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章节目录

小说简介

新书推荐,《开疆拓土》由沃柑小侠最新写的一本穿越重生风格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朱元璋林北,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洪武十四年,林北穿越东宫太子府当场被京军护卫逮捕。朱元璋得知自己儿子朱标府邸居然出现神秘人,顿时怒火冲天。面对愤怒的洪武大帝,林北为求活命,只好如实交代自己来自未来的身份。可朱元璋不信,对此他只好拿出证据,证明自身。“陛下,你的好圣孙朱雄英还有不到一年就死了。”“陛下,你结发妻子不久三个月也死了”...

精彩章节

“砂石、石灰石、干枯稻草,还有铅,薛祥,以你所见,这些东西都能用来干什么?”

书房内,朱元璋因为今天碰到的事情太多,暂时耽误了今日批阅的奏折。

等到林北被朱标带走,他才开始继续工作。

身为开国皇帝,朱元璋一直都是一个工作狂。

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有三百五十天时间需要上朝,可以说是相当勤快。

他不仅要求自己勤奋,还要求整个朝廷官员都如此。

否则就重罚!

上一任工部尚书就是因为犯了小错,所以遭受革职,暂时无人可用的情况下,才把薛祥重新调回来。

他就是上上任工部尚书。

面对询问,薛祥开始说出自己见解,拱手弓腰道:

“启禀陛下,依臣所见,这砂石跟石灰石都能用来搭建房屋,干枯草臣却不知寓意何为,主要是这铅块。

陛下您是知道的,这东西是曾经中原历代多少皇帝的死因。

他们全部都吞服此物炼制的丹药。

那些牛鼻子老道都说此物是长生药的药材,可只要吞服此物炼制的丹药,无一不是短命鬼。

臣听到太子需要此物,且数量极多的时候,当即命人暂缓拿去。

思来想去,拿不定主意,于是便跟陛下汇报此事。”

等到薛祥全部说出前因后果,朱标停下批阅奏折的手,笔停留半空。

于此同时,毛骧手上拿着一张纸,递交给他。

把图纸展开一看,发现上面图案就是林北在偏殿绘画给朱标看的东西。

“好了,你下去吧,铅的事情先准备好,若是太子去找你们,你们就交出去。”

薛祥得到指令,当即告退。

御书房只剩下毛骧跟朱元璋。

看着如同鬼画符的图纸,朱元璋眼角忍不住抽了抽。

“这画的都是啥?字迹也看不清,鸡爪踩上去都比人写得好。”

忍不住骂了林北,他看向毛骧问道。

“图纸上的东西是什么意思,跟制取救治肺痨的药有何关系?”

建立锦衣卫的想法早就已经在朱元璋脑海里拍案决定。

只不过他需要找一个合适机会公布出来。

准确的说是公布给内部人员知道,锦衣卫的存在,不可能大声旗鼓让整个朝廷知道。

现如今,锦衣卫名称虽说照旧是亲军都尉府,但整个大明很多地方都已经遍布眼线。

包括东宫太子府。

“根据林北跟太子说的话,这些配方当中是为了**出一种名为玻璃的器物。

这玻璃是提取大蒜素的必备材料。”

闻言,朱元璋眉头微微皱起。

口中小声说道:

“玻璃?”

毛骧见状,当即接着补充道:

“这玻璃在林北口中就是皇宫宝库里面的琉璃,更让属下感到惊骇的是,他说这玻璃能比琉璃更加透明,甚至跟水一样,只要放入水中,就能消失不见。”

明白玻璃是什么物品,朱元璋眼神猛然变换一个神色,极为郑重。

“什么?这玻璃就是琉璃?甚至还能比皇宫宝库那些价值千金的彩色琉璃更加值钱?

你确定自己没听错?”

“属下以项上人头担保!”

毛骧跪在地上,声音很是郑重,一听就知道没撒谎。

眼前人跟在自己身边多年,能担当如今官职,朱元璋自然很了解对方。

既然他都说没听错,那说明这话是真的。

只是这更让朱元璋感到困惑不已。

“难不成这后世的人全部都是神仙不成?

拥有点石成金的本事,否则凭借这几样东西,就能平白无故生出价值千金的琉璃。

若真如此......”

朱元璋已经不敢想,这事情要是真的发生在自己眼前,那么林北的价值将会无法估量。

“多派几个人去盯着那个家伙,一旦出现什么情况,马上跟咱说。

还有,派人追上薛祥,告诉他,把铅送去东宫给太子。

你的人一定要给咱时刻盯紧了,哪怕是那个家伙睡觉时说的一句梦呓也要给咱记下来。”

好多项命令被朱元璋一股脑吩咐出去。

总而言之就是对林北严加看管,又不能太管,主要是看。

毛骧跟随在朱元璋身边多年,自然知道皇帝依然多话,就说明事情的严重性。

当即声音雄沉答应道:

“还请陛下放心,属下当然不会辜负陛下所望,此人睡觉翻了几个身我们都会记下来!”

得到回复,朱元璋随即挥手。

毛骧撤离,御书房内只剩下他一个人。

“来自后世的人,六百年.....我大明居然只存在不到六百年。

我朱元璋从凤阳起家,以驱逐胡虏,恢复中华,立纲陈纪,救济斯民的口号获得百姓认可,建立大明,恢复我中原**一统江山的格局。

没想到后世灭掉我大明王朝的居然是此时辽东偏僻的女真族。

这小小女真,有如此胆魄敢对我后世子孙下狠手,已有取死之道,该杀!”

话音落下,朱元璋眼睛愤愤杀气毫无遮掩。

重新闭眼,再次睁眼,深深吐出一口浊气,似乎把今天的不快都吐出去。

“可怜咱的妹子,贵为皇后却...”

到现在,朱元璋都还是没有勇气说出那个字。

“咱不能接受!咱就算走,妹子也不能走在咱前面,这贼老天敢夺走咱妹子,咱就跟老天开战!

咱倒要看看,是这天厉害,还是咱朱元璋厉害!”

握紧拳头,狠狠捶打在价值几十万白银的紫檀木上。

力气之大,让桌子上的笔山都跳动起来。

离开御书房,他没有停留,目标很明确,前往坤宁宫。

此时的马皇后身子骨还没有很坏,能起身走动。

坐在一张普通椅子上,一双满是老茧的手正在灵活缝制鞋垫。

时不时感到胸口不适,稍微轻咳便能舒缓很多。

听到门口有动静,马皇后抬起头来看过去,会心一笑道:

“重八,你当自己还是孩子呢,都站在门口了,怎么不进来呀?”

语气温和细腻,充满慈祥跟爱意。

虽然没有明说,可一切都在平淡中展现。

门口,朱元璋推开门,随后一挥手,坤宁宫内的宫女全部离开。

等到房间里只剩下两人的时候,朱元璋早已忍不住泪眼婆娑。

径直走到马皇后身边,半蹲下来跟孩童一样趴在对方大腿位置。

丈夫奇异的举动让马皇后嗅到一丝丝不同寻常的味道。

她没问,聪明的女人,从不会揭穿自己男人的面具。

只是缓慢放下手中工具,伸出手慢慢拍打对方脑袋。

同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