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文书帮 > 小说库 > 重生 >观灵人

更新时间:2019-10-14 11:21:59

观灵人 已完结

观灵人

来源:奇热联盟作者:孔雀东南飞分类:重生主角:张老板,观自在

张老板,观自在是《观灵人》的主角,这本书的主要内容:人有善恶,山有灵邪,庙有阴阳。
但凡大山施工,先要找观灵人堪山断庙,祭拜一番。
然而有些山可以祭拜,有的山却不能涉足……
一旦触及,厉鬼封山,阴兵索命!
经历过千难万险,却也逃不了一个因果浩荡。
阴风漫道,无常封门,这些你可曾听闻?
灵狐吞月,野猫化尸,这些你是否见过?
未曾听闻,却不代表不存在!
这是因,百年前的孽。
这是果,还不尽的债!展开

《观灵人》精彩章节试读:

九爷的职业,你或许从来没听过。

了解这行的称九爷为观灵人,不了解的,称九爷为看山的。

每当山中有巨大的工程,比如修路,开矿,懂规矩的,都要请上一位观灵人。

所谓观,东西南北,看风看气。

至于灵,山中有灵,冥冥之中,主人生死。

山中施工的时候,生灵,庙宇,都有可能影响整个工程的吉凶,甚至施工者的安全。

相信你经常听说山中施工出了这样那样的事,但你知不知道,可能正是因为触动了某种禁忌,所以发生不详?

从我记事起,就一直跟着九爷,每次接活儿,九爷都会带上我。

但是九爷却从来不教我观灵的手艺,也从来不需要我帮忙,我有时候甚至觉得,九爷对我有些冷漠。

昨天九爷接了个活儿,是一个私人承包的矿山,地势偏僻,山路崎岖,按理说这种高大而且崎岖的山最不适合开工。

虽说九爷没教过我什么东西,但我今年已经二十岁,跟着九爷也有十四年了,耳濡目染,也能看得出山势险峻,可能有些凶险。

而且这山的名字很奇怪,被称为枯邸山,因何得名,早就没人知道了。

可从始至终,九爷都没有说出这座山的凶险之处,一脸平静,如同往常一样,雇车将需要的东西拉过来。

我知道这山凶险,却没想到还没等开工,就出事儿了。

将观灵人的工具置办齐全之后,九爷就要在山中寻找死地。

死地就是指动土范围内的不详之处,避开这些地方,工程才能周全。

而这个过程中,工程的一位股东亲自带着几个工人给九爷指点施工范围,需要挖的,需要炸的,全都要详细介绍。

可没想到就在这股东滔滔不绝的时候,手指漫不经心的朝着一个方向指过去。

正要说什么的时候,突然,一阵语塞,眉头一皱,倒吸了一口凉气。

随后就是全身颤抖,两只手捂住胸口,哆哆嗦嗦的倒在了地上,脸上写满了痛苦的神情。

九爷就在这位股东的旁边,当即一把将他扶住,皱了皱眉头,然后问道:“你有心脏病,拿着药呢吗?”

之所以这么问,是因为当时这位股东表现出来的症状跟心脏病一模一样。

但是这位股东就好像着魔了一样,眼睛死死的盯着一个方向,额头上的青筋都鼓了起来,看上去无比的狰狞,一边死死的抓着自己的胸口,喉咙里还发出一阵咕噜咕噜的怪声。

我顺着这个老板眼睛盯着的方向看过去,那里空荡荡的,是一片树林子,难道是刚才看见了野兽,被吓到了?

此时已经是晚上七点多了,天有些黑了,在这种空旷的山里,看见什么东西是很正常的事儿。

马上就要准备施工,这个档口股东突然病了,可能会影响整个工程的进展,用九爷的话,可能会错过动土的吉时。

最要命的是这个股东有着绝对的指挥权,他要是不好,工程根本就没办法进行!

这一下不管是其他几个老板还是手下的工人全都乱了阵脚,这位股东病得蹊跷,看着渗人,这荒山野岭的,赶到医院至少需要七个小时,舟车劳顿,万一这位爷死在路上,整个工程可能都需要重新规划。

如此大的工程,到时候造成的损失无法估计!

想到这一点,我的心也悬了起来,三病五灾虽然不在我们的管辖范围之内,但是一旦错过了既定的时辰,很多事情都要重新筹划。

观灵人的规矩很多,什么时辰应该做什么,用什么东西,丝毫马虎不得,牵一发而动全身!

正当众人纠结的时候,九爷刚刚皱起来的眉头舒展了开来,他的眼睛朝着这位股东手指的方向看了过去。

这时候我看到,九爷的嘴角,出现了一丝诡异的笑容。

这笑容别人或许察觉不到,但是我在九爷的身边十几年了,九爷原本就并不丰富的表情,自然逃不过我的眼睛。

随后九爷不再理会这位股东,而是径直朝着股东手指的方向走了过去,我看见九爷一边走着好像一边还在嘟囔着什么,似乎是在用心的测量着什么。

我急忙跟在九爷的身后,一起朝着那个方向走了过去,突然之间,九爷深吸一口气:“此处荒芜,却安神像,白虎冲神,是为大凶,怎么会在这里安庙呢?”

话音一落,九爷从怀里拿出一个罗盘,这罗盘从我记事的时候就存在了,九爷一直随身携带,形影不离。

观灵人主要是观风水,罗盘是用来吃饭的家伙。

九爷盯着罗盘看了足足两分钟,突然之间身后有人大喊了一声:“张老板要不行了!”

九爷一听这话,轻拍了我一下:“三封,跟着我!”

在我的印象之中,这倒还是九爷头一次如此温和的跟我说话。

楚三封是我的名字,九爷的姓并不是楚,为何以楚为姓,以封为名,我也不懂,小的时候对这名字不以为然,但是越长大就越觉得,这个名字会不会有什么特殊的意义?

来不及多想,我直接跟着九爷向着前方跑去,随后眼前的场景让我微微一愣。

前方竟然真的有一座庙宇,但是庙宇已经无比的残破,残破到从外面只能隐约的辨认出这是一个庙宇的程度。

这也难怪,这座庙宇地处山中,而枯邸山位置偏僻,周围的村子很多都已经荒废了,山中的庙自然而然的年久失修。我估计山下的村民可能都不知道这座庙的存在。

其实有座庙并不稀奇,最让我感到惊讶的是九爷的本事,明明刚才还离得老远,仅凭山中的气息,就能推测出前方有庙宇。

而且听九爷的意思,这是一座凶庙!

“走,进去瞧瞧。”

这庙太残破了,而且此时天色已经有些昏暗,山中虽然有施工队带来的灯和火,但是无法掩盖山中那种诡异的气氛。

这残破的庙孤零零的落在此处,一阵风吹过,发出阵阵吱吱嘎嘎的声音,看上去更是格外的诡异。

若是我一个人的话,肯定不敢进来,但是有九爷在,我就安心多了。

九爷在前我在后,相继走入了破庙之中,而庙中的场景让我险些坐在地上。

只见一座巨大的残破的神像面前,一只骨瘦如柴的黑猫正在神像面前,两条后腿弯曲,竟然好像是跪在地上一样!

这诡异的场景让我的嘴巴微张,半晌说不出话,随后我回过头想要找九爷,但是发现这时候九爷竟然不见了……

内心瞬间被惶恐笼罩了,这黑猫太诡异,给人一种妖邪的感觉,下意识的我转身就要从庙里出去。

可就在这时候,黑猫猛然回头,幽绿色的眼睛竟然好像有人类的情绪一样,盯着我发出一阵沙哑的叫声。

“砰!”

可能是太惊慌了,我回头跑的时候歪歪扭扭的,竟然撞在了身后的一根木头桩子上,后退了几步,直接摔倒在了地上。

脑袋传来阵阵强烈的眩晕感,我躺在地上正好能够看见高大的神像,刚才注意力全都放在黑猫上了,却没有注意到这巨大的神像上面竟然也有诡异之处。

神像很粗糙,供奉的是什么神灵都看不清,整个身体呈现出暗红的颜色。

最为怪异的是神像身上分明有几个很明显的手印的轮廓,手印同样是暗红色,不过比神像本身的颜色要深,所以很容易辨认。

这些血手印……是什么东西?

“咔嚓!”

伴随着我摔倒,残破的地面发出一阵难听的声音。

我面前的这只黑猫年纪太大了,看上去似乎已经到了油尽灯枯的时候,嘴角不断的有口水流淌下来。

那黑猫盯着我看了一阵,并没有什么动作,直接转身顺着窗户离开了,这时候我才长长的出了口气。

但是黑猫刚才的眼神却让我感到阵阵心寒,那眼神好像透露着某种情绪,说不清道不明。

我晃了晃因为碰撞有些昏沉的头,将目光从神像的上面挪开,然后急忙爬了起来,这时候我发现自己的手掌竟然有血液流淌出来。

原来是刚才摔倒的时候被地上的木头划了一下,竟然划出了一道很深的口子。

“九爷?九爷?”

我低喝了两声,没有任何的回应,九爷就好像是在神庙之中蒸发了一样。

我从地上爬起来,就要走出去,这时候我看见门口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道人影,我这猛然一回头,吓得我险些叫出声来!

“叫什么!”

定睛一看,看到的竟然是九爷有些阴沉的脸,九爷什么时候出现在这里了?

我看得出,九爷双眼中带着紧张,看着我有鲜血流淌的手掌,微微皱眉,不知道在思索些什么。

“九爷,咱们还是赶紧出去吧,这地方太邪门儿了。”

我小心翼翼的问道,生怕哪句话说的不对触了九爷的霉头。

“不能出去,张老板犯病就是因为这东西,三封,你去砸了它!”

听九爷这么一说,我有点发懵,要知道观灵人中有规矩,山中遇庙须规避,若无避处则敬迁。

就是说在山中施工遇见神庙要尽量避开,实在不能避开的情况下,也要杀鸡宰羊,三叩九拜,选择别的风水宝地盖庙,将神像恭敬的挪过去。

今天九爷却要我砸烂这个神像,这岂不是有违观灵人的大忌?我们吃这行饭的人,不敬鬼神,那等同于自掘坟墓啊。

就在我愣在当场发呆的时候,九爷很少见的发怒了。

“让你去砸了它,你聋了吗?”

我很少看到九爷对我发这么大火,不禁吓了一跳,战战兢兢的问道:“可砸了这东西,会不会出事啊?这庙本来就邪门。”

九爷满脸严肃,“有我在,让你砸就砸,你怕什么?跟了我这么多年,这点胆子都没有吗?你不砸烂它,张老板就活不过今晚了!”

我一听九爷说的这么严重,当即再也顾不了那么多了,再加上我也不想被九爷看扁,狠狠心,搬起一块大石头,恶狠狠的走到了那个神像面前。

“不管你是什么神祗,今天说不得也要得罪了。”我默念了一句,高高举起石头,狠命的朝神像砸了过去。

石块砸在了那尊神像上,我立马跳到一边,我觉得这泥胎神像被砸烂后,立即就会灰尘大作,我不想弄脏衣服。

但万万让我没有想到的是,这神像在石块巨力的撞击下,居然并没有破碎!而是发出了一声闷响,整个神像倒了下来,摔在地上后还保持着完整无缺。

我不禁一愣,这是怎么回事?按道理,一般的泥胎神像怎么能经受得住这么猛的撞击还不坏?

这时我突然眨了眨眼睛,看到了不可思议的一幕,只见地上的神像左肩膀处被石块砸坏了,居然流出了潺潺的暗红色血液。

没错,这尊神像居然流血了!

我顿时张大了嘴巴,震惊无比,“这到底是什么玩意?”

此时九爷并没有理会我的问题,而是从怀里拿出了三枚钢钉,走到了神像前蹲下,嘴里念念有词。

“观自在大威德金刚,借金刚之力,封印邪魔,唵嘛呢叭弥哞!”

念完手起钉落,三枚钢钉分别扎进了神像的额头,胸口和小腹,这三寸长的钢钉完全没入了神像体内,由此可见九爷的指力远超常人。

做完这些,九爷这才站起来说道:“从百宝袋里拿出红绳,把这东西捆起来,捆结实一点。然后出去叫人吧。”

我目瞪口呆的问道:“九爷,这到底是什么玩意啊?为什么还会流血?”

九爷淡淡的回答:“这就是我以前跟你提起过的,活尸神。”

一听活尸神这个名字,我的头皮顿时一炸,尼玛,原来这尊神像外面是一层山漆,里面居然是一具人的尸体!

猜你喜欢

  1. 灵异小说
  2. 悬疑小说
  3. 古装小说
  4. 豪门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