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章节目录

小说简介

主人公叫章玄章紫仪的小说叫《玄幻:我就造个游乐场怎么成仙了》,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祝融倾心创作的一本玄幻科幻风格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种田+系统+诙谐轻松+穿越】章玄一朝穿越,成为人人喊打的京城废少。不要慌,您的游乐场系统已激活!【叮,您的猪圈已改造为猪崽娃娃机!】【您的鬼屋建造成功!】【您的跳楼机建造成功!】从此以后,章玄名动京城,权贵络绎不绝,贵妇秋波暗送,直喊小玄玄!直到某位恐怖魔头降临,一掌便要覆灭京城时。轰!跳楼机拔地......

精彩章节

第8章

“章少,我是安世子的家丁李三啊!”

“我家世子今日去水月阁没见到您,特意叫我来府上找您,没想到小人这一等就等了整整一天。”

李三神情幽怨,依世子的脾性,他今天这一日未归,只怕会遭到世子小拳拳无情攻击。

“安世子……安长陵?”

稍微思索一下,章玄便知道这位安世子是何人了。

安长陵,二十一岁,安王府三世子,也是安王爷最小的儿子。

不仅是个胖子,还生来爱浪,独爱美女。

据说抓周的时候,安王爷特意将古籍,武道功法,灵兵丹药放在安长陵面前。

谁知安长陵爬过它们,直接无视,甚至还撒了泡尿,把安王府的传家功法尿湿,差点给毁了。

最后安长陵不负本性,把对面奶娘的肚巾扯下来擦嘴。

那场抓周礼气的安王爷当场暴跳如雷,对安长陵也从此撒手不管,任他玩乐。

安长陵也不负所托,行冠礼后就开始流连花楼酒肆,每天与狐朋狗友喝酒唱曲,身子早就虚的不行。

哦,忘了他还有个别称,叫“安三郎”!

因为上上个月他只去了水月阁三次。

从此安三郎这个称号一夜流传,不胫而走。

而安长陵的狐朋狗友中,很不幸的就有章玄。

两人还是死党的那种!

扫了李三一眼,章玄笑了:“怎么,你家世子今儿个怎么去水月阁了?”

“这是怕他安三郎的名声不够响亮,想更进一步,变成二郎真君?”

因为是死党,章玄才敢如此调侃世子。

当然,因为他俩是死党的事,安王妃也对章玄多有怨词,毫无好感。

因为她觉着自家宝贝儿子就是被章玄这个纨绔给带坏了!

这么一想,今日安王妃在游乐园对他发难,差点要绑走章府众人,想来其中也是夹带了些对他的私人不满。

李三苦笑:“章少说笑了,我家世子嗜色成性,这您不是不知道。”

“得,废话少说,你家世子找**什么。”

听到这,李三目光斜着瞥向孟氏和章紫仪。

孟氏翻了个白眼,随即语重心长道:“玄儿,早点回府,少跟些猴头猴脑,名声败坏的人来往,姨娘先进去了。”

安王妃嫌弃章玄,孟氏又何尝不反感安长陵。

哼,我家玄儿丰神俊朗,人称大周第一美男子!

什么京城第一纨绔,一定是诬陷,是别人嫉妒玄儿帅气而制造出来的诬陷。

安长陵整日与玄儿待在一块,又嗜色至极,一定是他眼红玄儿容颜,制造出了这样**的谎言。

脑海念头闪过,孟氏美目一瞪,又狠狠剐了李三一眼,这才转身扭着翘尾走进了章府大门。

李三被孟氏瞪的头皮发毛,他就是个普通家丁,哪怕是王爷府的又如何。

家丁就是家丁,哪得罪得起尚书夫人。

等孟氏一走,李三才神情严肃的对章玄道:“章少,事情不好了,我家世子的病又严重了!”

章玄愣了一下,顿时笑了:“真给我猜中了,安长陵要变成安二郎了?”

“哎呀章少,我家世子快要愁死了,那可不是二郎这般简单,大郎都快做不成了。”

“这么严重!?”

章玄受过专业训练,所以憋住了笑。

“是啊,世子他现在茶不思饭不想,躺在房里看着怀里美人空流泪,还闹着要自杀呢!”

“我靠,多大点事啊就要自杀!”

章玄脱口而出。

虽说他跟安长陵是狐朋狗友,但两人的确是死党不假!

安长陵曾经多次替章玄解围,还替他挨过山贼的飞刀,是真正的过命兄弟。

至于姨娘认为他那第一纨绔的头衔是安长陵制造的,这更是无稽之谈。

这头衔,纯粹是章玄自个儿折腾出来的。

“就是这么严重!求求章少快去救我家世子吧,世子现在谁的话都不听,兴许只有章少您能劝劝他。”

李三擦了把眼泪道。

“走,快带我去瞅瞅。”

章玄刚准备拔腿就走,大门口突然传来一道低沉的声音。

“怎么,你这是准备效仿大禹,三过家门而不入了?”

听到这熟悉的声音,原身的记忆刹那涌出。

章玄回头一看,只见一个身穿常服,面容威严的中年男人站在大门口,负手俯瞰着他。

没错了,这就是章玄他爹,大周刑部尚书章居正。

章玄正想跟李三说点什么,扭头就看见李三撒腿飞奔,跑的比兔子还快。

“章少我先溜了,那个,你明儿个再来也不迟!”

对这位以刚正,严厉著称的刑部尚书,李三是源自心底深处的恐惧,下意识就开溜了。

“靠,你不去跑短跑可惜了。”

章玄吐槽了一句,自知此时再去安王府已是不可能,于是踏上台阶走向大门。

“爹!”

跟自己便宜老爹打了个招呼。

章居正板着个脸:“今天又去哪鬼混了,一天都不见你人影?”

“这你可就冤枉我了爹,我在城南投资了个项目,今天第一天开门营业,那可是生意爆火,排队之人犹如长龙……”

章玄滔滔不绝的解释着,心里扶额暗骂,靠,原身这畏爹如虎的该死执念啊!

“哼!”

“经商乃是小道,武道才是大丈夫安身立命的上举。”

说着章居正瞄了章玄一眼,轻咳一声,补充道:“即便武道不行,也可走儒道。”

“毕竟我大周帝朝的南部就是儒道巨头,圣贤学宫所在,他日如果你能以儒入道,便可达到言出法随,吐字杀人之境,与武道也不遑多让。”

听到这话,章玄提取了下记忆。

啊是没错,南部那里有了圣贤学宫,是个儒道势力,都是群读书人在那里。

据说那里有个叫伽椰子还是天秦子的老人十分牛哔,一念万物生,吐字杀人不在话下。

不过圣贤学宫离他远着呢,足足一万多里,而且人家招收儒生极为严格。

再说他也不想去,他的游乐园才刚开始呢。

“你终日吃喝玩乐也不是个事,为父替你请来了一位国子监的儒学圣贤,从此以后便让先生教你儒学之道。”

章居正一路走到书房,推开门,里面赫然站着一个人。

看到他的一瞬间,章玄不由瞪大了眼睛。

“大聪明!?”

同类推荐

主编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