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章节目录

小说简介

主角是阮玉阮廷的小说叫《废柴重生:改嫁王爷抱大腿》,是作者么么小胖子创作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她是被扔在穷苦地长大的庶女。前世的自己,就是听了恶毒主母的话,嫁进将军府后,大婚当夜,就有大着肚子的侍妾前来敬茶。也是那时,她才看清那个所谓的相公的真面目,最后落得个逆贼的名号惨死。这一世,她暴击主母和渣男,休夫后转身嫁给当今最有实力的君王,她咸鱼翻身成为集独宠一身的女人……...

精彩章节

不多时,阮楚华来了秋水居,来到孟元秋跟前:“母亲,这么晚寻我来是有何事?”

孟元秋愁容满面:“刚刚我得知,你父亲安排阮玉住进海棠苑。”

阮楚华侧眉:“怎么会?阮玉都回来好几天了,父亲都未召她,为何会突然让她住进海棠苑?”

“这还不算什么,她还告诉你父亲我想让她嫁去将军府的事,刚才你父亲还一阵训斥我,要不是我心中早已经想好对策,好生安抚了你父亲一番,这事还不知道得闹到何种地步!”

“那个小***,她竟然还敢告状!看我不扒她一层皮!”

说着,阮楚华就往院儿外走,孟元秋立即将她叫住:“你给我回来,你父亲已经默认此事,你又何必去添乱?”

孟元秋抿了一口茶,等茶香在唇齿间散去,才若有所思的接着道:“楚儿,你觉得阮玉那个丫头嫁进将军府后,真能为我们所用?”

那天见过阮玉一面,容颜绝色,性格却软弱,就算有今日这事,阮楚华也自信不怕拿捏不住她,

“我知母亲的顾虑,她去父亲面前告状不过也是以卵击石,父亲不是也同意了吗?何家后院不安宁,那贱妾必定磋磨得她不成样子,再怎么说,我宁远候府也是她娘家,她不靠我们靠谁?况且,何家的事整个盛京都知道,谁家贵女愿意将女儿嫁过去?”

孟元秋依旧不放心:“将军府少夫人的位置必定得我侯府的女儿,如此才能奠定宁远候府在太子心中的地位,这事不能出任何差错,不然你大哥哥的仕途会颇受阻碍......”

阮楚华一脸胸有成竹的道:“母亲你放心,这事必定能成,以后大哥哥不仅能成为太子眼前的红人,就连你也会是太子未来的岳母!”

说起这事阮楚华就忍不住脸红,脑海中立刻浮现出朝言琅俊朗的脸庞——

“楚华,要是真能拉拢定国将军府,侧妃的位置孤必定为你留着......”

宁远候府日渐没落,可阮廷一向不参与朝廷纷争,一心做个纯臣,不仅大哥哥阮晟华不甘心,就连她这个侯府嫡女,在盛京一众贵女中都抬不起头。

谁知老天眷顾,在一次宴会上她无意中结识了太子朝言琅,两人越走越近。

在一次醉酒中,朝言琅透露当今圣上颇为偏爱二皇子翊王,他在朝中谨言慎行,深怕踏错一步就从那个位置跌落,要是能拉拢定国大将军进入太子阵营,登上那个位置的把握才能更大。

阮楚华知道阮君华和将军府嫡子何靖予关系较好,想拿捏一向宠溺儿子的何远山,当然就得从何靖予入手。

她想都没想就答应下来,朝言琅大喜,承诺事成之后许她太子侧妃之位。

一朝是太子侧妃,以后就会是尊贵无比得皇妃,甚至是那个宁远侯府想都不敢想的位置!

一听见“太子岳家”这几个字,孟元秋心中的担忧几乎被铺天盖地的虚荣心冲散。

阮楚华怕她乱想,又道:“母亲,此事你别太担忧,过几日就是一年一度的百荷节,我已经约了何少爷,到时女儿将阮玉带过去,这事也就成了一大半。”

别的不说,阮玉那张脸,就连阮楚华都嫉妒三分,何靖予又是个常年流连于烟花之地的浪荡子,不怕他不痴迷。

孟元秋悬着的心终于放下:“如此甚好!”

阮楚华微微垂首,眸中是让人不寒而栗的阴狠:“母亲放心,阮玉那个***,这次我要让她不嫁也得嫁!”

三日后,阮玉终于搬进了海棠苑。

她离开侯府的时候只有九岁,已经记事,屋内的摆设虽与记忆中的有些偏差,但大多数还是小时候的样子。

宋清知会抱着她在海棠树下哄睡,会在下厨房亲自做她最喜欢的糖酥酪,会在大雪纷飞的时节陪她堆雪人......

这些美好的记忆,却早已随着宋清知的离去永运定格。

想起那些往事,阮玉内心酸涩不已。

等安顿好千霜和苑里新拨来的丫鬟,海棠苑迎来的第一位客人。

陈姨娘所出的三小姐——阮瑶。

前世的自己和阮瑶接触得不多,只是在和何靖予大婚的前几日,她曾对阮玉说过:“你性子软弱,以后恐怕拿捏不住何家的后院,对你来说,定国将军府并不是一个好去处......”

那个时候的阮玉一心都在“将军府少夫人”这个身份上,根本就听不进这话,后来真切的了解了何靖予这个人之后,才发觉阮瑶那个时候是在有意提醒。

可是一切,都晚了。

阮玉从回忆中醒过来,对千霜道:“让姐姐进来吧!”

“哟,真不愧是整个侯府景色最雅致的院儿,稍微拾掇一下,竟是看着比母亲的秋水居更宜居……”

听见声音,阮玉起身,不多时,便见一位穿着百褶如意月裙的飘然身影。

“妹妹见过三姐姐。”

阮瑶打量起面前的阮玉,不多时,便生了几分嫉妒。

她的容貌在京城贵女中已数明艳,而这阮玉,螓首蛾眉,粉面含春,真真是春日枝头最娇嫩的那朵花儿,让人忍不住采撷。

“妹妹何必见外,快起!”

“谢姐姐!”

阮玉起身,安排阮瑶坐下,又叫人端来茶点。

“你我姐妹多年不曾相见,有时候姐姐在这府中也真是孤单得慌,母亲也是,宋姨娘犯错是她的事,祸不及子女......”

阮玉抿了一口茶,不动声色的抬眼,发现对面的阮瑶完全就是一副不在意的样子,好像这话还真是无意说出口般。

什么孤单!

府里除了她的亲弟阮瑾舟,不是还有阮楚华阮君华吗?

这番话直接将阮玉去到水月庵受苦的责任,完全归结于孟元秋,还有意无意的试探阮玉的立场。

看来她这个三姐姐,可不是一盏省油的灯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