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章节目录

小说简介

主角叫东方羽柳文馨的小说叫做《重生之大武帝国》,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北鱼所编写的穿越重生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国家衰落,从来不是外族之祸;朝堂之乱,才是国乱根本。一个华夏第一特种兵,从战死他乡到穿越异界,成为大武帝国的六皇子,但显得极为光耀的身份,在整个大武皇朝上下,却成为了被人嘲笑、讽刺的笑话。...

精彩章节

大漠孤烟直,

长河落日圆。

快马飞骑十七日,东方羽率领的玄甲军,跨越两百多里的郑州之路,行走半壁凉州,距离秦地,不足百里之遥。

北凉何其荒芜,腐朽的村庄、荒废的土地、遍地尘沙,累累尸骸,都埋葬在深坳的沙尘之下。这些都是饿死的百姓,皮肉成了秃鹫的食物,留下一具具骨架,久久不能腐化。

还有没饿死的,四处奔走的难民,他们骨瘦如柴,饥饿如簧,甚至!易子而食的景象,出现过不止一副。天呐?想其他州郡谷多粮足,繁荣景象,却不想!大武凉州的百姓,生活艰苦到如此地步。

想那朝堂之上,各官之间,官官相互,指说各州何其繁华,百姓生活何其美满,现在看来,纯属无稽之谈。这些拿朝廷俸禄却戏弄君王的大臣,到底是只会吸百姓血的魔鬼。

“虎啸月、蓝田,命令玄甲军就地安营扎寨,军队不可扰民、否则!军法处置。”东方羽命令道。

“诺!”

玄甲军纪律言明,作战晓勇,他们自然不会去扰民,更不会夺取百姓一针一线。东方羽练军的本质很简单,“亲民、爱民、为民。”受前世文化的熏陶,他打造的军队,必须是一支纪律言明、为国为民的人民军队。

“报!启禀殿下,宇文将军,回来了。”

“让他进来。”

东方羽坐在搭好的帐篷内,案桌上,摆放的是凉州地图。

多亏了东方羽有远见,还未到北凉时,就在郑州准备了充足了粮食,还有衣物。只是令自己没想到,原本脑子里幻想的北凉应该属于贫瘠、荒芜之地,却不想!北凉的贫瘠与他所想,还要更加严重。

“官…官爷,你可没骗小老儿吧!只是问个问题,就放小老儿走。”那老人家战战兢兢,吞吞吐吐的。实在是周围玄甲军的气势太过强盛,令他本就害怕的心理,更加严重了几分。

“老人家放心,我们是秦王的军队,自然说话算数。”宇文护和声说道,生怕吓着了老人家。

啊!

结果,老人家一愣,反而是腿脚无力,走不动了,“秦…秦王?官爷,您刚才可没说带我见的是个王呀?”

换作将军、官员还好,可面见是一个王,他当然害怕了。他不知道秦王到底是那个王,但国法写的很清楚,冒犯帝、王,那是诛九族的大罪。他担心的,自然就是这个。

宇文护旋即解释道:“我家秦王是仁慈之君,待百姓如至亲,你老放心就是。”

“是…是吗?”

待百姓如至亲?天下哪有这样的王。老人家当然觉得宇文护是胡扯骗他,唉!如今,横竖都是死,他只能硬着头皮去了。

“殿下,宇文护求见。”

“进。”

东方羽就坐在案桌上,望着进来的宇文护,还有一位老人家。

见了秦王,老人家当即吓得跪拜了下去,汗珠流了一额头,脑袋都不敢抬起来,“草民王路,拜见秦王。”

“哎!老人家快快请起。”东方羽大急,连忙下去扶起,长辈有序,眼前王路的年纪,恐怕也有五六十岁了,他怎好让老人来拜自己,岂不要折他的寿。

抚摸着来自那只小手传来的温热,王老一时惶恐,不知所措,不敢挣脱。

“来人,给老人家赐座。”

护卫搬来一张椅子,放在一旁,东方羽极为细心扶他上位置。气势里,完全没有当王的威风,反而像孙子扶着爷爷。

“秦…秦王殿下。”

“老人家坐下就好。”

等王老坐好,东方羽才回归正位。

王路打死也想不到,悠悠天下,真有这么好的王?

“秦王仁爱,草民惶恐不得。听说秦王找草民是为了了解凉州,只要秦王想要了解何处?只要草民知道的,定会知无不言。”王路这是发自肺腑的说出心里所想。

“本王…想大致了解凉州,还有本王的封地——秦地。”东方羽言道。

唉!

王路徒然一叹,似乎是想起心中苦处,“秦王有所不知啊!凉州的祸乱,根源除了北方匈奴之祸,很大的原因,是在内部……”

……

就这样!东方羽细细的听着,一个半小时的时间,他算是大慨明白了。

北凉之祸,不在其外,而在内部。什么固守凉州边关的边军、驻守北门关的将领?这些朝廷的军队,早就被匈奴灭得干净了。

现在!根本无军驻守玉门关,而驻守玉门关的人,都是凉州百姓,自己组织的民兵,在稍加训练后,战力也是非常强悍;驻守关隘,绰绰有余。

当然!这是外因。

内因就是,身处凉州各郡的门阀士族们,凉州有七郡,各郡内,都有门阀士族,门阀士族好利益,这是自古恒古不变的道理。而凉州门阀士族不同,强大世族,吞并弱小的世族,从而做大,占领郡城。

也就是说,这些个家伙,居然占领郡城,将郡城挪为私有,当起了凉州的土霸王。一般来说,各地官员,必须由朝廷同意、授权后,才能做郡守、州牧。而凉州的门阀士族,却是违背了朝廷国法,各郡征伐,都想称霸凉州。

简而言之!这就是叛逆,公然建立势力对抗朝廷。这事情,早在许多年前,朝廷就应该派人下去治理了,但数年过去了,朝廷方面,一直没有音讯。

任其五大门阀坐大,划分凉州,成了五大势力。这其中,肯定有朝廷奸逆斡旋。若是将此消息传到皇帝耳朵里,估计又是一次血洗。

“好家伙!这些人都不想活了吗?刀尖上舔血的日子,可不好过。”东方羽暗自想到。

但是!这群士阀也是够毒的,连他的秦地,都成了别人的囊中之物了。

“哼!”

“好一个韩成,连秦王殿下的封地都敢侵占,我看他活的不耐烦了。”

“殿下,末将愿领一千玄甲军灭了韩成的军队。”宇文护冷哼大怒。

东方羽笑着摇了摇头,“韩成虽然在五大门阀中,势力是最小的,但驻守秦地的士兵,至少也有五千,加上城墙的屏障,强攻无异,徒增伤亡罢了!”

“那该如何!”宇文护问。

东方羽思绪了片刻,笑道:“我写一封招降信,你派人送去秦地。”

嗯!

写招降信,能有用?

片刻!东方羽将招降信写好,并把他们军队驻扎位置,士兵数量的多少,标志的清清楚楚。

“殿下!这是……”

把自家军队的数量全部暴露给敌人,那不相当于自找死路了么?宇文护不解。

“招降信,你自顾送去就好,其他的,本王自有安排。”东方羽一脸的笑意,笑得是多么的毛骨悚然。

同类推荐

主编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