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章节目录

小说简介

主角叫沐汐雅顾琛的小说是《开局成恶毒女配了》,本小说的作者是墨歌歌创作的穿越架空风格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呵,你们不用再挤眉弄眼了!”顾言澈见他们亲密耳语,更是怒不可遏,“白苏苏,既然你这么喜欢脚踏两条船,那我走就是了!”...

精彩章节

“汐雅,快醒醒,你不要吓妈妈啊。”

耳边,传来一阵担忧的哭泣声,消毒水的味道,在鼻尖流转。

沐汐雅睁开眼,摸了摸手腕处的刺痛,面露不可置信。

不是吧!

她竟然穿越到前天熬夜看的一本书里,穿成了书中的恶毒女配——沐汐雅。

可笑的是,这个恶毒女配还刚刚跟她同名同姓。

这是本狗血玛丽苏校园文,男主就是校园文中的富二代校草,顾言澈,顾氏集团的公子爷,多金而又帅气,性格桀骜不驯。

女主白苏苏,则是单纯善良、家境贫寒,靠着自己努力考入贵族学院的小白兔,平凡坚韧,后来,灰姑娘跟白马王子相遇,顾言澈就被白苏苏身上那股平凡坚韧的气质所吸引了。

而她——沐汐雅,沐氏集团千金,跟顾言澈门当户对,美艳动人,心肠歹毒,一直喜欢顾言澈,但爱而不得,就憎恨在心,处处针对女主,给男主和女主制造出各种误会,不让他们在一起。

顾言澈的母亲,也一直中意沐汐雅,觉得这样的身份才配得上他们顾氏集团。

所以,就在昨天晚上,学校舞会上,顾夫人给顾言澈安排了沐汐雅做女伴。

可是顾言澈不乐意啊,他觉得沐汐雅心地恶毒、眼里只有利益,只喜欢善良单纯的白苏苏,所以直接把她晾在一边,在舞会上当着所有人的面,跟白苏苏表白了。

然后……沐汐雅觉得颜面尽失,一哭二闹三上吊,割腕自杀了!

沐汐雅嘴角抽搐了一下,心里暗暗骂了一句:蠢比女配。

就这点智商和情商,难怪连傻白甜也斗不过。

老天爷,你可真会开玩笑,穿书也就算了,还让她穿入玛丽苏文,成了玛丽苏校园文的恶毒女配!

“汐雅,你怎么了,怎么不说话,你别吓妈妈啊。”病床边,一个美艳动人的妇人泪眼朦胧,抱住了她。

她担心女儿又想不开,再自杀一次。

被这么一抱,沐汐雅腾然回过神来,勉强接受了这个设定:

“妈,我没事了。”

手腕处,传来一阵刺痛。

她定睛一看,看清了自己手腕上被水果刀划出来的血痕,瞬间泪奔。

这个蠢比女配,是要疼死她吗!

沐夫人眼眶红肿道:“汐雅,不要再做傻事了,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让我怎么办啊?”

说罢,就低声呜咽了起来。

小说中,沐汐雅家境显赫,其父亲是a市有名的大鳄,在商界混得如鱼得水。

但也因此,父亲常常忽略了对家人的陪伴,从小对沐汐雅的宠爱只有物质,这也是导致她性格恶毒、价值观扭曲的原因之一。

从小到大,几乎是母亲把她一手带大的。

沐汐雅也抱住沐汐雅,语气平静了许多:“妈,你放心吧,我不会再为顾言澈做傻事了。”

沐夫人只觉不可思议:“你……你不自杀了?”

“**嘛要自杀?”

“言澈说他不爱你啊。”

沐汐雅:“……”

她才不是那种,为了一个男人就要死要活的女人。

再说了,小说里的男主顾言澈,虽然家境显赫、容貌俊俏,但其实只是个纨绔富二代,性格放荡不羁,成天除了跟女主谈恋爱,就是跟女主误会,吵架,然后再解开误会。

除了谈恋爱,就没有别的正事可做了。

这种恋爱脑的小屁孩,她可不感兴趣!

“妈,我已经想开了。”沐汐雅解释道,“既然他不喜欢我,那我也没什么好强求的,愿意喜欢谁就喜欢谁去吧。”

豁达的模样,跟之前的沐汐雅判若两人。

沐夫人瞪大眼睛,摸了摸她的额头,满脸的不可置信:“汐雅,你这也没发烧啊。”

之前不是爱顾言澈爱的死去活来吗?

怎么抢救醒来之后,就跟变了个人一样?

这时候,仆人进了vip病房:“小姐,顾少爷来看你了!”

顾言澈?

想必,这个铁憨憨是被他母亲逼着来的吧。

原书中,虽然顾言澈一直憎恶沐汐雅,但在顾母心中,沐汐雅一直是心目中的儿媳人选,也始终有意撮合他们。

“汐雅,言澈来了,这下你该开心了吧!”沐夫人一脸欣喜,安慰她道。

沐汐雅:“……”

我有什么好开心的!

倏地,病房门被推开,一袭高大修长的身影出现,五官精致明朗,眉眼如星空,双手插着裤兜,一副吊炸天的不羁模样。

嗯……这颜值,果然是校园文男主标配!

只是那张黑着的脸,始终挂着不情不愿。

如果不是母亲用停掉他的卡来威胁他,他根本不会来看沐汐雅。

“言澈,汐雅,你们两个慢慢聊,我先出去了。”沐夫人不想打扰“两人世界”,丢下这句话,就转身离开了病房。

“喂,妈,别啊……”

沐汐雅想阻止,后者却已经一溜烟出去了。

这多尴尬啊!

沐汐雅抬头,正好跟顾言澈四目相对,见他对自己投来一个死亡凝视,显然不怀好意。

“顾同学……”

“沐汐雅!”顾言澈打断了她的话,怒火中烧地冲了过去,紧紧扼住她的手腕。

“你干嘛?”沐汐雅想要挣脱,谁知道对方却圈得更紧了,“疼!”

她痛呼出声。

这铁憨憨,一点也不知轻重!

顾言澈面带怒火,震怒问道:“你是不是又跟我妈告状了?”

“谁跟你妈告状了?”她可不是那种人!

“舞会我跟苏苏表白的事情,难道不是你告诉我妈的?”顾言澈更是怒不可遏,“她昨天去威胁了苏苏,给了苏苏一百万,说要她离开我!”

沐汐雅怔了怔。

**,一百万!

不愧是校园文的标配剧情。

“那她要了没?”沐汐雅心想,如果是她,她早就拿钱走人了。

“哼,苏苏才不是那种贪慕虚荣的女孩,她跟你可不一样!”顾言澈冷哼一声道,“你爱的不过是本少爷的金钱和地位,苏苏爱的才是我的心!你根本就不懂,什么才是爱!”

沐汐雅嘴角抽搐了一下。

这熊孩子,中二病快晚期了。

“好好好。”她点了点头,无奈道,“我爱的都是你的钱,苏苏爱的才是你的人,我不懂爱,你快松开我,免得我这双肮脏的手污浊了你的手,行不行?”

说罢,她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自己的手抽了出来。

手腕都被他勒红了,原本的伤口分分钟又要裂开。

这个该死的中二病!

沐汐雅不想跟他理论,抬眸却见,顾言澈像打量怪物一样盯着她,惊诧万分。

“沐汐雅,你少跟本少爷玩这种欲擒故纵的把戏!你那点小伎俩,本少爷早就看透了!”

狂狼不羁的语气中,透着几分轻佻。

一般像这个时候,沐汐雅不该一哭二闹三上吊,哭嚷着抱着他,不让他走吗?

今天是吃错药了?

不,一定是她在欲擒故纵!

“没错。”沐汐雅也懒得否认了。

“呵,果然如此!”顾言澈唇角勾起邪魅一笑,欺身压了过来。

“你干嘛……”

沐汐雅下意识后退了一些,被他壁咚在床头,无法动弹了。

小屁孩,还敢壁咚她!

那张刀削般的脸,露出震怒:“我警告你,就算你让我妈停掉我的卡,我也只喜欢苏苏,你要是再敢欺负苏苏,这就是你的下场!”

说罢,他握住水果刀,有点偏地插入了桌上的苹果中,果汁溅射而出。

沐汐雅脸上愁容密布。

败家,糟蹋水果啊!

见她不说话,顾言澈更不爽了:“喂,女人,你有没有在听本少爷说话?”

同类推荐

主编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