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章节目录

小说简介

主角叫方贤柳茵的小说叫《啼血霞帔》,是作者轩辕瞳倾心创作的一本悬疑灵异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在山上学了五年,为了寻找师父下山,刚下山就遇到了诡谣阴婚,夜晚才出现的明清大院,和穿着啼血霞帔的鬼新娘。我明明学了一身的技艺,却只能在老骗子的算命道馆做学徒。他赚的满盆满钵,我每次险死还生,而我眼中这光怪陆离的世界背后,竟然还有更诡异的阴谋等着我……...

精彩章节

姜胖子似乎觉得有点对不住兄弟,不好意思开口,我上前一步说道:“我是莫川,也略懂一些道门之术,我们先和你一起回家看看具体情况。”

师洪杰听了我的话,眼中爆出希望的光,但还是问道:“要是真的是中邪,莫哥你能帮帮我们吗?我姐苦了一辈子,这才刚过两年好日子……”

我看师洪杰眼圈泛红,是个真性情的人,于是点头道:“要是真的有事,我保证我尽最大努力。”

师洪杰握住我的手,声音有点哑:“谢谢你,太谢谢你了。”

我们就这样上了车,一路颠簸,师洪杰心事重重,姜胖子昏昏欲睡。因为是夏天,一股汗臭儿味儿弥漫在整个车厢里,热浪翻滚,我不由得有些心浮气躁,于是闭眼心中默念“清心诀”,才感觉舒服了一些。

经过几个小时的颠簸,我们到了邯郸市里,中途又转了两趟车这才到了师洪杰家所在的乌家屯。这时候已经是下午四点多了,我在山上清修习惯了,几餐不吃倒也没事。可是姜胖子饿的够呛。

我们直奔师洪曼家里去了。在车上师洪杰就给师洪曼打电话,告诉她放暑假了,带两个朋友回来玩,所以我们进家门的时候,屋子里热火朝天正在做饭。师洪曼和她老公柴枫看上去很朴实。

师洪曼看着比实际年龄大一些,虽然表现的很热情,不过脸色有些憔悴,我们都没点破。一起吃了一顿农家饭。期间我并没见到师洪杰的小侄女果子。随口问起,师洪曼说孩子疯累了,早早躺下歇息了。

吃完了饭,柴枫让师洪曼陪我们聊聊天,他去收拾碗筷了。师洪杰和姜胖子看了我好几眼,我知道他们的意思,想了想,干脆也不绕弯子了。开口直接说道:

“洪曼姐,其实我不是师洪杰的同学,我是姜延年的朋友,是受姜延年父亲,也就是乾坤大师的托付过来看看孩子的。您要不要和我聊聊?”

听我这么说,师洪曼整张脸变的惨白惨白的,没有一点血色,嘴唇张了张,却什么都没说出来,但是眼神却是又惊又怕。我看着她,尽量让自己眼神温和一些。

半天,师洪曼才挤出了一句:“果子不是妖怪,她只是病了……”

我皱了皱眉,对师洪曼说道:“洪曼姐,果子到底怎么了?得什么病了?”

师洪曼显得很激动,站起来一挥手还碰掉了一个玻璃杯。:“果子没事,我过几天带她去城里看病,不用你们操心。”

听到玻璃杯碎了的声音,厨房里的柴枫也跑了出来,见师洪曼激动赶忙安慰道:“这是咋回事?洪曼,别当孩子面这样,到底咋了?”

师洪杰也站起来说道:“姐你别激动啊,莫哥不是坏人,我上个星期就看出来果子有事,你又不跟我说,你能不能冷静下坐下说说啊?”

师洪曼的情绪很激动,非要把我们赶出去,师洪杰也急了,大声喊道:“姐你到底这是咋了?有什么事不能说清楚啊?上次我回来就发现了果子不对劲,果子是你闺女没错,但是那也是我侄女,我还能害她吗?莫哥是自己人,而且懂点门道儿,人家来帮咱们的,咱就这么给人家往外撵?”

师洪曼愣了一下,我见她松动了,连忙说道:“洪曼姐,洪杰是姜延年的朋友,您也别外,我真的是来帮忙的,没有恶意,也不会到处说什么,有啥问题咱们解决了,就完了。

如果不解决,总归是个事儿,这样下去,早晚不还是人尽皆知,最后可能就真的无法挽回了,您要是真心疼果子,就信我一次……”

听完我的话,师洪曼还想说什么,但是旁边的柴枫却大声喊道:“够了,洪曼。护孩子不是你这么护的,是不是非要等果子像小莫说的那样,没办法救了,才算完?”

听了柴枫的话,师洪曼整个人仿佛一瞬间被抽空了灵魂,一**坐在沙发上,捂着脸呜呜哭起来。不过这一折腾,我已经断定了,果子肯定出了什么变故。

师洪杰想要安慰一下师洪曼,被我扯住了。我知道这个女人这段时间以来,肯定承受了很多心里上的压力和折磨,她需要宣泄情绪。

柴枫叹了口气,说道:“让你们看笑话了。”

我摇摇头示意没什么,让柴枫把事情好好的说一遍,我也好看看有没有什么能帮忙的。柴枫这才把整件事情娓娓道来。

原来,半个多月之前,家里化肥卖差不多了,柴枫去城里进货,白天师洪曼就骑自行车带孩子去她姥姥家,晚上回来的时候,已经半夜了,师洪曼骑着自行车在小道上往回走。

忽然黑暗里窜出来一只猫,猛地就窜到了车把上,自行车横梁上果子侧坐着,被这突然蹿上来的大猫吓了一跳,还没等反应过来,不知道哪里又蹿出一条狗,追着那猫,直接就把自行车撞倒了。

本来也没啥事,农村猫啊,狗啊的,常见!师洪曼就扶起自行车带着果子回家了。可是到了家就发现果子整个人蔫了,人没精神,也不说话。受了惊吓一样。而且睡觉总醒,也不踏实。醒了就开始哭。

师洪曼从邻居老太太那听说,这是掉魂儿了,得找先生来叫魂,那时候柴枫也从城里回来了,就去请了一个懂行的先生,先生开了坛,摆了挺大的阵势开始叫魂,做完了法,也没见有啥好转,又弄了一张什么符咒放在枕头底下了。

我连忙让柴枫把符咒拿过来我看看。这个时候师洪曼也不哭了,主动进屋去拿符。符咒拿出来我看了看,这是一张安魂符,只是符尾虚轻,笔画不精。上面的法力没那么强,如果画符的是那个先生,那这个先生也应该的确有点道行,也懂点这行的事。

毕竟这符咒的画法还是对的,不像老神棍那全是忽悠人的。

我对柴枫摇摇头,示意这符咒没问题,让他继续说。在后来,孩子好转了点,不会呆呆傻傻的了,但是性格变了,不像以前那么爱玩爱闹,特别安静,平时也不多话,谁干什么他都看着。

直到有一回,门口发现了一只死猫,果子忽然问柴枫:“猫有魂儿吗?猫死了去哪?”

柴枫就是个普通农民出身的,也不知道怎么回答果子的问题,果子似乎没察觉,盯着死猫继续问道:“一只猫身上有多少的血?”

柴枫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了,不过从那以后,果子平时还是不言不语的,但是感兴趣的方向却变了,以前她问的都是什么东西好玩吗?好吃吗?而后来的果子,问的都是和死人、血啊、猫啊,这类事情有关的。

这让夫妻俩有点不寒而栗,但是又没办法回答。不过果子似乎也只是问问,并没有想让他们回答的意思。

直到过了几天,有那么一天晚上,家里放着别人送来的鱼,还是活的。师洪曼打算第二天炖了,于是找了个盆放里面了。半夜就听见厨房里面有动静,但是困得迷糊,就没去看。第二天早上去厨房的时候,就发现那鱼已经死了,而且是被咬死的,开膛破肚,血肉横飞的扔在地上。

师洪曼以为是野猫半夜来给叼了,就给收拾收拾扔了。

又隔了两天,家里养的鸡有一只被啄坏了眼睛,师洪曼就把受伤的鸡扔厨房里栓起来了,打算第二天炖了。半夜听见厨房有动静,以为是鸡在折腾,夫妻俩也没管,直到第二天早上才发现那鸡也是被什么东西咬死的,脖子破了一个大洞,而且血被吸了不少,地上已经没流多少血了。

鸡毛被扯的满地都是,看着场面特别恶心。师洪曼检查了一下,从上次鱼的事以后,厨房的窗户每次都会关好。那这鸡是怎么回事?

师洪曼疑惑着去叫孩子,想问问孩子半夜有没有猫什么的跑进来,可是一进屋师洪曼就傻眼了,只见床上躺着的果子嘴边都是血,还沾着鸡毛。

这可把师洪曼吓坏了,一声尖叫,这一嗓子把邻居都给惊动了,也惊动了正在睡觉的果子,果子抬起头看了看师洪曼,眼神很冷漠。师洪曼忽然发现眼前这个果子她似乎完全不认识,陌生的很,就好像果子的身体里,住着另外一个人。

隔壁邻居老太太一股脑的跑进来,正好看到了果子嘴上都是血,眼神冷冷看着她们的样子。也是吓得够呛,非说果子是妖怪,然后跑了。还见人就说,说洪曼姐家的孩子成了妖怪了,满嘴是血,那眼神特别邪门。

这些传言传到了师洪曼夫妇的耳朵里,更是让师洪曼几近崩溃。也就是那个时候,师洪曼精神恍惚,状态很差。柴枫又没别的办法,于是给师洪杰打电话,让他没事多陪着他姐姐说说话。

在后来,师洪曼再也不敢往厨房里放那些活物了,因为农村的民房都是平房,晚上睡觉都是插门的。而果子才六岁,伸手也没办法够到门插,所以不用担心她半夜跑出去。他们以为这样,事情就会被遏止,可是谁曾想到,事情远远未曾结束。

同类推荐

主编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