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章节目录

小说简介

主人公叫明兰若苍乔的小说叫《九千岁,离我娘远点》,是作者星月相随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明兰若挺着个九个月大的肚子安静地站在兵部尚书吕蒙的府邸外。原本门庭若市的高官府邸被东西厂带刀锦衣卫团团困住,戒备森严。里面一阵阵凄厉的惨叫声还有散发出来浓烈的血腥味,让人心惊胆战,不敢靠近。明兰若明媚清冷的大眼却直勾勾地看着那红漆大门。...

精彩章节

“主子爷!”和公公暗自气恼,只能无奈地喊了声。

当初明兰若在酒楼喝了春情酒,奋不顾身爬了秦王的床。

还是千岁爷早发现她不对劲,当机立断把秦王弄晕,再把太子也迷倒了送她床上。

一出李代桃僵之计,免得她惹怒皇帝,被砍了脑袋。

可千岁爷明明说什么都没发生,也不知道明兰若怎么就大了肚子。

估摸着她后来又不知什么时候偷偷跟秦王苟且行房了。

千岁爷暴怒不已,还是在皇帝面前保了她。

如今,皇帝和太子都以为那肚子里的孩子是太子的。

但婚前有孕的丑事还是让皇帝大怒,将她从太子妃贬成了太子侧妃,待生下孩子再与太子完婚。

可瞧瞧今天,她竟然寻死觅活地要跟太子退婚!

和公公看着自家主子,心情复杂又无奈。

明兰若心里没主子爷,偏主子爷眼里只看得见这么一个明兰若!

“本座会成全她,只要她不后悔。”苍乔比普通人苍白的俊美面容上,露出冰凉又意味深长的笑来。

苍乔踏着沾满血腥的污雪向外走去:“准备一下,进宫。”

明兰若往明国公府上一边走,一边心中忐忑

苍乔刚才虽然答应了她,但她总觉得他话里有话。

她还没来得及细想,刚踏进国公府的门,

就看见自己的贴身大丫头香雪匆匆奔出来。

“小姐,你怎么能偷偷出门,快,秦王在对面的茶馆等你许久!”说着,她直接就拽着明兰若往偏门方向走。

明兰若大着肚子被她扯得一个趔趄,差点摔倒。

她赶紧捏住香雪的胳膊,才白着脸勉强稳住身形:“小心,我肚里的孩子!”

“哎呀,小姐......谁让你那么大肚子还乱跑。”

香雪目光落在她肚子上,闪过不耐和鄙夷,但却笑嘻嘻地使劲拽着她往外走。

明兰若挺着个大肚子,怕自己被拉摔了,只能被拽着走:“香雪,放手,我走不快。”

她前生到底为什么会觉得从小一起长大的香雪对自己最忠心。

哪个看不起自己主子的丫头会真忠心呢?

前世香雪试图让那些山贼轮流糟蹋自己,就为了上演一场秦王“英雄”救美的场面,现在想想,一点都不意外。

明兰若想起自己上辈子被锁在房间里差点被人**,哭泣惨叫,香雪却锁了门不让她出去。

她就忍不住猛地一收手,指甲狠狠地掐进香雪的皮肉里,直将香雪的皮肉掐出深深的血痕——

“我让你放手!”

香雪顿时疼得尖叫起来:“啊!”

她猛地一甩手,把大着肚子的明兰若往外狠狠一推。

明兰若早有防备,死掐着她的胳膊,没让她甩开自己,反而扯着她稳住了身形,重重一巴掌甩在香雪的脸上——

“好好扶着我,要是摔在地上出事了,你以为你还能活?”

香雪看着明兰若森森的目光,莫名地打了个寒战。

她捂住红肿的脸,强忍着手臂上皮肉一阵阵钻心的锐利刺痛,委屈地道:“是......”

香雪心底又恼又恨,她是国公府的家生子,早早就跟在明兰若身边伺候。

但心底实在看不上这个没脑子的大小姐。

可秦王说了,小姐肚子里的野种还不能掉,得留着,她就得护着大小姐肚子里的野种。

“我不会去见秦王,我肚子里的孩子也跟他没有半个铜板的关系,下次你再敢让我去见秦王,你这张嘴就不用要了!”

明兰若冷冷地道,转身就走。

香雪大惊失色,却没有办法,只能匆匆忙忙地朝着茶楼窗口边上看了一眼,匆匆离开。

这头明兰若回了明国公府,下人们纷纷朝她行礼:“大小姐。”

她能看得出他们眼底对自己的轻蔑。

未婚先孕,搁在哪里都是丑事。

她暗自叹了口气,径自回了自己的院落。

明兰若身边另外两个大丫头景和、春明一起过来扶住她。

“大小姐,你怎么样了!”景和担忧不已。

自大小姐未婚有孕又被贬成了太子侧妃,就沦落成了京城中笑柄,总有人想欺负小姐,这次小姐却不让她们跟着。

明兰若对她们摆摆手,心事重重地道:“我没事。”

自己上辈子在酒楼里喝多了春情酒,晕了头,认定秦王与自己春风一度,怀了他的孩子,才对他死心塌地。

可为什么,苍乔现在也完全不记得与她在酒楼里春风一度的人其实是他?

如今这困局,要怎么破?

她还没有理清楚思绪,忽然听得许多纷乱杂迭的脚步声匆匆朝着她的院子走来。

还没等院子里的众人反应过来,大门就被人“砰”地一声打开。

一个中年蓝袍太监托着一卷明黄圣旨领着一群人浩浩荡荡地闯了进来。

明兰若愣了下,迎上去:“和公公,您这是......”

“明兰若听旨!”和公公面无表情地展开圣旨。

明兰若不好多问,只能在景和的搀扶下跪了下去。

“明家嫡长女明兰若,钟秀灵毓,敏恪慎恭......宜赐婚悼王为妃,钦此!”和公公念诵了赐婚圣旨。

仓促赶来的明家众人都傻了眼,怎么不是太子侧妃,也不是秦王妃,而是悼王妃?

明兰若错愕地抬眼看向和公公:“什么?!”

她没记错的话,这悼王是先帝之子、现任皇帝最不受待见的侄儿,但——最关键是他已经死了一个月了,尸体都烂了,府上还在守灵!!

这是要她冥婚?为什么?

和公公看着明兰若,神色变幻了一下。

最终,他还是低声道:“您身为太子侧妃,婚前失贞,开罪了陛下,得罪了皇家,这是灭族之罪,想活着,就只能如此。“

明兰若深吸一口气,她懂,皇权在上,她这个失贞的大肚子侧妃要么嫁给太子,要么死。

冥婚确实是目前能保下性命和孩子最好的法子了。

“臣女跪谢皇恩!”明兰若心里平静下来,行礼叩恩。

和公公一甩拂尘,露出身后跟着他来的一顶白色轿子和全都是披麻戴孝的轿夫、媒婆等人。

“悼王妃今晚就启程吧,既是冥婚,按照陛下的意思,只能在夜里出嫁。”和公公道。

明兰若在春明的搀扶下,站了起来:“总要给我一点收拾和打点的时间!”

一个穿着孝服胖乎乎的中年嬷嬷上来,笑吟吟道:“见过悼王妃,老奴是悼王府的张奶娘,照着陛下的意思,您什么都不能从明国公府带走,进了悼王府,您也不能再出府一步。”

她虽然满脸带笑,可明兰若看得见她眼底的轻蔑和打量自己肚子时的鄙夷。

她眉心一冷:“这是要圈禁我,苍乔知道么,我要见他。”

“是啊,哪里有什么都不让带的?”景和冲口而出,小姐没了她们,一定会被欺负!

和公公沉默了一会:“您会见到千岁爷的,他在悼王府门口等着您,爷会照拂您的。”

同类推荐

主编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