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章节目录

小说简介

小说主人公是沈汐音顾封州的书名叫《黑莲花影后又凶又野》,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好运锦鲤最新写的一本短篇言情风格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双重生+男女主双强+宠妻+怼怼怪】沈汐音怎么也没想到,她居然真的重生了!还回到了上一世最关键的点!渣妹抢她男人抢她角色,男人她可以不要,但是角色她必须拿回来!一路打脸下去,某男却一百八十度大转变,“汐音,对不起。”沈汐音:?换了个人?这一世的忠犬又开口了:“不准退婚,你哪也别想去。”...

精彩章节

第20章

沈汐音眯了眯眼睛,凌厉的视线从张姐身上扫过,并不置一词。

“呦,是看不上三级~片儿啊,”张姐以为这次她输定了,更加肆无忌惮起来:“那如果你想假戏真做的话,我这倒也不是没有资源,赚得也能更多一些。”

沈汐音眉头皱得更紧,戾气已经跳跃出来,她扫了张姐一眼,吐出的字眼冰冷无情。

“你不是说来带我见王总吗?我可没时间跟你在这儿耗,他现在应该忙完了吧?”

“真不考虑啊?”

张姐还讲说什么,见着沈汐音的眼眸里迸射出一股森冷的暗色,见好就收。

“好了,好了,带你去吧!”

到了顶楼,沈汐音刚下电梯,就见电梯门口等着一身姿挺拔的男人,高~挺的鼻梁上架着无框的眼镜,英俊斯文,仿佛在等谁的样子。

他一见沈汐音,到她身边,递上一张名片,语气里不乏恭敬。

“你好,沈汐音女士,这是我的名片,请您过目。”

沈汐音接过来一看。

莫望,金牌律师?

她又看了看这人,脑子里第一时间炸出一个想法。

这不会是黑鹰公司专门找来的人,来坑她的吧?

她这样想着,耳畔又响起张姐那尖锐刻薄的声音。

“哪儿来的人,保安竟然也放你进来,快走,快走!”说着就让身边的助手帮忙驱赶,那莫望却动也不动,好看的眼睛里带着询问,一直看着沈汐音。

沈汐音观望了一会儿,见冲突如此真实,怎么也不像是做戏,叹了口气。

律师也一直联系不上,现在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点了点头:“你跟我来吧。”

“呦,沈汐音,你还真的是看得起公司,你不会想着就这样随便抓了一个律师,就想解除合约吧,”

张姐双手抱胸,嘴角带着嘲讽,说出的话一句比一句难听:“我可提醒你,到时候弄得难看,可别偷偷回去哭鼻子。”

“管好你自己。”

不知道之后会发生什么,但沈汐音上下打量了一眼这西装革履的莫望,心里却多了几分莫名的信任。

到了王总的办公室。

“你想好了真的要解约吗?”

王总笑眯眯的,不过眉眼之间全都是算计的神情:“那咱们之前是合同上可写好了,这些东西加一起......你要赔付的违约金是两个亿。”

沈汐音冷笑一声,早就算出他会狮子大开口,却不想过分到这地步。

她正要开口说话,但没有想到莫望却抢先一步,声音清冽,逻辑清晰。

“贵公司索要如此大额的违约金实在不合理了,根据法律......”

本来病急乱投医的沈汐音,看着对方如此有理有据,搁在膝盖上面的指尖颤了颤,一双杏眼里忍不住惊讶地情绪浮动着。

王总和张姐面面相觑,完全没有想到这一出,直接傻了眼。

最后莫望合理地将赔偿金降到了五百万!

五百万!

“我要通知行业,封杀你!没有几个公司敢要你!”

沈汐音站起来,笑眯眯的,红唇轻启,一字一句透着淡淡的冷意。

“以为我会怕?大不了自己开个工作室就是了,还能饿死吗?”

说着她推开凳子就要走,却没有想到被拦下了。

王总肩宽腿长,居高临下,话里话外带着威胁。

“沈汐音你志向远大,也不怕得罪我们公司,这份勇气我很钦佩,不过你不怕得罪顾总嘛,惹了他的女人,你可以去打听一下,能有几个有好下场?”

沈汐音冷冷地看着王总,嘴唇上的弧度越来越深,说出的话凉薄缥缈。

“我不怕他,你们愿意怎样就怎样,我无所谓。”

说着,她连一个眼神都不屑于给王总,推开门离开,莫望紧随其后出了门。

沈汐音松了口气,看着面前的精英莫望,顿了顿,组织语言。

“今天真的是多亏你了,我把报酬给你,麻烦收一下吧。”她没有注意到,莫望的脸色突然变得很奇怪。

“不用了。”

沈汐音一怔,乌黑的眼眸带着惊讶地看着他。

这人今天突然从天而降,帮了她这么一个大忙,却一分钱都不要?

沈汐音猜不透他的想法,深吸一口气,“把你的银行卡号给我。”

“我说不用,就是不用了。”

莫望刚要走,沈汐音快步上前拦住,脸上带着倔强,语气几乎执着。

“我不知道你为什么想免费帮我,不过你可能还不了解我,我这个人最不喜欢欠别人人情,你如果今天不把联系方式给我,那我就一直缠着你。”

说完她转了转眼珠,脸上带着狡黠。

“你的时间可要值钱多了,我说的对吧?”

莫望叹了口气,白净的脸上写满了无奈,摇了摇头,最终把联系方式给了沈汐音。

沈汐音给他转了五百万,“不管怎么样,这次真的要谢谢你,如果下次有需要,我还会再找你的。”

说着她扬了扬那张名片,冲着莫望绽放出一个明艳大气的微笑。

两人告别之后,莫望接到了顾封州的电话。

“怎么样?赢了吗?”

“当然了,只不过是一个解除合同的案子,还没有那么难打。”

莫望和顾封州相识多年,虽然身份地位上有悬殊,但此时此刻说话却也少了几分毕恭毕敬。

“不过她居然把钱给我了,这事儿你看怎么处理?”

“给你多少?”

“五百万。”

这些钱对平时千万起步的莫望来说,确实有些少了,但沈汐音不知价格,他也不怪她。

“她给你钱了?”顾封州眉头皱了皱,声音清冽:“这不行,她给你的钱,你想办法还给她。”

“我倒是想,我也不在乎这些,不过我没有她的联系方式,要怎么还呢?要不把钱给你,你替我转交。”

“你自己想办法,我有事儿,先挂了。”

不知怎么,他听见顾封州的语气突然冷了下来,然后就急匆匆地挂了电话。

他听着对面的忙音,摇摇头。

今天顾封州一个电话,把他从午睡中叫醒,还以为是什么大事儿,原来大费周章的就是让他打一个解除合约的案子,还不许收钱。

这叫什么事儿啊?

同类推荐

主编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