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章节目录

小说简介

热门小说《断案追凶》是阿七所编写的悬疑灵异类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徐冽林海,书中主要讲述了:有人用我的推理小说来杀人?!这是无论如何都不能容忍的!接二连三的命案,一个神秘的宗教组织,行为诡异的女孩,消失的嫌疑人,二十年前被封锁的记忆,等待我的真相将会是什么?...

精彩章节

我又确认了一遍,那确实是发送给“你”的邮件。看了一眼大门没人进来,我用鼠标点开收件箱,让人失望的是,收件箱是空的,看来李向定已经把邮件都删除了。而发件箱也仅剩这一封邮件而已。

“咔哒咔哒”

门口传来皮鞋和木地板碰撞发出的声响,我赶忙把电脑调回原来的页面,坐回原来的位置上。

“徐冽先生,让您久等了。”李向定开门进来,“刚才的画面,想必您也受到不少惊吓了吧?”

“如果李会长叫我来就是为了让我参加这种不入流的聚会,我想您以后就不必浪费精力了。”

李向定笑了笑,一边走向办公桌,嘴里一边说着:“你放心,我不会让你碰这些肮脏的东西的。”

李向定走到办公桌前,看了一眼屏幕,神色像是有所改变,随后又恢复如常。

“徐冽先生,喜欢窥探别人的隐私吗?”

我这才意识到电脑没有黑屏,对于离开了很久的李向定来说一眼就能看出我曾经动过。

“刚才等你有些无聊了,想着到处走走,不小心碰到了鼠标,电脑就亮了。”既然李向定发现了,那我也不用避讳什么。

“哦?那你一定也看到屏幕上的内容了?”李向定的语气里并没有愤怒,看来对于我偷看他邮件的事情,他并不担心。

“恩,看了一眼,大概是李会长和什么合作伙伴的来往邮件吧?”我并不确认李向定是否知道我和这个神秘发件人直接的联系,因此也不想先暴露出来。

李向定拿出一根雪茄,慢慢朝我走过来:“徐冽先生难道对这个收件人没有印象吗?”

看样子,李向定已经知道了什么。

“李会长的朋友,我想我不应该认识吧?”

“这位就是我之前一直跟你提过的‘那个人’。”说着,李向定点燃雪茄,“是他指示我让你加入教会的。”

原来这个“你”就是整个教会的幕后主使?可是他为什么又偏偏要找到我,在明知道我要调查德爱教会的时候,还让我加入这里?

“你这么一说我好像有点印象,他总是给我发一些奇怪的邮件,因此我也没有理会。”看来说不认识他已经是瞒不住的了。

“想不到让我尊敬的人在你那里却吃了闭门羹啊,确实有意思。”

“恕我冒昧,这个‘你’到底是谁?”

“这个嘛,他是你和我都无法触碰到的人。”李向定从厨子里拿了两个杯子,又拿了一瓶威士忌。

“什么意思?他是鬼吗?”我意识到自己的语气有些激动。

李向定没有回答我,而是在我身边坐下,打开威士忌的瓶塞,倒了两杯酒。

“那么,你为什么会甘愿听他的指示?我是说,你已经拥有权力和财富了,为什么会相信一个网络上根本没见过面的人?”

李向定将酒杯缓缓推向我:“先喝杯酒吧。”

“谢谢。”我拿起杯子,抿了一小口,确实和我平时喝的普通威士忌口感不一样。

“他是给予了我新的生命和灵魂的人。”李向定摇晃着酒杯,缓缓的吐出一句话。

“那么……”

“徐冽先生,我想我们应该聊一聊我们之间的事情了吧?”

我还打算问些什么,却被李向定打断。

收回了嘴边的话,我方才说道:“请说。”

“知道我为什么让你加入教会吗?”

“因为那个人?”

“呵呵,当然,不过,你知道那个人为什么选你吗?”

“我不知道。”

“因为你,是一个犯罪天才。”李向定目不转睛的看着我。

“犯罪天才?开什么玩笑。”

仔细回想了一下过去,我似乎从小到大就是一个好青年,或者说是一个遵纪守法的人。尽管这种说法很老套,并且大多数人应该都和我一样,但和他人不同之处却是,像是处于某种害怕的意识,我对于法律一直都抱着胆怯的心态,与其说是遵守,倒不如说是害怕和恐惧。我一直不能理顺自己这种心情,但这并不影响我正常的生活,因此我也没有过多的在意。可当听到“犯罪天才”这样的字眼时,我内心不是疑惑或者是嘲讽,反倒有些兴奋和自豪能拥有这样的称呼。

“别激动,我知道你是一个遵纪守法的人。我指的是,你的小说。”李向定随手从桌子上拿起一本,我这时才注意到,原来桌子上摆了五六本我的小说。

“什么意思?”

“你小说里的手法,可真是精彩。无论是杀人手法、绑架案还是银行抢劫,都很精彩。”李向定一边说着,一边随手翻看。

“谢谢夸奖。”

“所以。”李向定合上书本,“我喜欢徐冽先生也能为我写一本。”

“你要我为你写书?”李向定这句话确实让我摸不着头脑,难道他年纪轻轻的就已经想写传记了?“可是我不会写人物传记。”

“呵呵,徐冽先生还真是幽默,我想要你写小说,当然是写你最擅长的方面。”

“推理小说?”

“对,其实你的小说里,似乎没有关于毒品方面的。现在可以就地取材,那些吸毒人的样子你也见过了,我认为你完全可以写一篇文章。”

“你有什么话就直说吧。”我还是没有明白李向定是什么意思,但他提到毒品有关,我想十有八九是让我加入他的贩毒集团。

“徐冽先生是个明白人。”李向定将雪茄狠狠的扎进烟灰缸里,“你也知道,现在抓贩毒有多严,我有很多国外的路子,可惜就是没办法把毒品安全的运送出国,因此我也只能局限在刚才那些达官贵人里销售毒品,但这样而来的利润对我来说远远不够。”

“你想让我帮你运毒?”

“不是运毒,而是需要动用您天才的大脑,给我想几条能让毒品安全过关的方法。”

“你让我想方法?不就是帮你犯罪吗?”我有点生气。

李向定笑了笑,从口袋里拿出一把车钥匙,丢在桌子上。我瞥了一眼,是兰博基尼的标志。

“刚才看徐冽先生的反映,像是对那辆兰博基尼很感兴趣。正巧我最近新买了一辆,如果徐冽先生不介意,我想把它作为礼物送给你。”

我拿起钥匙,问道:“这算是报酬?”

“我说过,我不会亏待我的教徒。这只是个小礼物。”而后李向定又从上衣内侧的口袋里拿出一张支票,“如果徐冽先生不喜欢,我也可以开一张支票给你。”

这样的诱惑摆在面前,我开始犹豫。我从小奋斗的目的,不过也就是为了钱罢了,我的确和大多数人一样庸俗,也没有什么远大的志向和抱负。无论是一辆豪车或者是几百万的支票对我来说都是可以少奋斗几十年的事情。

“怎么?还在犹豫?徐冽先生,其实这次让你参与,完全是那个人的意思,你应该知道一个点子值几百万在别的地方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但是既然是那个人的嘱咐,我也只能照办。”李向定见我不说话,又开始劝说我,“况且你只是出几个点子罢了,就算真的事情败露,你大可置身事外说完全不认识我们,你放心,我绝对不会牵连到你的。”

李向定这番话算是彻底说服我了,本来金钱的诱惑对我这种小人物来说就是致命的,再加上考虑到就算事情真的败露,作为出点子的我完全可以推说只是写了本小说而已。一个点子几百万这种事情,真的机不可失。

“可是我对这一块完全不了解。”我并不打算正面表示同意,于是找了一个侧面的说辞。

李向定听我这么说,神色也变得开心起来:“你放心,我会把运毒过程中所有的安检、海关事项发邮件给你,以及一些常识。”

“那么,你们什么时候需要呢?”

“一周之后,我派车去接您。希望徐冽先生能够竭尽所能,至少想出十条策略。”

“十条?”

“怎么,有难度吗?”

李向定轻蔑的语气让我有些不舒服。

“没有。不过,还是给我支票吧,突然多了一部好车,怕是容易让人怀疑。”考虑到以后还要和布雷打交道,而我暂时并不打算把这件事情告诉布雷,所以还是决定将车子换成支票。

“好,好,当然没问题。”李向定很爽快的答应了,马上写了一张支票给我。

“那么,没什么事我就先告辞了。”我收了支票,准备离开。

李向定则拿起电话,像是打给谁:“喂?安排一下,送徐冽先生回家。”挂了电话,李向定又亲自为我开了门:“我已经叫了司机送你回家。”

“谢谢。”

“那么,下周见,期待您的杰作。”

李向定微微笑了笑,关了门。随后,就有教徒走过来带我下楼。路过宴会厅的时候,里面还在吵吵闹闹的,看来这些人的劲儿还没过。

取回自己的手机,发现布雷给我打了五个电话,顾思安给我打了十几个,正打算回拨过去,但想到车上还有李向定的人,还是打算回家再说。

车子到了公寓楼下,看了下时间已经十点多了,想必布雷也很着急。刚从车上下来没几步,就看见布雷从远处朝我跑来。

“冽哥,你可算回来了,怎么不接电话?我还以为你出事了呢。”

“抱歉,李向定很谨慎,在我参加聚会前就收走了我的电话,现在才还给我,我正要给你打电话,你就来了。”

“我也是刚开完会,就跑来你家,见你家没人,本来打算直接开车到德爱教会那儿。现在看到你没事,我就放心了。”

我看着布雷紧张的样子,内心有一丝温暖。

“对了,冽哥,李向定有没有说,他到底让你帮什么忙?”

“没……没什么。”我慌张的回应。

“没什么?那他说的那么兴师动众的。冽哥,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

看着布雷质疑的眼神,我竟说不出话来。

同类推荐

主编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