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章节目录

小说简介

主角叫楚翘沈棠之的书名叫《病秧子世子对我蓄谋已久》,它的作者是凉州辞辞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我曾定过亲,又在大婚之日被未来婆母当众羞辱退亲,沦为全城笑柄。机缘巧合成了世子妃。可偏前未婚夫对我纠缠不清,还被病秧子世子撞了个正着。世子气性高,向来眼里容不得沙子,我以为我这个便宜世子妃算是做到头了。可谁料他不但不恼,还对我吹耳旁风:“娘子,择婿当择贤,他蛮横又不讲理,还是我最好。”我……...

精彩章节

第一章

我曾定过亲,又在大婚之日被未来婆母当众羞辱退亲,沦为全城笑柄。

机缘巧合成了世子妃。

可偏前未婚夫对我纠缠不清,还被病秧子世子撞了个正着。

世子气性高,向来眼里容不得沙子,我以为我这个便宜世子妃算是做到头了。

可谁料他不但不恼,还对我吹耳旁风:“娘子,择婿当择贤,他蛮横又不讲理,还是我最好。”

我……

——

大婚之日,未来婆母将花轿堵在门口,要我将所收聘礼悉数归还。

因着我原不过她家一个镖师,又曾被我爹卖给她家为奴为婢,她很是看不起我。

在皇都,无人不知震远镖局沈家,那是圣山亲赐了金腰带的高门大户。

此刻,沈老夫人叉着腰在沈府门口高高在上的嚷道:“楚翘你不过是我儿三两碎银买回来的一个玩意,能高攀上我儿已是祖上积德,很不该再将聘礼占为己有。

若想进我沈家门,必得先把聘礼交出来。”

她有恃无恐,料定我一介孤女无人撑腰不敢反抗,所以才会故意在众人面前要给我一个下马威。

在她身后,同样身着喜服,昨日还说着要一生一世对我好的沈棠之,此刻却紧抿双唇、一言不发。

我扯了盖头,命人将聘礼归还沈府。

所有人都以为这不过是沈老夫人的一通杀威棒,打过了便了事了。

于是,乐呵呵的等着喝喜酒。

沈棠之亦暗暗松了口气,含笑的唤我:“楚翘,快将盖头盖好,该拜堂了。”

方才停了的唢呐也重新奏起,就在所有人以为我咽下了这个闷亏时,我勒令轿夫,要花轿回头。

一向桀骜的沈棠之却慌了,他错愕的挡在花轿前,慌乱的问:“楚翘,你这是要做什么?”

我将盖头扯了扔进他怀里:“烦请沈少爷让路,今日这婚,我不成了。”

我与沈棠之青梅竹马,他怎会不知,我此刻不是在说笑。

他焦急的解释:“楚翘,方才我阿母不过是在试探你是否贪图我家钱财才一心要嫁我。

如今,聘礼已归还,足以证明你不是贪慕虚荣的人。

误会都已解除,你为何又要在此刻叫我犯难?”

收了聘礼便是贪慕虚荣?不收聘礼便是人品高尚吗?真是可笑。

我楚翘不是那么无欲无求的人,我嫁他沈棠之不敢说丝毫没有考量过沈家能给我的名利。

我打小便知道,世间男女婚配,无非是利益结合。

男子图女子持家生育,女子图男子给予依靠。

世间男子皆薄幸,若得男子两分真情,那已是难得。

加八分利益,那便能相敬如宾、相伴到老。

可若是光有情意,没有金银,那便只能是贫贱夫妻百事哀了。

我楚翘今年十八,做了十三年工,如何会连这点账都算不明白呢?

换言之,我不图他钱,图他什么?图他冷眼看他阿母欺负到我头上,他却缩在后头一声不吭吗?

我欲悔婚,可平日皇都内最桀骜的少爷哥此刻却红了眼,死死堵着轿门不让轿夫动作。

“楚翘,我不许你走。”

我看着花轿外乌泱泱围了一圈的看好戏的人,没由来得恼。

“怎么?我竟不知你堂堂震远镖局沈大少爷娶妻的首要条件便是要视金钱如粪土?若按此等条件,很不该是我穿这身喜服,合该去尼姑庵挑人才是。”

围观的人哄堂大笑,沈棠之急得直扯我袖子。

“我知你气,我替我母亲赔不是。

等拜过堂,由你怎么发落我都行。

这会儿就别叫旁人看笑话了成吗?”

本是沈老夫人折腾出来的幺蛾子,可她由着沈棠之与我拉拉扯扯,自己拿着簿子对聘礼点了又点,生怕我昧了东西。

她是打心眼里不喜欢我,也是盼着这桩婚事成不了。

偏沈棠之还看不明白其中的弯弯绕绕,想哄着我息事宁人。

我这才认清,沈棠之他,从来都护不住我。

我抽回了袖子冷声道:“我楚翘不喜欢讨价还价,我说不嫁便是不嫁。”

沈家七代单传,沈棠之一向是被当成宝贝疙瘩供着的。

这金尊玉贵的大少爷一而再、再而三被我驳了面子,气得握拳恼恨。

“楚翘,你可想好了,事已至此,你不进沈家门,谁还敢要你?”

是啊,我做了沈棠之十年的贴身护卫,又成日在镖局里与他形影不离,在外人眼里,我与他定是不清白了。

起初他要娶我,皇都里就许多闲言碎语。

先是说沈家少爷真是饿了,饥不择食到对家里一个女镖师不依不饶,跪了三天宗祠才求得双亲松口让她进门。

又是说,这女镖师实在有手段,约莫着会几招**,不然怎么狐媚子得沈家少爷非她不娶了。

同类推荐

主编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