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章节目录

小说简介

小说主人公是孟湘江言霆的书名叫《夫人别跑总裁知错了》,本小说的作者是要发财的橘子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孟湘得了胃癌,江言霆说:“你简直蠢得可以,得癌症这种低级手段也想的出来?”孟湘怀了孩子,江言霆说:“你也配生我的孩子。”孟湘出了车祸,江言霆说:“那你怎么还不死?”后来,孟湘真的死了,江言霆疯了!...

精彩章节

自从那天之后,我再也没有做过别的事,每天日复一日的送酒过去,拿着微薄的工资,就好像我从来没有见过江言霆。

而夜总会的老板也像是怕我再惹出什么事来,严令禁止领班安排我接睡单,什么是睡单不言而喻。

这么一来我倒也乐得清闲,至少不用对那些男人虚以委蛇。

依旧会有客人不停的点我去陪酒,可每次想要进行下一步的时候领班都会出来解决,到最后我也渐渐摸清楚了那些人都性子。

“听说你从来不接睡单,身子肯定还很干净吧?不如你破个例,陪哥哥一晚上,哥哥肯定不会亏待了你的。”

坐在我面前的男人已经把手放到了我的大腿上摩挲,我挑起眉,笑嘻嘻的凑过去拍了拍他的脸,“好啊,不过有个事儿我得提前跟哥说好。”

男人见我答应了看起来格外兴奋,眼睛都在放光,“什么事儿?你说,哥能办到的哥都答应你!”

我顺势倒进了他怀里,笑着开了口,“我身上有病,要是哥不怕,现在就去开房。”

不出所料,我被男人一把推开,在这种地方玩的谁不知道要是染上什么东西那就是一辈子的事。

刚刚还对我色心大起的男人现在站在我面前,嘴里不干不净的骂着脏话,然后摔门离开。

我靠在沙发上笑着,几乎能笑出眼泪来,虽然在这个地方我已经竭力克制住自己不要喝酒,但时间一长,一口两口还是免不了。

我知道自己的身体日渐衰败,但事到如今,我也不在乎了。

这么想着,我拉过一边的外套站起身,丝毫不管几乎短到了大腿根的裙子,然后从外套的口袋里摸出一根烟。

领班刚好从门外进来,是一个三十多岁的中年女人,不知道她是怎么保养的,看起来依旧美艳动人。

"孟湘,我说你不能这么赶客人了,要是真的都以为你身上有病,回头陪酒的单子你都接不到了。”

我看了领班一眼笑嘻嘻的又摸出来一根烟,“那我就干个保洁,也不错,方姐来一根?”

方姐翻了个白眼,还是接过了我手里的烟,“哟,换牌子了,你这几天单子还不错,奖金也少不了你的,好好干。”

我笑不出来了,只是沉默着吞云吐雾,烟雾缭绕间,我抬眸看着方姐,眼神格外认真,“方姐,我不想干了。”

方姐缓缓吐出一口烟圈,一巴掌拍到了我脑袋上,“说什么屁话,你不知道自己是个什么处境?”

她说完这句话,也闭上了嘴,像是知道自己说错话了。

我当然知道,两个月前被送过来的时候我就知道了,江言霆要我在这里呆一天,我就永远找不到其他工作。

没有人敢要我。

想到这里,我嬉皮笑脸的吐出一句脏话。

我说去他妈的江言霆。

方姐的烟吓掉了。

除了房租水电,每个月的药钱也是个不小的数字,我知道,除了夜总会就只有大公司能养活我。

但是大公司不要我,我只能在夜总会呆着。

睡单的钱要比我陪酒来得快的多,甚至翻了一番,但我就是放不下那个身段去陪睡。

甚至一个班的小姐妹也劝过我,在这个地方是看不到出头的日子的,倒不如老老实实多拿点钱,说不定还能傍上大款早点离开。

我说她异想天开,这小破地方能找到什么大款,她笑着骂我狼心狗肺,给我的好主意都不要。

第二天我上班的时候,发现原先跟我一个班的小姐妹换人了,我去找方姐,得到的答案却是她已经离开了。

“她找到了一个小老板,虽然不算是很有钱,但也算是富裕,而且不介意她做过的工作。”方姐说着拍了拍我的肩膀,“实在不行你也去试试看。”

我笑骂方姐傻,眨眨眼睛才发觉眼前一片模糊,再伸手一摸,摸到一手眼泪。

像往常一样把酒送进房间里,但因为小姐妹的离开,我没心思跟他们说什么乱七八糟的话。

唯一一个能交心的人都走了。

“我说你既然是陪酒的,怎么一口都不喝?”客人已经喝的醉醺醺,他搂着我的肩膀边说边往我嘴里灌酒,我拒绝了。

“哥,我不能喝酒,陪酒不就是要个美色醉人吗?”我厚着脸皮凑上去,“难道我不够好看吗?”

客人哈哈大笑起来,把酒杯往桌子上一放,震天响。

“好看!我就没见过比你好看的人了!既然这样,让哥摸一摸就好。”他说着就要开始脱我衣服。

我皱着眉躲开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平常交心的小姐妹离开了,我今天甚至连敷衍都不太想敷衍他们。

“哥,这事儿真的不行。”我连惯用的理由都没有给他。

客人当然不满意,死死抓着我的手想要霸王硬上弓,我也怒了,在这里呆了这么久,我没有奢求过江言霆这么轻易的放过我,或许他早就把我忘了。

这么想着,久违的怒气又重新涌上心头,我这才恍然惊觉我的棱角和锐气依旧还在。

只是为了生活下去,我妥协了。

客人像是恼了,他的指尖还夹着一根烟,就这么摁在了我的脸上,烟头的高温灼烧在肌肤上,我却连痛都叫不出来了。

想比起几个月前那场手术,这么点痛算什么?

我骂了一句粗话,抬腿把那个男人踢到了一边,高跟鞋附加的威力显然不小,我拎着外套和我的打火机潇洒离去。

下场就是被扣了两千块钱。

方姐不止一次劝过我不要那么冲动,可我只是看着她的眼睛开口,“方姐,我不陪睡。”

她也不说话了。

在洗手间卸妆的时候我看见了脸上的伤口,一个小小的圆形,泛着焦黑的颜色,就像我一样。

从里到外都是焦黑腐败的。

这个伤口我没有刻意去治疗,只是咬牙给自己简单消毒处理了一下,再过了那么一两个月,就成了一个圆形的疤痕。

我咧嘴笑了,在这种地方,脸上有疤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同类推荐

主编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