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章节目录

小说简介

小说主人公是孙三变王寒的小说是《扎纸匠》,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天山大漠写的一本悬疑灵异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秀手一捏便是身,诀诀默念便招魂,从小学习《阴魂扎纸术》的我背负诅咒,必须唤醒爷爷留下的纸人,没想到纸人唤醒那天,我也要死了……...

精彩章节

上午十一点多,气温已经开始升高,在山上感觉尤其的热,我看了看,祖坟上并没有像王家大宅那样被阴气笼罩,一切都和上次来的时候一样,没有任何异常。

在四周转了一圈,也没有发现任何问题,我们这才往祖坟里面走去。

穿过三道像大栅栏那样的大门后,我们才算进到了祖坟里面,里面明显比外面要凉一些,还有一些微风时不时的吹过来。

我感受了一下不是阴气,那是风水作用下的气,有活的气才是好风水。

站在门口,王老板给我简单介绍了一下整个祖坟的结构。

整个祖坟分成三大块,大门对应的是正中间最重要也是最核心的部分,这里葬的都是王家的先辈。

左右两边则是旁支亲戚,之前我们送葬埋红棺去的是右边也是这个原因,养子就算入祖坟也不能在中间,只能去边上。

为了不让风水泄出去,王老板又让人在中间这做了一道门,虽然不如外面的三道声势浩大,但也有两米多高,两边立柱上都雕着龙,涂着金漆。

“这里一共有二十一处坟茔,葬了我们王家十九位先人。”王老板一边说一边带着我们往里走。

“二十一个坑,为什么只葬了十九位先人?多出来的那两个坑是干嘛的?”**脆直接的问道。

王老板挠了挠头,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有一块是给我自己留的。”

**!这什么操作,人还活着呢,先惦记上死后的事儿了,这有钱人还真是讲究,就是不知道死后他们能不能真的享受到这般待遇了。

“那另一块呢?”王寒也跟着问道。

走在前面的王老板忽然一顿,他回头盯着王寒看了好一会,才转向我解释道。

“当初修祖坟时高先生特意交代过,要留一块中心地做心,无论是单从中间这看,还是从整个祖坟来看都必须是最中心。”

“然后呢?”我隐隐感觉到一丝不妙,那个高人果然还是要对这里的风水下手,只是用的方法我没想到。

王老板沉默了一下,指了指左前方一处修建的非常豪华的坟头,前面还立着无字碑,从地面到坑的四周都是汉白玉砌成,再靠外一些则种了许多花花草草,像个小花园一样。

“他说这里是财帛位,要空着,我才能源源不断地赚到钱,一旦将人葬到这里就不会再有财进来,整个王家都会衰败。”

又是空棺!

我一下子瞪大了眼睛,祖坟最中心的位置埋的竟然是空棺,这可是大忌啊!

这阴宅的风水和阳宅不同,尤其是像王家这么大规模的祖坟,最核心的位置必须葬的是家族里最受人敬重的老祖宗,一来只有这样的人葬在那才能镇得住整个阴宅的风水。

否则便会形成混乱,就算没有外力,家族里也会逐渐因为各种内部争斗而凋零。

二来,这个最中心的位置就像树根一样,只有树根够粗够长才能立得住,树才能长得够大,才好开枝散叶。

这么关键的位置空着,就等于让王家失去了依靠,大树砍掉了树根,整个王家像无根浮萍一样随风乱飘。

谁知道哪一天来个大风下场大雨说不定就散了,这倒的可是整个王家,而不单单是王老板一个人。

“胆真肥!”那一瞬间我脑子里想到了许多话,但最后只说出了这一句,我对这个人已经彻底无语了。

他又是不好意思地笑笑,“孙先生别笑话我了,当时我也是被钱冲昏了头脑,他说什么我就信什么,现在想想,我当初真挺**的。”说着他还狠狠扇了自己一巴掌。

我看着他脸上悔恨的表情,又看了看旁边的王寒,我俩互相对着冷笑了一下。

懒得再看王老板,我上前查看起这块地,还是和之前一样,四处都是正常的,唯有脚下这块地有点问题,踩在上面没有土地该有的厚实感,反而有种黏黏的感觉。

我抓起一把土仔细看了看,也没有任何问题,但抓在手里也有那种黏黏的感觉,奇怪,好好的这土怎么会这么黏呢?

“孙三变,小心身后!”我正想着土的问题呢,王寒突然尖叫一声,好家伙,进祖坟这么半天,没被死人吓到,倒先被她这个活人给吓到了。

“有病吧你,祖坟里喊……”我扔下手里的土,转过身准备怼她一顿,可刚转过身我就说不出话来了,因为它——红鬼来了。

“在下面。”它声音很平静,是我第一次听到时的年轻声音,它现在的表情看上去也很平静,虽然它面容很吓人,但给人的感觉却和之前完全不一样。

我踩了踩脚下的土地,“这儿?有什么?”

“我。”它依旧很平静的回答道。

“你?”我绕过它看向已经躲到后面的王老板,“你不说这里是空的吗?”

他紧张的脸上又起了一串冷汗,“我,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高先生当初是让我把这空出来的。”

说完他又躲到那颗矮树后面,还不如他女儿王寒呢,人虽然后退了几步,好歹还大方方的站着。

“他们给你说了那么多故事,不如你也听听我的故事吧。”红鬼慢悠悠地走着,不知道是在酝酿,还是在回忆。

我看它走的轻松随意,心里有个很大的疑问,这祖坟虽然修建的很好,但到底不是古代陵墓,它还是露天的。

现在可是六月份,快中午的阳光已经很热了,这家伙竟然不受任何影响,它到底是不是鬼?

“从小我就没有爸妈,被他带大,他对我很好,但他一直告诉我,这是一笔买卖,一笔我只能同意不能拒绝的买卖。”红鬼开始了倾诉。

那个“他”应该就是王老板口中的高人高先生,看来这个所谓的用秘术算出来的福星降世也都是姓高的编出来骗他的。

我退到王寒身边,又跟她交换了一个眼神,她也冲我微微点了点头。

“那时候我还小什么都不懂,自然也无法理解,直到他把我带到王家,所有的一切都是从那时候开始的。”它转过身来看着我,没有眼珠的眼睛里流出的黑血更加浓郁幽深了。

“他让我以养子的身份进入王家,还让我和她叫同一个名字,我不知道原因但我无法拒绝,那次出行也是他安排的,其实那一次他本来是想同时撞死我和阿姨的,但最后时刻我反悔了。”

它的声音平静的甚至让人有点犯困,但它说的内容却像个惊天炸雷在我们耳边炸响。

那场车祸竟然是姓高的故意安排的!

同类推荐

主编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