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章节目录

小说简介

主角是阿思修麟炀的小说叫《淮南王的小宠奴》,这本小说的作者是莫小弃倾心创作的一本穿越架空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意外穿越,顶尖杀手阿思成了淮南王府的下等奴才。人人可欺?不存在的,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杀人放火更是在行,你欺她一个试试?身为这奴才的主子,修麟炀表示很满意。“狗奴才,这世上可还有你不会的?”某女很得意,“回爷的话,奴才什么都会。”“哦?”某王冷笑,“那房中术,你会不会?”这是……传说中的,我拿你当主......

精彩章节

阿思嘟囔着,“您倒是吃饱了,奴才可一口水都没喝!”

事实上,她今日一醒来就没吃过东西,又被这个无良主子呼来喝去,一番折腾下来,肚子叫也算正常的不是!

修麟炀盯着她看了一会儿,这才一声令下,“下去。”

轿辇立刻落了地。

阿思撇了撇嘴,心想着自个儿方才还觉得他让自己上轿算是不错了,没想到转个头就把自己赶下去了。

一张脸,真是翻得比书还勤快!

奈何她打不过人家,只得怂兮兮的下了轿。

却未料到修麟炀也跟着下了轿,下巴朝着前方微微一扬,“去万峰楼。”

阿思下意识的咽了咽口水,万峰楼乃是京内顶好的酒楼,菜品可谓一绝,纵然记忆中原主对万峰楼的印象也不过只是听说,但光是听到‘万峰楼’三个字,这身体便不自觉的开始分泌唾沫。

“爷要请奴才吃饭?”呐,话要说清楚,不然吃了饭还得她付银子,亏不亏的另说,只她身上没有现银,一会儿赊账丢脸不说,保不齐还得给人刷碗填帐。

上辈子租房子都得选有洗碗机的地儿,这辈子想让她洗碗?

不可能的。

修麟炀似乎一眼就瞧出了阿思心中所想,轻蔑的一声冷哼,“你今日给爷长脸了,这顿,爷请。”

阿思忙躬身行礼,“奴才谢过爷!”

“德性!”语气轻蔑,语调微扬。

万峰楼的掌柜认得修麟炀,远远见着便迎了过来,笑得一脸谄媚,“不知王爷大家光临,小的有失远迎,还请王爷恕罪。”

颤抖的声音,显出他对修麟炀的惧怕。

淮南王就是个活阎王,稍有不慎就会掉了脑袋,他岂有不怕的道理。

修麟炀微微一点头,视线往阿思身上一瞥,“给我这奴才做上一桌。”

掌柜的忙不迭的应是,不忘朝着阿思抛去怜悯的眼神。

修麟炀从未对人好过,若哪天对人好了,只怕那人是命不久矣。

这就跟吃断头饭是一个道理。

秉着人死前就该吃顿好的这个道理,掌柜的立刻吩咐后厨去做一桌拿手菜,自个儿则小心翼翼的引着修麟炀上了二楼包间。

不多久,菜便上来了,果真是满满一桌。

对于阿思而言,这些菜品不过寻常,上辈子她什么好吃的没吃过,不过有鱼有肉的,闻着香味儿也确实是有些手艺,加上饿得慌,吃起来也自然是香。

修麟炀坐在阿思的对面,眯眼看着这狗奴才大快朵颐的模样。

那么大一块红烧肉,看着比她的嘴都大,她居然塞进嘴里嚼了没两下就吞下肚,眨眼功夫,一大碗米饭已经空了,惹得修麟炀忍不住开口询问,“我淮南王府,苛待你了?”

阿思埋头苦吃,抽空掀开眼皮瞪了修麟炀一眼,“苛不苛待的说不上,但奴才今日一粒米都没吃过,眼下吃相难看了些,还望爷多担待着。”

修麟炀没说话,心想着这奴才当真是一日都没吃过东西了?

哦,想起来了。

这奴才呆在清风阁里,而清风阁上下只听他一人说话,他没说给这奴才吃的,旁人自是不敢端给他。

而他昨日命人将他送进清风阁后便去忙着了,只吩咐了这狗奴才若是醒了就带去找他,旁的却是一句都没说。

如此说来,这奴才身上的伤,也还未经大夫处理过?

那她在宫里施展的那一番身手,是负伤而为?

指尖,开始有一下没一下的敲击着桌面,越来越大声,修麟炀一双眼直直的盯着阿思,似乎是想将她看透了。

包间内的气氛渐渐变得诡异,阿思停下了吞咽咀嚼的动作,放下筷子,慢慢抬头,无比警觉的看向修麟炀。

四目相对,他却只是轻笑,一双黑眸透着冷意。

“狗奴才,你这身功夫,是师承何人?”

“咳……”阿思被呛到了。

口中的米饭直接喷了出来,得亏修麟炀反应神速,挥袖挡开了去,一脸嫌恶的瞥了阿思一眼。

阿思抓过一旁的茶杯喝了一口,这才将呛咳的感觉给压了下去,猛一吞咽,而后喘了口气,“爷说笑了,奴才幼时在家种地做活,大了些便到了府里做工,哪儿有那功夫去拜师学艺啊!”

这货,该不会是现在才想到她的身手来得蹊跷吧?

修麟炀自然不会是此刻才起疑,只不过先前觉得这奴才的招式毫无章法,家底又清清白白的,便只当她是个聪明人罢了。

可今日在殿外那一通赏心悦目的拳脚,以及这等负伤而为的气魄,可不是单单一个‘聪明’就能解释过去的。

他就这么看着阿思,也不接话,指尖敲击桌面的声响整齐而规律。

“咳。”阿思轻咳一声,“奴才只是天生聪慧,小时候看过街边卖艺的耍把式就记住了而已。”话说到这儿,阿思眉眼一转,“若不然,爷以为这世上谁有这么大能耐,教出奴才这一等一的徒儿!”

四目相对,阿思一脸真诚,修麟炀却是冷笑,“是么。”

语气淡淡,不露喜怒。

阿思点头,“自然是真的,不信爷这会儿拿了弓来,奴才方才瞧过夏侯爷射箭的模样,这会儿也是能百步穿杨的。”

修麟炀笑,“狗奴才,话别说太满。”

射术不比其他,没有实打实的苦练,百步穿杨?

呵,怕是连靶子都射不中。

阿思不满修麟炀的轻蔑,“爷不信算了,反正这世上还没有奴才学不会的。”

莫说她一身本事都是从上辈子直接带来的,就算真有她还不会的,凭她的毅力跟聪明劲儿还不是一学就会。

修麟炀似乎很欣赏阿思这等气魄,“如此狂妄自大,不愧是爷的奴才!”虽是夸奖,却分明不怀好意,“明日就随爷去校场走走,若是不能射中靶子,爷拿你当靶子。”话音落下,才想起方才在宫里,她已然是做过活靶子了,就连夏振商的箭都被她给拦了下来,旁人的箭,又岂能伤她半分。

对此,阿思自然不放心上,撇了撇嘴,似是想到了什么,扬眉道,“那,若奴才当真能射中靶子,爷当如何?”

有罚就该有赏吧?

修麟炀显得无所谓,“说说看,你想要什么。”

“奴才想要……”银子,这年头,啥都不好使,钱最好使!

只是话还未说完,楼下突然传来一阵吵杂,“秦四在哪儿?给劳资出来!”

阿思眉心微微一簇,好像,原主姓秦。

冲她来的?

下意识的看向修麟炀,后者只是一幅旁观者的模样,饶有兴致的盯着她。

阿思轻咳一声,“奴才出去瞧瞧。”说罢,起身开了门出去,双眸不悦地望向楼下,“哪个不长眼的东西找小爷呢?”

楼下几人,五大三粗,一个个都长得凶神恶煞的,听到阿思的声音便抬头看来,为首一人朝着阿思一指,“秦四,你兄长在我们赌坊欠了银子,你管是不管?”

记忆中,的确是有位好堵的兄长,排行老大,原主幼时,秦大很是疼她,只是后来被人带着沾了赌,至此便像变了个人似得。

阿思微微挑眉,“谁欠银子你找谁。”赌徒,最是可恨。

“怎么着,你不管?不管劳资就砍了他的手!”

“砍呗,小爷我早想砍了他。”

“呵,你小子,如此嚣张,是以为爷几个不敢?”为首那大汉一声呵,酒楼外头立刻有人押着一人进了来,那人被打得鼻青脸肿,看不清原来的面孔,哭得涕泪横流,“四弟,你救救哥,你不救哥,哥就没命了!你不看在我面上也看在阿花的面上,她不能没爹呀!”

果真是秦大!

阿思眉心微沉,没见着之前,阿思怎么都狠得下心,可见到秦大之后,心便莫名其妙的抽痛起来,听秦大提起阿花,脑海中便出现一个小丫头的身影。

于是,这颗心怎么都狠不下来了。

继承了记忆,相对的便继承了些许感情,阿思不喜欢这种情绪,却偏偏拗不过心口的颤动。

“欠了多少?”

“十,十两。”秦大说完便被身后的人猛踹了一跤,“你他妈的是被打傻了吧!两天前是十两,如今利滚利,就是五十两!少一文都不行!”

这话,把阿思都听乐了,“两天四十两利,你们这个算法,倒不如直接去抢?”

“这你甭管,咱们是白纸黑字画了押的。五十两也是今日的数,到了明日,就是一百两!”

“没得谈?”

“没得谈!”

阿思脸色渐渐染上了几分寒意,行吧,不谈就不谈。

转身,进了包间,躬身行至修麟炀身侧,小心翼翼道,“爷,您也听到了,奴才那不争气的兄长欠了赌债,奴才身上又没带银子,不知能否跟爷讨上一两银子。”

“一两?”修麟炀挑眉,“你兄长欠的不是五十两?”

“那些都是滚利的银子,傻子才会给了,爷您放心,借您一两不是白借,回头奴才还爷五十两。”

“狗奴才,张了嘴就信口开河。”修麟炀轻笑一声,“爷怎么就这么不信呢?”

“爷别不信啊,半个时辰,奴才定会拿五十两回来,不然奴才这脑袋给爷当球踢。”

一两碎银子被放在了桌上,修麟炀眉眼含笑,“下九流的地方,爷不得去,且在此等你。”

“爷等好吧!”阿思拿过碎银子便下了楼,冲着那群汉子唤道,“走着,小爷今日银子不多,且去赌坊赢了再给你们。”

同类推荐

主编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