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章节目录

小说简介

主人公叫乔夏阿尔瓦的小说叫做《乔夏阿尔瓦》,这本小说的作者是乔夏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阿尔瓦车头一转,从她身边擦身而过,带起一阵冷风。透过后视镜,他看见乔夏跌坐在地上狼狈又可怜的样子,他的心不觉也跟着一颤。可只是一瞬,他眼神一凛,脸上又恢复了一贯的冷漠。从前,这个女人也是以这样的姿态骗了他!...

精彩章节

阿尔瓦车头一转,从她身边擦身而过,带起一阵冷风。

透过后视镜,他看见乔夏跌坐在地上狼狈又可怜的样子,他的心不觉也跟着一颤。

可只是一瞬,他眼神一凛,脸上又恢复了一贯的冷漠。

从前,这个女人也是以这样的姿态骗了他!

城市二月的风是阴冷的。

乔夏许久才从地上爬起,那萧瑟的身影让人几乎以为一阵大风吹来就能将她摧折。

脸上一片冰凉,她这才发现自己竟无意识的涌出了泪。

她用袖子胡乱擦去眼泪,却不知为何越擦越多。

最终,她又蹲了下去。

空荡的停车库响起一阵压抑的呜咽。

地下室的楼道,昏黄老旧的灯在头顶摇晃。

到了门口,乔夏才看见站在门口的郑玉婷。

她脚步一怔,心中越发疲累。

郑玉婷也不装模作样了,直接开口问:“你弟弟那里等不了多久了,要怎样你才肯捐?”

这一次,乔夏抿唇沉默了一会儿。

良久,她在心中苦笑一声,艰涩地开口:“我可以配合,只要你们给钱。”

闻言,郑玉婷脸色立时一变,猛地推了一把乔夏,破口大骂:“乔夏,你这个不仁不义冷血无情的东西!给你弟弟捐骨髓是你该做的,居然还敢要钱!”

本只是试探的话,却一下让郑玉婷原形毕露。

乔夏猝不及防的被推得撞在墙边,腿磕在消防栓角,一阵吃痛。

心里那一团火烧得太过热烈,灼痛了自己。

她强挤出一个冷笑:“我只要钱!”

乔夏勉强站稳,她推开郑玉婷,打开房门躲了进去。

二月的地下室那刺骨的阴冷,几乎要将她所有的伪装刺穿。

外面郑玉婷骂声不断,乔夏捂住耳朵。

会好的,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第二天,乔夏强打起精神,出门再去找工作。

可才走到楼梯口,一群记者忽然围了上来,相机话筒都纷纷对着她。

“请问是乔夏小姐吗?您为什么不愿捐骨髓救您的亲弟弟?”

“乔小姐,郑女士说您没有良心,您认为这话对吗?”

……

乔夏挡住脸连连后退,想要逃开这些几乎戳到她脸上的话筒。

可这些记者就像闻见血腥味的鲨鱼一般,追着她不放。

狭窄楼道里,她被挤得无路可走,一下子一脚踩空从楼梯上摔了下去。

头撞在墙上,她痛得闷哼出声,眼睛都有些发花。

可那些人依旧没有放过她的意思,对着她狼狈的模样一个劲猛拍。

“乔小姐,请回答我们的问题……”

乔夏浑身发疼,终于忍不住一把推开了面前的记者。

无论如何她也不愿意在人前撕开伤疤,卖惨供别人炒话题。

她死死咬着牙,一字一句开口:“我只要钱!”

说完,她拨开人群,重新逃回自己的房间。

终于,一滴眼泪在关上门的刹那还是忍不住掉下来,落在地上无声无息。

一连几天,乔夏出门都会被人指指点点,不要说找工作,这一片的店,她连门都进不去了。

真是好笑,她只想活下去,活得像个人,就那么难吗?

萧瑟寒冷的大街上,乔夏坐在木椅上,仰头看着头顶的桃树。

那枝头隐隐长出绿芽,过不了多久就会开出花来。

她凝视着那抹绿芽,安慰自己一定会好的。

正这时,她的手机响了起来,是个陌生号码。

刚接通,电话那头传来周瑶跋扈的声音:“乔夏,你现在给我妈乖乖道歉,然后捐骨髓,不然,我要让你比现在还惨!”

乔夏怔在了原地,下意识地攥紧了手机。

原来,她沦落到现在这个地步,是周瑶在搞鬼!

原来,郑玉婷口里的女儿瑶瑶就是周瑶!

乔夏深吸了一口气:“你为什么要这样赶尽杀绝?”

周瑶冷笑了一声:“我看见你恶心,不行吗?”

乔夏一顿,开口却听不出什么情绪:“只有心脏的人才会看别人恶心。”

“我没时间跟你废话,你明天不来医院,我就让你连你现在这个狗窝都没得住!”

乔夏的脸色跟着一白,心里像是堵了一团火:“明明你的骨髓才是最匹配的,就算要捐,那也应该是你,凭什么找我?!”

可她话还没说完,电话那头已经是一阵忙音。

枝头一滴清露掉下来,正好打在乔夏脖颈,冰凉入骨。

她没有工作,没有钱,甚至连最后的地下室都要失去。

原来,世上真能有人逼得另一个人活不下去。

乔夏捏着手机,眼眶通红,几乎绝望。

“呲——”一辆豪车在她跟前缓缓停下。

车门打开,迈出一双修长的腿。

乔夏心中骤然忐忑,她一抬头,果然是阿尔瓦。

第八章我没钱

乔夏愣愣的看着他,一时不知怎么开口,阿尔瓦走到她跟前居高临下地看着她。

他开口,说的却是:“周瑶的弟弟也是你弟弟,现在他需要配型,你应该救他。”

一句话,瞬间将乔夏的心泼个透凉。

她哀默的眼神看向他,声音沙哑:“我只是个孤儿,从来没有亲人。”

阿尔瓦皱了眉:“我可以给你钱,一千万,足够你一辈子的生活。”

乔夏忽然笑了笑,下一秒就忍不住红了眼眶。

在他身边这么多年,阿尔瓦从来没对她这样大方过。

他明明那样讨厌自己,现在却肯为了周瑶的弟弟,给她一千万。

见她这副表情,阿尔瓦心中烦乱,他冷声道:“矫情什么,乔夏,你傍上我不就是为了钱吗?”

乔夏唇都在抖,她一字一句说:“我从来不是为了你的钱。”

她以为,误会会解释清楚,只要她对他好,一切都会好起来。

她以为,他也曾有一刻是对自己动过心的……

阿尔瓦心中却升起怒火,他一把捏住乔夏的下巴,漆黑的眸子射出寒光:“你别说是因为爱我才这么犯贱!”

乔夏脸色一阵青一阵白,他如刀般的话几乎将她的心脏搅得一阵血肉模糊。

她只能哑口。

犯贱。

这就是他给她的爱下的定义。

对于阿尔瓦的要求,她从来无法拒绝,况且,连活下去都难的人,还能拒绝什么。

车子一路疾驰,眼前的风景不停的变幻。

到了医院,郑玉婷已经在那里等着了。

看到阿尔瓦,她热情地招呼,就像对自己的女婿一样。

阿尔瓦只把乔夏带过来,就礼貌地告辞。

而全程,他的眼神都没有在乔夏身上停留过。

乔夏的目光却愣愣的注视着阿尔瓦的背影,直到他消失在走廊尽头。

“啪——”下一秒,她脸上又猝不及防地挨了一耳光。

郑玉婷恨恨看着她:“看瞎了人也不是你能肖想的!你也不照照镜子,还敢跟我们家瑶瑶争!”

乔夏挨了这一巴掌,脸上**辣的疼,可心里却已经感受不到了。

而走到车边的阿尔瓦从口袋里摸出车钥匙,看见车里放着探病的补品,才发现刚才忘记拿上去了。

他蹙眉,把东西拿出来又折返。

走到走廊转角,郑玉婷叫骂的声音传过来。

“乔夏,做人要有自知之明,垃圾堆里长大的,也永远只能呆在垃圾里!”

阿尔瓦一眼就看见了乔夏脸上那鲜明的巴掌印。

可他只是停在了那里,没有说话,也没有上前。

他薄唇微抿,眼神不自觉泛出一阵刺骨的寒意。

可等到郑玉婷骂完,他才走上前,将手里的补品交给郑玉婷:“刚才忘记带过来了。”

郑玉婷立时换上了一脸笑意,接过东西。

乔夏转过头定定的看着他,这一刻,她已经明白,刚才的打骂他都看见了。

看见了,却视若无睹。

原来一个人不爱你,是真的连一丝怜悯都不会给你。

他是绝情,还是从未有过情?

她没有答案,只是原本以为已经千疮百孔的心,在这一刻还是泛出疼痛,深刻的,一阵一阵,像是一把钝刀子在划她的心头。

“乔夏,抽血检查了。”检查室里的护士小姐叫她的名字。

乔夏低下头,沉默着跟着护士进去了。

阿尔瓦却站在原地,没有再离开。

不知为何,乔夏刚刚的眼神像根针似的扎在他心头。

时间缓缓流逝。

忽然,里面的护士惊呼出声:“哎呀,乔夏,你的血怎么止不住啊!”

检查室一片慌乱嘈杂,阿尔瓦眉头不由深皱。

医生匆匆赶来急救,过了许久,血终于止住。

医生宋于箫看着乔夏毫无血色的脸,皱起了眉头:“乔小姐,你这是凝血功能有障碍,得仔细检查一下。”

乔夏听见检查两字低下了头,闷闷开口:“我不去。”

宋于箫推了推眼镜,神情严肃:“你的情况比较严重,不去是会出事的!”

乔夏一下抬起头,清凌凌的眼神看向他:“我没钱。”

宋于箫愣住了,他这才发现,眼前这个女人穿的衣服都是出了线头的旧衣服。

这样冷的天,她只穿了一双已经洗得发白的帆布鞋。

她的皮肤是病态的白,身体也隐隐瘦得有些脱形。

宋于箫看着心里很不是滋味,声音也跟着放柔了些:“去吧,检查不要钱。”

说完,他冲护士使了个眼色。

乔夏这才跟着护士去做检查。

检查结束,她走出房间,就看见周瑶不知道什么时候也来了,她挽着阿尔瓦的手,身边的郑玉婷讨好地笑着跟阿尔瓦说话。

乔夏只看了两秒,便黯然移开了视线。

等了一会儿,宋于箫拿着检查结果出来,语气严肃:“乔小姐不能做骨髓移植,她有血管性血友病,不能动手术。”

第九章是她命不好

阿尔瓦听到这话,不由往前一步拿过宋于箫手里的报告单,心里涌起一阵复杂。

他怎么也没想到,乔夏居然有这个病。

“她的病在变严重,必须要接受治疗,否则下一次出血就会有生命危险。”宋于箫接着补充。

闻言,乔夏心里一沉。

不行,她不能出事,师傅年纪大了,无儿无女的,要是她没了,师傅要怎么办?

可是……就算是病了,她也没有钱能给自己治。

正想着,一只有力的大手拉起她就往医院外走。

乔夏循着手看过去,只能看见阿尔瓦皱着眉头的侧脸。

她一时愣住,只能任他将自己带走。

留在原地的周瑶见状脸色铁青,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跺了跺脚,一脸委屈:“这怎么办?妈,要不然……还是我给弟弟……”

没等她说完,郑玉婷忙打断了她:“乖女儿,不要乱说,她就算有病又怎么样,不影响你弟弟的骨髓就没事,就算死在手术台上那也是她的命!”

车子在雨后的街道疾驰而过,溅起一阵水花。

乔夏坐在车后座,只剩下满身疲惫,她蜷着闭上眼,不一会儿传来平稳的呼吸。

阿尔瓦透过后视镜,目光总不自觉往她身上看。

不知道什么时候,她变得这么瘦,就像一朵易碎的玻璃花一般。

他脑海里不自觉想起乔夏从前的模样。

几年前,她被她师傅第一次带着来酒店的时候,脸上的笑容那样灿烂。

后来很长一段时间,她看向他的眼睛里都是掩藏不住的爱意。

那样真挚的感情,他真的没有动容过吗?不然他也不会去吃她送的点心。

可她却骗了他……

想到这,他握着方向盘的手不由攥紧。

车子到了目的地,阿尔瓦刚停车,乔夏就醒了。

她低头闷声说了句“谢谢”,然后头也不回地打开车门离开。

阿尔瓦坐着没动,看着她的背影消失在黑洞洞的楼道,一脚踩下油门果决离开。

休息了一夜,乔夏的精神好了些,脸色还是惨白。

她查了一下自己的病,如果要治的话,很费钱。

她握住手机沉默了很久,最终沉沉吐出一口气。

乔夏去药店买了些便宜的药,她能为自己做的,似乎只有这些了。

医院病房。

乔夏照常提着吃的去看师傅,只是刚进病房,胡老爷子一眼就看出来她的脸色差的出奇。

“你这是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胡老爷子满是担忧。

乔夏摇了摇头,冲他安抚一笑:“我没事,就是最近有点感冒,没胃口才这样的。”

老人家也没怀疑,点头嘱咐道:“你年轻也要好好照顾自己,师傅这里不用你多费心!”

她浅浅一笑,将粥放到胡老爷子面前,声音低低道:“师傅,你趁热吃,我去问问医生你最近的病情。”

说完,她起身走出去,正好遇到来查房的宋于箫。

医院走廊上,她迟疑的问,胡老爷子的病要多少钱才能治好。

宋于箫叹了一口气:“大概三十万……”

同类推荐

主编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