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章节目录

小说简介

主角是蒋如怡齐弘烨的小说叫《神医毒妃腹黑宝》,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姑娘十三岁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眼睛一睁一闭一个世纪倒回来了。“我这是穿越了么?”正好遇见皇上登基,大选秀女和皇妃,这狗屎运也来得太齐了吧,居然选上了。本想本本份份做个小秀女就好了,没想皇上不这么想,痛并快乐着的生活就此拉开序幕...

精彩章节

第8章

进了八月,天气渐渐转凉,太后去宝华山祈福,去了快两个月,如今也要赶在中秋节前回宫,皇后少不得要安排接驾。

因是皇上第一年正式登基,中秋宴也显得格外看重,再加上要迎太后回宫,且秀女们进宫一个月有余,按规矩皇后要安排内务府开始赶制绿头牌准备侍寝了,皇后又是第一年支应这些事,一时间忙得脚不沾地。

每日里内务府大大小小的管事流水线似的,不间断地进出凤仪宫,或请示,或复命等等......

皇后每日忙得竟是除了吃饭睡觉,一时连午歇的时间都没了。

这一日,太后的凤驾就要回宫,德妃带着大皇子和贤妃一早就来凤仪宫请安,之后由皇后领着一起去九华门迎接太后。

九华门是后宫到龙乾宫的最后一道门,后宫嫔妃无召不得逾越。

如今偌大的后宫,正正经经的妃子只有贤妃和

德妃,贤妃是前朝三品大员赵元庆的嫡长女,身份尊贵,两年前一入东宫便封了侧妃,如今皇上又亲封了正一品贤妃,尊贵自不必说。

而德妃,也是皇长子的生母,出身并不高,原只是皇上的侍妾,可皇后和贤妃入宫许久都无所出,皇上膝下只得了皇长子,自然是看重的,因此,母凭子贵,封了德妃。

太后的仪驾浩浩荡荡到了九华门,年轻俊美的帝王此刻正恭恭敬敬地侍奉着母后。

只见一身穿明黄色龙袍的颀长身影,腰间扎条同色金丝蛛纹带,黑发束起以镶碧鎏金冠固定着,修长的身体挺的笔直,整个人丰神俊朗中又透着与生俱来的高贵。

剑眉之下,一双墨黑清澈的眼眸,深邃如潭,高挺的鼻梁,刚毅有型,坚毅的薄唇紧抿成一线,倨傲的下巴微微扬起,俊美坚毅的脸庞,让人见之不忘。

整个人举手投足间,都透露出无法言喻的帝王的尊贵与霸气,让人不敢抬头仰望,心甘情愿地俯首称臣。

皇帝亲自扶着母后下软轿,皇后带着贤妃德妃二人,上前恭恭敬敬地行大礼叩拜。

只见太后也同样一身黄色凤袍,颜色比皇帝的还要深几分,身上盘身绣着展翅欲飞的金凤,高高盘起的鬓发乌黑油亮,上边戴着一副十二尾金宝石凤冠,脖子里带着红珊瑚穿成的佛珠,脸上带着温和的笑,虽然已经四十来岁,但看得出来太后保养得极好,但丝毫看不出任何任何岁月的痕迹。

“快起来”,太后走上前,将皇后扶起来,一脸笑意盈盈。

帝后二人一左一右,扶着太后在前头走,贤德二妃在后头跟着。

大皇子由乳母领着,跟在最后头,再加上各宫主子们的宫女随侍,一行人浩浩荡荡地往太后的寿祥宫走去。

正走着,忽听皇帝身边的苏公公说几位大臣有急事求见皇上,已经在御书房里头等着了。

太后听罢,不等皇帝开口,便笑着道:“国家大事要紧,你且去吧,这里有皇后送哀家回宫。”

皇帝浓眉一展,向母后告了罪,便带着苏公公等人大步离开。

太后和皇后在前面缓缓走着,二人既是婆媳,又是姑侄,同是出自当朝数一数二的名门望族魏家,魏氏一门出了两个皇后,在朝中已是滔天的富贵,在这宫里,也同样是最尊贵的两个女人。

“这后宫里也太冷清,不知今年的秀女可教导好了”,太后问道。

皇后回答说已经让内务府准备绿头牌了,太后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婆媳二人又聊了些其他的。

不知不觉到了寿祥宫,贤德二妃稍稍坐了一会儿便告退离去,只剩下皇后一人服侍着太后。

皇后将众嬷嬷宫女遣散,单独留下来,将前些日子发生的事简单地说了,因说道是北苑宫人看守不力,这才失了一名秀女。

太后听罢,有些气恼,便道:“这些宫人如今越发没规距了,自打先帝驾崩,到新帝继位,宫里忙忙碌碌地一直不得闲,现如今新秀女才刚进宫,便出了这样的事,传出去岂不是落人话柄。”

“正是了,儿臣已让人将那些宫人都发落了,其他人也都敲打了一番”,皇后赶忙笑着说道。

简简单单几句话,就将全部责任推到了那群宫女太监的身上,皇后心里重重地松了口气。

之后的几天,相安无事,皇后照旧忙碌。

中秋夜宴也随之而来,储秀宫自然是没有资格参加的,宫里的妃嫔仍旧只有贤德二妃,所幸皇室宗亲里几位王爷带着王妃还有长公主驸马都来了,另外再加上前朝的诰命夫人们,宴会倒也热热闹闹有说有笑的。

中秋节一过,秀女们的牌子也正式挂在敬事房,只是这几日有朝臣禀报说江南一带连降暴雨,洪灾泛滥,数万百姓流离失所。

一封封来自江南的八百里加急件,流水似的不断送进勤政殿,圣上整日在御书房与大臣们商讨对策,夜晚又批折子直至深夜,已数日不进后宫。

就算偶尔去给太后请安路过后宫,也只是顺道去咸福宫德妃那里看看大皇子,不得不说,皇帝对大皇子还是非常疼爱的。

由于经历了那样一件事,储秀宫里的一众秀女就有些坐不住,谁都不愿意一辈子留在储秀宫里当老秀女,可眼瞧着,八月就要过去了,皇上还是一次牌子都没翻,众人便有些急了。

但着急归着急,却总没有一点儿办法。

女人多的地方,无事就生非,不知哪一天起,流言悄悄地在底下流传,说是储秀宫里闹鬼,而且还传得有鼻子有眼的。

蒋如怡听罢,嘴角微微抿起一抹讽刺的笑,便丢开了,并且叮嘱身边的初柳和碧兰二人,不准跟着乱嚼舌根。

二人自从进宫便和其他的丫头们一起由专门的嬷嬷训导规矩,对这宫里的事自然是谨慎有加,因此也多多少少知道这件事的轻重,即便其他人再怎么传,二人也无动于衷。

同类推荐

主编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