到了十二点,芊芊还没有回来,我随口说了一句,小曼姐忽然说:“那你去找找她吧。”

其实我不关心芊芊为什么还没回来,但是小曼姐的话我不敢不听,只好去找芊芊。

连开了好几个包厢的门我都没有看见芊芊,在最后的胭脂厅我听见了芊芊的声音,我推开门,整个人都愣住了。

因为芊芊已经脱光了躺在桌子上,她面前站着一个大腹便便的老板在撞她,我心里隐隐约约地明白那个老板在干嘛。

芊芊嘴里发出了又舒服又痛苦的叫声,我一时间不知道该走还是该进去了。

就在这个时候,耳边忽然传来小曼姐的声音:“你干嘛呢?”然后,她把我往前一推,我不受控制地往前走了几步。

芊芊那那个老板全都看向我,我感觉脸上热热的,整个人都十分不自在,好像自己才是那个脱光了衣服的人。

那个老板还在芊芊身体里进进出出,两个人连接的部位被我看的清清楚楚。我突然有点想吐,我已经不是那个什么都不懂的女孩了,三个月的时间,足够我了解很多东西。

我也知道芊芊每天卖酒的时候也会被那些买酒的老板摸来摸去,但我还是第一次看见这样的场面。我一直以为自己可以为了活命做任何事情,但是当我要亲身经历了,我才明白,有些事,我或许永远都做不来。

我想回宿舍,但是小曼姐已经来到我身边,好像知道我在想什么一样,紧紧地拽着我的手,不让我跑。

我低着头不敢看他们,但我还是能够感觉到有一道目光在我身上扫来扫去,让我想起一种像是没有壳的蜗牛一样的东西,一不小心摸到它能让人恶心一天。

小曼姐笑着说道:“李老板,芊芊的服务好吗?”

那个李老板没有回答,啪啪啪的声音逐渐加大了起来,芊芊也开始嗯嗯啊啊的叫。终于,芊芊尖叫一声,李老板也开始喘粗气。

他们结束了。

李老板这时候才开口说道:“满意,芊芊又懂事又会说话,弄的还那么舒服,我怎么会不满意呢。”

芊芊娇滴滴地声音传来:“讨厌,李老板你怎么那么坏啊,你弄的人家才是真舒服呢。”

我闻到一股恶心有点腥的味道,更想吐了。但小曼姐却撞了撞我:“莺莺,你怎么不说话啊?”

我死死地咬着牙,生怕自己一张嘴就吐出来,因此只摇了摇头。

李老板嘿嘿地笑了两声:“小姑娘嘛,脸皮薄,没事儿,慢慢来。”

芊芊有些不乐意了:“李老板,你是不是看上她了啊,你以前对人家都没有那么照顾呢。”

李老板就心肝儿宝贝儿地叫了起来,也不知道在芊芊耳边说了些什么,让她又高兴了起来。

这个时候小曼姐伸手掐了一下我的腰,她下了死手,感觉比以前后爹打我用的力气还大,我差点就要叫出来了。

小曼姐在我耳边说道:“乖乖听话,不要让小曼姐失望。”说完又拍了拍我的肩膀,说,“莺莺啊,去帮李老板把衣服穿好。”

李老板又嘿嘿地笑了起来,我看了一眼小曼姐,她也在看我,画着眼线的大眼睛不带丝毫感情地看着我,好像在说,如果我不按照她的话去做,她会立刻让人把我扔出去。

我是知道小曼姐的手段的,有一个卖酒的女孩子差点被强的时候打了客人一巴掌,就被小曼姐脱光了衣服赶到外面。后来那个女孩子就老老实实的了,没有人敢反抗小曼姐。

我也不敢。

李老板正看着我,目光在我胸前扫来扫去,他的裤子没有提,那个肮脏的丑陋的玩意大刺刺地露在外面。

我走过去,跪到他面前,整个人都有些木了。让人恶心的味道一直往鼻子里面钻,我把他的内裤提上去,然后又提起他的裤子,最后给他把皮带扣好。

李老板伸手摸了摸我的脸,然后他的手摸到了我的脖子,还在往下……

我终于忍不住了,站起身来往外跑去。我跑回到宿舍里,到卫生间里开始吐,一直吐一直吐,吐的什么都吐不出来了,只剩下酸水。

小曼姐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走到我身边来的,她看上去很满意的样子,伸手摸了摸我的脸道:“干的不错,从明天开始,你负责兰花厅和桃花厅。”

听见是这两个厅,我的心凉了半截,我曾经听说过,这两个厅上一个卖酒的名叫小鱼,后来有个常客看上她,她不同意,然后就失踪了。

她是怎么失踪的,谁都不清楚,但谁也都心知肚明。

但我是没胆子反抗小曼姐的,我当服务员的这三个月,是一分钱工资都没有的,我还因为打碎了一个盘子,而欠了小曼姐五百块。如果现在小曼姐把我赶出去,我一定活不下去。

小曼姐走了之后,芊芊进来了,她斜着眼从上到下地扫着我,然后哼了一声,拿了衣服去洗澡了。

第二天,我开始卖酒,兰花厅和桃花厅都是被人长期包下来的那种包厢。我负责在客人点完菜之后进去推销酒,虽然菜单上也有酒卖,但通常没有人会在上面点酒。

推销酒总是免不了被人摸或者调笑两句,还会有人灌酒。可是我最忍不了的就是被人摸,一旦有人摸我,我就会想到小时候被后爹带到赌场被人摸的事情,就算我强忍着,客人也会看出来然后不高兴。

半个月了,我只推销出去几瓶酒,赚的钱都还不够赔那五百块钱。

小曼姐不高兴了,当着众人的面说我如果下半个月还只卖这几瓶酒,就让我赔钱滚蛋。芊芊一直在冷笑,走的时候还装作不小心踩了我一下。

我能想到自己被赶出去是什么下场,小曼姐肯定不会把身份证给我的,没有钱又没有身份证,我活不下去。

我什么都可以失去,只要让我活下去。

晚上的时候我去找了小曼姐,小曼姐对我还是蛮温柔的,她掐了掐我的胸,用的力气并不大却让我很不舒服:“你这么好的条件,不用的话多浪费啊。”

然后小曼姐给了我两条裙子,让我明天选一件穿。

我选了前面只露个脖子,然后露一大片背的那条裙子,是大红色的,看见我穿这条裙子的时候,芊芊眼里是冒着火的。

我不管她,又穿上小曼姐给我的高跟鞋,往兰花厅走。小曼姐的鞋有点大了,我总感觉自己会摔倒。

兰花厅今天来了七八个客人,我有点紧张,拼命告诉自己不管怎么样一定要多卖点酒。

然后我走进去,用我跟芊芊学来的笑容打了个招呼:“老板们好,要酒吗?”

主位上坐着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他穿着银灰色的西装,鹰钩鼻,三角眼,有点漫不经心地说道:“有什么酒?”

“白酒红酒啤酒都有的,中国的外国的都有,老板们要喝茅台吗?”

主位上的男人没有说话,他旁边的一个看上去跟他差不多大的男人却开口了:“那有没有你的奶卖啊?”

我连忙害羞地说道:“老板您不要这么说,小妹只卖酒的。”

猜你喜欢

  1. 现言小说
  2. 虐恋小说
  3. 都市言情小说
  4. 复仇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