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章节目录

小说简介

主角叫温可晨南风凌的小说叫《妙手医妃:玩转后宫全靠嘴》,本小说的作者是煤球创作的古代言情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穿越医妃+乌鸦嘴+玩转后宫】莫名穿越获得乌鸦嘴技能满分,弃后又如何,打不过还诅咒不过吗?在皇宫,狗皇帝克扣吃食衣用,让她堂堂皇后连嫔妃都不如,既然这样她求皇上废后,放她出宫去赚钱!“皇后,是嫌自己活的太长,要出宫送死?”“要让皇上失望了,本皇后身体力壮,文韬武略样样精通!”南风凌拿出一张画满鸭蛋人......

精彩章节

第6章

“皇后娘娘,您莫不是忘了,是您先芳心暗许,如今您怎么能倒打一耙?”

白轻莲说时,慌张无措,咬着牙,仿佛再逼问下去就要鱼死网破的架势。

“倒打一耙?”温可晨微笑,缓缓抬手观察掌心掌背,声音如敲打,清晰又悠哉的说:“这么说,是本宫不该被皇上的才华与样貌吸引,是本宫不知好歹咯?”

这话明显为难,无论白轻莲的回答是什么。

都会被温可晨抓到把柄,趁机除掉。

白轻莲察觉,但不愿认输,恼羞成怒的拍桌站起,指着她。

“温可晨,你......”

闻声,温可晨轻笑,眼眉明媚带着用意看向她。

眼中的威神,让白轻莲一惊,还未做出反应,就听到门口太监的请安声。

“是谁打扰皇后休息?”

未见其人先闻其声。

低沉威严的嗓音,带着一丝质问。

白轻莲立马转身,见南风凌一步跨过门槛,走进来。

她便立马嘤嘤作态,跑到南风凌身边,哽咽的抱怨,“皇上,臣妾只是想要关心一下皇后娘娘,可皇后娘娘不知听信了宫里哪个长舌的话,误会臣妾了。”

“有这事?”

南风凌扶起白轻莲,盯着温可晨就问。

果然皇家都多情,有了美人就忘了他们之间的交易了?

臭皇帝,你再不配合,我就诅咒你!

二人对上眼神,一番交流提醒,南风凌却先转身坐上软塌,不予回应。

温可晨见他忘恩负义的模样,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后才起身。

“皇上说有就有吧。”

她故作吃醋,一双魅惑的眼眉,突然微微垂下,好像心中受了很大委屈一般。

“呵——”南风凌笑着,一把拉住她的手坐下,含情脉脉的对她说:“皇后的话朕都听见了,朕觉得皇后的话由心而发,非常真诚。”

你个臭皇帝,什么由心而发,什么非常真诚。

听不出我那是诓骗别人的话吗?

你除了有点儿颜值,有点钱,有点权还有什么?

普信男!自恋狂!

心里骂完,她还得演戏,惺惺作态故作亲昵的说:“皇上明白就好。”

白轻莲瞧着,心里很是不爽,生怕皇上真的听信了温可晨的话,将自己处置了,这该怎么办?

爬上今天的位置,她不惜一切代价,已经没有回头路了!

所以无论什么代价,她都必须一试!

就算让她跪下给温可晨磕头,她都必须做。

哐——

白轻莲跪在地上,娇弱的委屈着,一双眼含泪花,楚楚可怜的模样。

“皇上,臣妾真的是无意冒犯,还请皇上做主,帮臣妾和皇后娘娘解释一下。”

果然无论何时何地,茶艺大师处处都在。

她故意为难,学着白轻莲也用一副楚楚可怜的眼神,盯着南风凌,口吻撒娇的唤着:“皇上......”

南风凌故作镇定,偷摸咽了咽口水,喝了一口茶降火,不分青红皂白,吼道:“莲妃目无皇威,不守后宫礼仪,有失体态,今日起禁足三日闭门思过。”

白轻莲震惊,不等她反应过来就被太监侍卫架起,准备拖走。

她看着温可晨笑脸满盈,好像每一秒都在讥讽嘲笑她,她报冤的喊道:“皇上,是娘娘她诬陷我......我没有......皇上......”

声音渐渐远了。

温可晨才一把将自己手上的那只手一把抓起甩开,还挪了一步后坐下。

“皇上,戏已经演完了,你我该保持距离了。”

南风凌嘴角一勾,露出一抹邪魅的微笑,缓缓靠近,将她的下颌勾起,迷离闪烁的眼神,好像对她有什么歹念。

她立马推开,又后退几步,在台阶的边缘不停往后看。

“皇上,您朝政繁忙,臣妾就不多留了......”

说着,又轻微的往后挪了一步,结果踩空——

她感觉自己身体摇摇欲坠的往后倒,想要伸手抓住什么,但被南风凌躲开了......

**南风凌,你要是不救老子,我就诅咒你给我当肉垫!

南风凌准备伸手拉住她,结果不知为何自己也踩空,在太监奴婢的眼睁睁下成为了温可晨的肉垫......

“唔——”

一声闷叫声。

温可晨闭上眼,可救救没有感觉到摔倒的痛感,反而感觉自己身下好像有个肉垫......

等等,肉垫......不会是皇上吧?

她带着怀疑慢慢转头,轻松就看到了皇上的黄袍在她身下。

“皇上,您没事儿吧——”

“娘娘,您怎么样?”

南全和青玉来将他们搀扶起来,只看到南风凌扶着腰吃痛的怒瞪她。

温可晨全身上下没有一处受伤,她笑着摊手说:“是皇上您自己不小心,与我无关。”

“朕可是为了救你才受伤,皇后这话凉薄了一些吧?”

她凉薄?

要不是他,她也不会被白轻莲盯上,也就不会又这档子事儿了。

到底谁怪谁呀?

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小心出门被狗咬!

“皇上既然身体不适,还是回去多休息休息吧。”

温可晨可不敢留这个祖宗,生怕自己还的照顾伺候他。

南风凌怒指她,想要掐死她的心都有了,可奈何腰痛只能作罢。

南全搀扶,小心翼翼走远走了。

结果远处传来一声惨叫声。

还有南全的声音,“皇上您没事儿吧?传太医,快传太医!”

一身轻松的温可晨好奇,趴在忆宸宫门口偷看,结果与撅着**的皇上对视,一双怒目瞪着她,手指指着她。

她吓得立马跑回屋内,用手抚平胸口让自己呼吸平稳一些,宽慰道:“还好跑得快。”

刚刚皇上是被狗咬了**?

可皇宫中,哪里来的野狗,哪条狗敢咬皇上的腚?

“青竹,你刚刚看清了吗?皇上到底怎么了?”

青竹蹙眉,一副担忧又严肃的表情说:“娘娘,您最近还是安分点儿吧。”

温可晨轻轻皱眉不解,反问道:“为什么?”

“不知从哪里来了一条狗,从咱们偏院跑出来,把皇上的......的那个咬了!”

什么?

是她宫中的狗?

不对呀,她宫中什么时候多了一条狗,她怎么不知道?

同类推荐

主编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