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章节目录

小说简介

小说主人公是孟瑶白寒的书名叫《夫君撩人:狐君大人找上门》,这本小说的作者是长羽毛的兔子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我二十岁生日那天,爷爷的死尸突然睁眼,夜里更是做了诡异的噩梦。狐狸脸、死尸跪、黄皮子......村里头的赵瞎子算出我过不了二十岁这年,回家后的第二天就突然暴毙,只给我留下了道护身符。阴冷的嗓音在我耳边盘旋,“孟瑶,你们孟家欠我一条命。”...

精彩章节

第19章

我几乎条件反射的将镯子捂住:“这是我的私人物品,哪来的和你无关。我还有事,先走了。”

我加快脚步离开。

何秋言似乎想要追来,却被一个女生拦住,声音婉转悠扬,听着语气还挺熟络。

能和这风云人物那么熟悉,是他的女朋友?

我八卦的向后瞟了一眼,正对上那个女生偷偷看我的眼神。那漂亮的眼睛里满是嫉妒和警告,看向何秋言又变了温婉又甜蜜。

我打了个寒颤,这都遇上的什么人。

人有三急,问话的时间又长,我临出警局前,拐进了卫生间。

刚坐下,外面就传来哒哒的高跟鞋声,随后窸窸窣窣的响动传来,我所在的隔间外,似乎被放了什么东西,我警觉的起身想将隔间门拉开。

可门纹丝不动,我居然被锁在了厕所里了?

我被气笑了,谁做这么幼稚的事情,我在警局连认识的人都没有,还能得罪谁?

高跟鞋的声音没有消失,似乎在来回走动,我有些气愤的敲门:“这里是警局,开门,别到时候调监控撕破脸!”

外面的人没有说话,高跟鞋声停了一会,又响了起来,她似乎在向一边走动。

**脆趴下,顺着缝隙看向隔间外部,那高跟鞋声忽然消失,外面也什么都没有,按理说,最起码也是有个堵门的东西才对。

我又试着推门,嘎吱——隔间的门开了。

难道是刚刚我推门的方式错了?

最近遇到的怪事太多,神经恍惚了吧......

我走向洗手池,掬了一捧冷水扑在脸上,企图清醒一下。抬头看向镜子,顿时血液冰凉!

镜子中自己,面色微微苍白,而在身后,一个满身脏污的女生,正高高的扒在隔间中间的板子上,下身因没有着力的地方,正悬空软塌塌的晃荡着。

而她正看着的隔间,就是我刚刚出来的那个!

似乎是察觉到我的视线,她一个后仰,从隔间上方摔了下来。她的长发扑了满地,身上也像没有骨头一般,用一种奇怪的姿势,向我爬行。

“哒哒哒......”她的指甲触碰着地面,发出极似高跟鞋的声音。

我伸手去抓厕所门把手,疯狂的扭动,门却仿佛被焊住一般,完全无法开启。

我只能眼睁睁的看她爬到我面前,浓烈的腐臭味几乎要将我熏晕。

她慢慢抬起头。

这面容......这是那个跳楼的女生!

她的左脸还挂着诡异的微笑,右脸却布满了蛇鳞。

这是什么怪物?一瞬间,我觉得我的呼吸都凝滞了。

她一个使力,扑到我的身上,她的身体重的令人发指,浓烈的腐臭,伴随着她肉体里,似乎有什么在蠕动的触感。这是蛆?还是断裂的骨头?

呕——!

终究是生理上的反感占据了精神上的恐惧。

她没去理睬这满身的秽物,反而阴测测的笑了笑:“呵呵呵......终于找到你了,至阴体质的孟家女。”说完,她身后闪过一抹红绸,一个面容阴冷,身着喜服的男子出现在她身后。

我有点懵,这刺眼的喜服,不会又是个要结亲的?

二十年还是个黄花闺女的我,一朝不是处似乎就成婚嫁香饽饽了。怎么什么山精鬼怪都想跟我成亲?

身上的怪物松开了我,挪到男子身前,语气中有些愤怒:“主上,那臭不要脸的狐狸已经抢了先,还有那不知死活的黄婆子也是,想得到她的肉体修炼成妖神,不过已经被狐狸逼退了。”

那男人眼中闪过一丝厌恶,微微点了点头,伸手抓住了我的手腕。

比白寒还要冰凉数倍的刺痛感让我下意识甩手,而这一甩,那男人的手正好碰到了镯子。

他发出一声惨叫,连连退后,碰着镯子的地方冒出一股刺鼻的白烟。

“主上!”边上那怪物气急败坏,变幻出一把长刀:“既然主上碰不得,你就没必要活着了!”

锋利的刀刃砍破空气直朝着我划来,那怪物似乎对我施了什么法咒,我想躲,却动弹不得。

我的眼里渐渐涌出泪水,他们这些精怪,怎么都这么任性欺负人!

眼看着刀刃就要砍到我的身体,我却什么都做不了。

我回忆起昨日临行前,与我爸的拥抱,是那么温暖。

没想到仅仅隔了一天,他就得抱着冰凉的我了。

同类推荐

主编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