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章节目录

小说简介

主角是孙宇小六子的小说叫《抗日:开局怒上意大利炮》,本小说的作者是沙发熊所编写的穿越重生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啊!”随着一声短促的惊呼,孙宇整个人犹如弹簧一般的窜了起来,但是不知脚下被什么东西一绊,瞬间就狼狈的摔到了地上,随即就引来了周围一群人的肆意笑声。...

精彩章节

不过即便是将枪口指向日本人的队伍,他们之间也是严重缺乏指挥协调、缺乏后勤补给,只能在日本人的残酷围剿下日渐虚弱、凋零。

不过在打听到这些情况的时候,孙宇他还有了点意外收获,听马婶讲他那当巡警的爹,其实还有一个亲大哥在世,不过早几年因为好吃懒做而和家里闹翻了,后来听人说是去了凤凰山一带投了绺子、进山当了土匪。

接下来,正当孙宇打算就这个事继续往下追问时,家里却忽然来人了,只听外屋门响了几声,然后一个含糊不清的声音就响了起来:“老马家里的,是我满大辫子呀,我来看看小六子的伤。”

“诶呀这事赶得巧不巧呀,俺们正唠嗑那,满大哥快进快进。”说话间,马婶就急忙站了起来,但是还没等她掀开门帘迎出去,一个矮小的身影就已经钻了进来,站到了孙宇的眼皮底下。

原来满大辫子是一个毫不起眼的小老头,年约60多岁,一双眼角处还带有眼屎的老眼已经浑浊了,下巴还留着几绺凌乱的花白胡子,身上穿着一件肮脏不堪的薄夹袄,双手抄在油的发亮的袖子里,头顶还歪扣着一顶黑毡帽。

这个小老头走路一摆一摆的就和鸭子差不多,人尚未走到土炕边,一股腥臭的味道就抢先一步冲进了孙宇的鼻孔,顶的孙宇一个反胃,险些就直接喷了出来,眉头也不受控制的皱到了一块。

“怎么着?你小子醒了就嫌弃我老头子了?”凑近的满大辫子显然看到了这个小小的细节,立刻就把老眼一瞪,对着孙宇他嚷嚷了起来,一副很是不爽的样子。

眼看着气氛有点僵,正当孙宇不确定,自己应该怎么应付这个不讲卫生的小老头时,马婶就站出来打圆场了:“唉呀妈呀,满大哥你这说的是啥话呀!小六子咋会那么想呀,他是、他是被人打得厉害,脑瓜子懵圈了。”

“哼!”这样赚足面子的满大辫子才算饶过了孙宇,动作利落的往土炕边缘处一坐,抓下自己头顶的黑毡帽就故意扔到了孙宇身边,令黑毡帽上那股浓郁的头油味儿熏的孙宇是连连干呕。

到这个时候,孙宇他才知道小老头这个名号的由来,原来在那黑毡帽下面,这个顶风味半里的老人家还留着一条少见的花白大辫子,简简单单的盘在头上,看着就好像是清朝末年的那种造型,反正是十分的扎眼。

“满大哥吃了吗?俺家锅里还有点黑面糊糊,要不给你热一碗、你先垫吧垫吧?”马婶又一次热情的询问了起来。

“不着急,我先看看这小子的伤,昨晚上没有吐血尿血吧?把嘴张开、让我瞅一眼舌头。”说着说着,满大辫子那双鸡爪一般干枯的、指甲缝里满是黑泥的手就搭在了孙宇小腿上,位置拿捏的非常准确,恰恰就是骨折的位置。

“额!”一阵令人发狂的剧痛瞬间就传递到了孙宇的大脑,令他全身的肌肉都绷紧了,幸好满大辫子松手很快,触摸几下腿骨就缩了回去,然后就一边捋着自己的花白胡子、一边摆出高深莫测的神情,端着不肯讲话。

“满大哥,这六子怎么样了,什么时候才能下炕呀?”忍了半天,孙宇是毫无反应,最后还是马婶没能绷住,在旁边紧张的问道。

“单说腿上这伤吧,那是伤到了筋骨,想要利利索索的养好,快则三月、慢则半年呀!”终于拿够架子的满大辫子,这才文绉绉的给出了一个模糊的答案来。

“这可咋整!半大小子要瘫在炕上三个月,这不窝囊死人啦!”马婶一听就猛地一拍大腿,一副天塌下来的模样,就差动手直接抹眼泪了。

仍旧靠在被垛上的孙宇,简单一想也就明白了这里面的奥妙;这是什么时代?乱世中的普罗大众谁都在挣扎求生,那家敢随便多养一个闲人呀,多个人吃饭可不是多一双筷子这么简单的问题。

想到这里,孙宇他就自己询问了起来:“满……大伯,能不能想想办法,让我能好的快一些?”

“快?天下哪有这么便宜的好事,如果肯多用些大白背、虎骨、松香之类的名贵药材,煎服、外敷加熏烤,也许能快些日子治好。”满大辫子又逮到机会了,立刻以一副世外高人的口吻教训起孙宇来。

“老天爷呀!虎骨?松香?那些金贵东西俺这辈子压根就没见过,那的花多少钱呀?”马婶再次惊呼起来,同时也让孙宇深深的明白,想搞来这些名贵中药,凭马叔马婶是绝对不可能了。

“不过咱们话再说回来,小六子你爹也算得上是一条好汉,敢跟日本人玩命的我满大辫子都佩服,所以我今天给你带来了一件好东西,对你的伤可是大有好处。”

陆续检查过孙宇的手臂和后背,满大辫子这才从怀中摸出一个小小的红布包来,展开后露出了里面的一种黄白色粉末,只看满大辫子那小心翼翼的模样,害的孙宇和马婶也一起紧张了起来。

“这、这是啥呀?”好奇的马婶想要用手指点点看那粉末,可谁知满大辫子却猛地一闪身,瞬间就把红布包护在了怀里,一副生怕马婶会抢夺的模样。

“嘿嘿嘿,我也不怕告诉你们知道,这可是我们满人才懂的秘药,名叫哈力苏,专治筋骨损伤,回头老马家里的你给这小子内服外敷,其他的就看他自己的造化了。”啰啰嗦嗦的说了一堆,满大辫子这才把手中的红布包递给了马婶。

“哦哦哦哦”被满大辫子这顿吓唬,马婶也是慌了阵脚,颤颤巍巍的接过了那个红布包,谨慎加小心的放到了一旁的桌子上,口中还神神叨叨的念叨着:“这么稀罕的东西可点搁好了,俺、俺去找个匣子去。”

当马婶她离开这屋,赶去外屋找所谓的匣子时,孙宇却越想越不对劲;哈力苏?这是什么鬼?不过怎么好像在那听说过?还有看满大辫子这副落魄到极点的样子,他真的能够拿出什么贵重的秘药来吗?

恰巧这时马婶返回了屋里,手中还真就拿着一个小木匣子,但是当她准备把红布包放进去时,孙宇却趁机嚷嚷了起来:“马婶马婶,你先别忙,把那个哈力苏给我尝一点。”

“小六子,不是俺不舍得给你,但这是药,能随便尝吗?”马婶哭笑不得的说道,视线却投向了满大辫子那边。

“没事呀,早晚都得进我的肚子,马婶你就给我尝尝吧!”孙宇继续坚持,他倒不是怕别的,他就怕自己骨折之后,再被这个不讲卫生的小老头弄个食物中毒出来,眼下手断脚断的状态,如果再加上拉肚子,那才真是生不如死那。

“给他尝吧,这小子怕是被伤的厉害,想好病想疯了,老马家里的你不给他尝尝,他自己都的爬去试试。”这一刻儿,居然是满大辫子帮了孙宇一把,小老头时一脸嫌弃的看着孙宇,自认为已经看透了孙宇的心思。

就这样,当马婶用筷子尖蘸水,然后又点了点那黄白色粉末之后,这才递到了孙宇的口中,不过等孙宇用舌头仔细一尝,嘴角可就不受控制的翘了起来。

什么哈力苏,这个他奶奶的不就是黄瓜籽粉嘛!吃下去顶多就是补点钙、起到些辅助治疗的小作用,还满人的秘药勒,这个满大辫子可真是个大忽悠,小舢板都活生生的被他给说成了大炮舰!

“行了行了,尝点就行了,剩下的俺给你煎好内服。”满足完孙宇的愿望,马婶就把那个匣子搁的远远的,仿佛怕孙宇会夺过去生吞了一般。

下一步,孙宇他就朝满大辫子善良的一笑,跟着故意压低声音说道:“满大伯,你这哈力苏还有另外一个名字吧,是不是应该叫做黄瓜籽?”

“你、你怎么……”不可一世的满大辫子眨眼就懵逼了,他真心没有想到,自己的牛皮居然会在这里被戳破,吓得他第一反应就是望向了旁边的马婶,生怕这个素有彪悍之名的女人上来给自己挠个满脸开花。

“满大伯,你不想让人知道这事也行,那就帮我一个忙,给我的腿和手臂打上夹板。”

“我啥都答应你,但是、但是夹板是什么?”

“……夹板、夹板就是用薄木片和布条固定骨折位置,防止错位和活动引起的疼痛。”

“哦……,我明白了,我马上就给你弄,老马家里的,给我找点破布条来……”

话音未落,再也维持不住世外高人姿态的满大辫子就跳下了土炕,一溜烟的逃出了屋子,速度快的简直都吓了孙宇一跳。

半个多小时之后,在孙宇的反复纠正下,满大辫子和马婶忙的是满头大汗,但总算是帮孙宇固定好了夹板,接下来孙宇他可就见识到了满大辫子的另一项天赋技能,他就直接蹲在土炕上,一手大碗、一手大葱,唏哩呼噜的连干五碗,直接清空了马叔马婶与孙宇的晚餐。

同类推荐

主编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