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章节目录

小说简介

精品小说《崽崽招财纳福全家读心后旺疯了》是佚名最新写的一本短篇言情类小说,主角阮笙笙周君屹,书中主要讲述了:阮老三脸一抽。谁在说话?他环顾一圈,没看到有其他孩子啊。何况他们这一逃荒队伍里,各家都是男娃。哪里来的这样娇娇软软小奶音。......

精彩章节

阮老太同样拉下脸,“妹妹可瞧见我那笨重的二儿媳?”

“刚刚还看见她在厨房大剁快剁,还有她姐姐侄子,看样子饿得不轻,现在不知还在不。”

阮家人面色一沉,想到她恶毒使计只为了吃饱饭,他们差点被她的自私害死。

或者说她根本就是想让他们死。

阮老二眸色深沉,“我去找她。”

阮老三不吭声,一同跟上,阮笙笙有热闹自然积极,“啊啊”着身子往后院tຊ使劲。

赵芸岚不想去,眼见她要哭,无奈一同跟上。

几人来到后院厨房,夜半三更,烛火通明。

阮老三脚步最快,第一个冲进去,瞧见厨房景色,气的一拳头砸在墙上。

他们紧跟着进去,赵芸岚吸了一口气,“这是……”

之前整洁的小厨房,锅碗瓢盆扔了一地,郑婶系好的粮食袋子空空如也,连挂在房梁上的下水都不见了。

显而易见他们来晚了,此时人去楼空,两姐妹早跑了。

阮老三咬牙切齿,“吴菲!”

阮老二满腔怒意,想到二人交谈中提到朝京,忙开口道:“她们一定是去朝京了,吴荷说那里有人与她碰头。”

人已经跑了,生气也没用,赵芸岚拍了拍阮老三,安抚道:“先去包扎吧,我们也是要去朝京的,她户籍还在咱们手里,早晚会遇上。”

阮老三沉着脸,手寸寸握紧,手骨节“咯嘣”响,好像捏的是吴菲脖子。

郑婶给他们处理了伤口,并嘱咐他们既然牛村长发话,便安心在此养伤。

不过阮家人心里却明镜的,此处不能留。

阮老太感恩牛村长相助,第二日一早便想去找他提醒疫病之事。

没想到出门便遇上许多村妇。

她惶恐不安,以为是来找茬赶人的。

谁知他们送上许多筐子,有蔬菜,粗粮,甚至还有几个鸡蛋。

阮老太不明所以,有人说道:“我们临水村许久没见过这么多孩子了,瞧着热闹,孩子需要补身体,还有奶娃娃,也当做猪肉回礼。”

阮老太突地红了眼睛,“这,这怎么好意思……”

阮笙笙看着那些善良村民,想到他们会被活活烧死,愈发于心不忍。

可时日太短了,她曾经研究抗疫药物长达十年,都没能成功。

短短几日,她怎么做到救他们。

救不了家人便会跟着陪葬,她赌不起。

村妇也不给阮老太拒绝的机会,扔下便走。

郑婶笑道:“临水村村民都很善良,正义,拿着吧。”

这件小插曲下,阮老太更加坚定想帮助这些村民。

来到牛村长家,虽然不受待见,但到底没将她拒之门外。

她坐下便迫不及待开口,“牛村长,带着全村人举家搬迁吧!”

牛村长气的一瞪眼,“你说什么!”

郑婶也是一愣,拉了拉阮老太,“老姐姐,说啥呢!”

“牛村长,那日我听倭寇说过在村子里下了慢性毒,此处不能待了啊!”

这是她事先想好的说辞,紧张的盯着牛村长,只希望有用。

牛村长确实神色一变,没有方才那般生气。

郑婶也变了脸,“你能听懂倭寇说话?他们可说这毒叫什么?”

“未曾,能听懂一些。”阮老太看着她神情,拧了拧眉,“妹妹知道?”

“说来话长,这毒可以起源十五年前,当时倭寇渡河,临水村全力抵抗,他们死伤惨重,便扬言要让我临水村灭亡,过了没多久,谁家只要有孕便会滑胎,如此再也没有孩子出生。”

阮老太这才想起来村妇的话,并且确实没在村子里见到过小孩一事。

惊道:“竟如此可恶!”

“是,我研究了十几年都未曾解开。”

阮老太很生气,但她说的并不是这么回事,还想再劝,牛村长却沉着脸开口,“你们伤好便走,临水村的事与外人无关,请吧。”

她还想再劝,牛村长却扭身离开,不再多言。

见她失落而归,阮笙笙也只能在心里叹气,【也许这便是炮灰的命运,临水村灭虽然只一笔带过,却是大朝走向灭亡,男主被拥戴起义上位的重要一节,所以想改变这么重要的事件,太难了。】

【我只能掺些缓解发病的药物在水井中,如果朝帝派人下来发现村民都无事,也许能短暂逃过一劫呢?】

然而未等到她行动,第一个病人便出现了。

随后短短一日,临水村村民倒了大半。

先是老人孩子,再后来是妇人,他们全部双颊潮红,剧烈咳嗽,有的高热不退。

第二日,壮丁男子也开始出现症状,他们才察觉出这不是简单的风寒。

郑婶的小小药舍人满为患,她不停歇看诊,开药。

起先郑婶以为只是受凉,开了些驱寒的药。

阮笙笙也很急,不断的往郑婶所熬药中加入她所研发的抗疫药物。

可是过了一日,病情根本没有丝毫好转,反而有加重之兆,郑婶不敢耽误,又换新的方子。

“桂枝、白芍、生姜、大枣各四钱,炙甘草三钱,咳严重加杏仁、厚朴各三钱。”

她将方子配好,匆忙抓药。

村民们病倒了三分之二,可想而知每日要熬的药量有多大,阮家人不欲在这时离开,想多帮些忙。

阮笙笙能用的法子都用了,最后都要急哭了,【不能再耽搁,虽然家人服了防疫药不会被传染,但等朝帝下令的人到了,他不会管那些,会一把火全烧了的。】

所有人都很忙,阮老太便一直抱着她逗弄着。

突地听到这些,手里的小铃铛直接掉在地上,滚了好几圈。

阮老三捡起,见她脸色不好以为她累了,抱过阮笙笙关切道:“娘,您去休息会,我哄乖宝。”

阮老太一把抓住阮老三的手,惊慌道:“我们,我们……”

她真的说不出那句离开,此时走了,岂不叫背信弃义?

见她犹豫不决,阮笙笙大声哭嚎,【必须离开,四日后火烧全村,都会死的。】

阮老三眉头一紧,立刻明白阮老太的为难。

“我去安排。”

他找到郑婶,也没藏着掖着,只说怕孩子过了病气。