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章节目录

小说简介

完结小说《罪人梯》是钓人的鱼最新写的一本都市生活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陈鹿兵桑洛宁,书中主要讲述了:三年前含冤入狱,得遇大佬点拨,三年后王者归来,新仇旧恨一块报。《梯》三部曲最后一部,罪,人,梯,一将功成万骨枯,看陈鹿兵如何踩着敌人的尸骨一步步爬上巅峰.........

精彩章节

第14章

“桑律师,真的不好意思,我现在身无分文,所以我们俩洗澡的钱就麻烦你先付了,你放心,只要我拿到补偿,一定会把那天的饭钱和今天洗澡的钱都还给你。”陈鹿兵恬不知耻的说道。

桑洛宁闻言眉头挤成了一个疙瘩,这家伙真是不要脸,还把今天的见面说成他们俩洗澡,这要是让别人知道了,不知道会想到哪里去呢?

而且她发现对付现在的陈鹿兵不能用两年前的手段了。

两年前齐家的人只是疏通关系,把他打了一顿,就让他乖乖的认罪了,但是现在陈鹿兵已经进化成了一块滚刀肉,无论从哪个方向切,反过来正过去就是不入刀啊。

自己整不了他,有的是人能够对付他,所以挂断电话之后,桑洛宁并没有和陈鹿兵约定再次见面的时间和地点,反倒是拨通了齐鸿雁老公的电话。

曹海涛是天州市出了名的**,只要他看上的女人没有搞不到手的,据说因为和女人搞的太多,现在已经虚成了一个空壳,但是每每见到女人的时候还是会两眼放光。

如果说在天州市还有曹海涛搞不到的女人,桑洛宁绝对算是头一个,因为桑洛宁和他的老婆齐鸿雁是铁闺蜜,时常会在他面前出现,而桑洛宁到现在都是单身一人,他时常怀疑自己的老婆性取向有问题,是不是偷偷的和桑洛宁在胡搞,但这个他是不介意的,唯一让他感到愤怒的就是自己老婆在酒店里被自己抓住那一次。

所以当桑洛宁打电话要和她见面的时候,曹海涛推开搂在怀里的秘书立刻就答应了,不管桑洛宁找他什么事儿,他都愿意和这个女人多呆一会儿。

虽然自己的老婆齐鸿雁是一家上市公司的高管,也是一个有智慧有能力的女人,但是和自己一直得不到的商桑洛宁相比,他还是觉得桑洛宁这朵玫瑰上的刺更加让人觉得**。

曹海涛对于桑洛宁的垂涎,他从来都不避讳齐鸿雁,但是让他想不到的是,尽管自己在齐鸿雁面前说了很多次对桑洛宁的好感,可是自己老婆和桑洛宁之间的关系依然好得像一个人似的。

“大律师,今天怎么有时间找我?”一见面曹海涛就腆着一副巴结的脸,问桑洛宁道。

“本来这事鸿雁是不想让我告诉你的,但是我觉得这事和你有关系,而且你是她老公,你不管谁管啊......”

桑洛宁把事关陈鹿兵的事情都告诉了曹海涛,曹海涛还以为今天和桑洛宁能有所进展呢,没想到又是关于几年前自己头上那顶绿油油的帽子,这下他立刻就火了。

“你说那家伙出来了,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不知道?”

“按说这个案子是没人敢插手的,但是他居然能够争取到减刑,而且做的神不知鬼不觉,就连你都不知道,你想想,如果减刑的话要经过层层审批,监狱,法庭这些地方都没有人向你透露半分消息,所以我觉得这事不简单啊”。桑洛宁也是在此时才猛然间想到的。

但是曹海涛可不管三七二十一,当初因为陈鹿兵被抓了起来,所以他即便想报复的话,也不能明目张胆的把他弄死在监狱或者是看守中心里,但是现在就不一样了,这家伙出来了,他可以有一百种手段让他生不如死,也可以让他人间蒸发。

“行了,这事我知道了,你不用管了,你放心,我做事一向是有分寸,绝对不会留下任何后遗症”。曹海涛笑眯眯的说道。

曹海涛的一张胖脸在桑洛宁面前表现的恭维和谦卑,但是这满脸油哄哄的依然让桑洛宁感到恶心,这些年曹海涛一共玩了多少女人,她不知道,齐鸿雁也不知道,可是看他这虚胖虚胖的样子就能明白这人已经是外强中干了。

不管怎么样,曹海涛还是有利用价值的,自己把这个消息告诉曹海涛,就是要让他出手教训一下陈鹿兵,至于教训到什么程度,和自己无关。

桑洛宁坐到自己车里之后,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她为自己这个绝妙的主意感到万分得意,不出意外的话,陈鹿兵很快就会在天州市消失,至于是物理消失还是从此不敢再回天州市,那就看曹海涛的手段了,毕竟他爹也是市里的大长官,如果连这点手段和势力都没有,那曹海涛就不用在天州市混了。

陈鹿兵当然想不到,他只是想要桑洛宁兑现曾经承诺给他的补偿就惹来了杀身之祸,一张大网正在悄无声息的向他围了过来,而他依然不知。

晚上,陈鹿兵他们三个回到了出租屋里。

“打听到什么消息没有?”

“暂时没有什么消息,唐文贵家和公司戒备森严,安保太严密了,我们根本就进不去,所以这事还得从长计议,但是过几天我们就没钱了,连吃饭都是问题,该怎么办?”刘培龙问道。

“你们俩出去一天,啥消息都没打听到?”陈鹿兵有些恼火,皱眉问道。

“也不是啥消息都没有打听到,我们也是道听途说,打听了一下唐文贵家里的情况......”

刘培龙和肖月刚看出来陈鹿兵的不悦,于是赶紧把自己打听到的消息一股脑告诉了他,至于有用没用就看陈鹿兵想干什么了。

通过对刘培龙和肖月刚打听到消息的仔细梳理,陈鹿兵这才明白要想蛮干是不可能的,只能是从长计议,一步一步来。

“老板,其实我觉得有一个办法可以让我们迅速的知道唐文贵家里到底是什么情况,尤其是关于秦菲儿是不是被唐文贵扣押起来了,一打听就能问清楚”。肖月刚建议道。

“咋问呀?”

“很简单,通过我们现在打听到的消息,唐文贵的女儿现在天州市师范大学当老师,平时出入就她一个人开着一辆红色跑车,在校园里非常好找,连车牌号我都打听到了,我们只要把她搞到手,唐文贵家里的情况基本上就能一清二楚了......”

“你的意思是绑架她吗?我们刚刚出来......”肖月刚话没说完就被刘培龙打断了。

“你看你,就知道打打杀杀,我们只是为老板提供消息,至于老板想怎么办,还得由他最后拿主意,而且我觉得也不至于非要用暴力的手段,对吧老板......”肖月刚看着陈鹿兵说道。

陈鹿兵没有吱声,双手捏住下巴,下巴上仅有的几根胡须已经被他薅的差不多了。

没出来之前他觉得外面的事情非常简单,只要自己是自由的,还有办不成的事吗?尤其是经过了那几个老家伙对他日夜锤炼之后,但是真要到了解决问题的时候,他才发现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把她的所有资料都给我,明天我去找她,你们都不要跟着......”

话音未落,他的手机响了,是桑洛宁打来的。

“喂,桑律师,这么快就商量好了吗?”陈鹿兵问道。

“你少废话,我明天有时间,再见个面吧,为了让你放心,我们还是在上次那间那家温泉洗浴中心见,你总可以放心了吧”。桑洛宁在电话里不咸不淡的说道。

“行,没问题,什么时间?”

约定好了时间地点之后,陈鹿兵挂断了电话。

“明天有人请客泡温泉,我先去会会那个唐冰,你们就去这家洗浴中心等我,不出意外的话,明天我和那个律师谈完就有钱了,到时候我们换个大点的房子,商量一下以后做些什么生意,既然都出来了,不能老是这么混日子”。不知不觉间,陈鹿兵已经有了老板的派头。

商量好之后,第二天一大早,陈鹿兵打车直奔天州市师范大学。

刘培龙和肖月刚两人起得很晚,吃了早餐之后才晃晃悠悠的去了温泉洗浴中心,反正陈鹿兵和桑律师约的是下午,他们有的是时间泡温泉。

陈鹿兵想办法混进天州市师范大学之后,就在校园的停车场找一辆红色的法拉利跑车。

还别说,肖月刚的消息非常准确,就在教学楼前面的停车场里陈鹿兵发现了那辆红色的法拉利跑车,整个天州市师范大学独此一辆,而且车牌号也对得上,这就说明今天唐冰真的来上课了。

陈鹿兵也不知道唐冰什么时候下课,什么时候走,所以他只能是守株待兔,等着她出现。

眼看着到了下午,陈鹿兵饿的头晕眼花,但是也不敢去买点吃的,生怕自己一离开,唐冰就驾车跑了,好容易在这里堵到她,不能浪费这次机会儿,每耽搁一分钟,秦菲儿就有可能多一分的危险。

饥饿可以忍耐,但是有些事情是憋不住的,所以当他实在憋不住的时候,就想去旁边的小树林解决一下,正当他释放的倍加愉悦的时候,突然间听到了身后车门关闭的声音。

他回头一看不知道什么时候唐冰居然坐上了车,并且已经发动起来了,就在他提着裤子从小树林里跑出来的时候,唐冰已经驾车离开了停车场,陈鹿兵差点急得跳脚,回头看了看,只能是抄近路到大门口去堵她了。

同类推荐

主编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